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6512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來看書吧

妻出軌、子摔死 他轉念:人生最終只是一掬塵土

(取自IMDB) (取自IMDB)
《一掬塵土》,世界書局有售。 《一掬塵土》,世界書局有售。

20世紀百大小說,改編為電影《窗外有情天》。


影片來源:YouTube


東尼和愛妻以及6歲兒子在倫敦郊區過著富裕的日子,但妻子與來訪的東尼友人一見鍾情,開始以去倫敦學經濟為藉口,避開丈夫,經常與浪蕩公子約翰·比弗爾幽會。他們的關係人人皆知,只有東尼蒙在鼓裡。

「有人受傷嗎?」

「沒有人受傷。真的謝天謝地。」貝佛太太說。「但是兩名女僕因為太過驚慌,從玻璃天窗往外跳了出去,跌到地面平坦的院子裡,幸好沒有生命危險。我想火勢應該沒有蔓延至臥室,不過整間屋子還是得重新裝修,因為所有的東西都被濃煙燻黑,而且泡了水,他們那種老式滅火器毀了屋裡的一切。儘管如此,他們沒有什麼好抱怨的──雖然重要的房間全都付之一炬,可是已經買了保險,因為席薇亞•紐波特認識保險公司的人。今天早上我得趕快去拜訪紐波特夫婦,以免被討人厭的夏特太太搶走我的生意。」

貝佛太太背對著壁爐站立著,一面品嚐她每天早餐必吃的優格。她把優格捧在下巴旁邊,以湯匙大口大口地吃著。

「天啊,這玩意兒吃起來真噁心。約翰,我希望你也喜歡吃優格,你最近看起來很累。如果我沒有吃這玩意兒,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撐過一整天。」

「不過,媽媽,我不像妳有那麼多事情要忙。」

「這倒是實話,兒子。」

約翰•貝佛的父親過世之後,他和母親便搬進位於索塞克斯花園區的一棟房子。這棟房子的裝潢與擺飾,比不上貝佛太太為客戶設計的那麼莊嚴高貴。屋子裡塞滿了貝佛太太從兩間更大的房子那兒買來,但無法轉售出去的滯銷家具,既無法呈現任何時期的風格,也不具有現代感。至於那些最好看而且也是貝佛太太特別鍾愛的家具,都擺放在樓上的L型會客室。

約翰在一樓的餐廳後面有一間狹小陰暗的起居室,以及一台電話。一名年邁的女僕負責幫他洗衣服,並且替他把擺放在鏡台前與衣櫃上方的擺飾品撢去灰塵、打蠟、以對稱的方式擺好。那些色澤陰暗、形體笨重的裝飾品,都是他父親的結婚禮物及21歲的生日禮物:鑲著黃銅邊飾的象牙、包覆著刻有金箔紋章的豬皮,顯示出愛德華八世時期的奢華風格與陽剛之美。這些擺飾品必須好好保存──另外還有賽馬與狩獵時使用的保溫酒壺、雪茄盒、香菸罐、騎師雕像,以及以海泡石製成的精緻菸斗、袖釦與帽刷。

(取自IMDB) (取自IMDB)

貝佛家有四名僕人,全部是女性,而且除了一位之外,其餘都上了年紀。

每當人們問約翰•貝佛為什麼與母親同住而不自立門戶,他有時會回答:因為他覺得母親希望有他作伴(他的母親雖然忙於做生意,但仍感到孤單);有時則說:與母親同住能讓他每個星期節省五英鎊的開銷。

約翰•貝佛每個星期的收入並不固定,大約在六英鎊上下,因此與母親同住所省下的錢,對他而言非常重要。

他今年25歲,從牛津大學畢業之後,一直到經濟蕭條開始之前,他都在廣告代理商工作。經濟蕭條後,他就沒工作可做了,因此總是睡到很晚才起床,然後就坐在電話機旁,希望有人打電話來找他。

貝佛太太每天早上9點鐘準時到她的店裡工作,上午11點半午休。只要情況允許,她會休息一個小時。倘若下午沒有重要的客戶預約,她就會開著她的雙人座轎車返回位於索塞克斯花園區的家。那時約翰•貝佛通常已經起床換好衣服,貝佛太太喜歡利用這段上午時光與兒子聊聊天。

「你昨晚過得如何?」

「奧黛莉晚上8點鐘打電話來邀我共進晚餐,我們一共十個人,到大使館餐廳吃飯,但這場飯局挺無聊的。吃過晚餐之後,我們去參加了某位女人舉辦的派對,那個女人叫卓密特。」

「我知道你說的是誰,她是美國人。我們去年4月為她訂製的法式印花布椅套,費用她還沒有付清。昨晚我也過得很無聊,整個晚上都沒拿到好牌,最後輸了4鎊10先令。」

「可憐的媽媽。」

「我要去薇歐拉•查森的餐廳吃午飯,你今天有什麼計畫?我沒有替你準備午餐。」

「目前還沒有計畫,但反正我可以去布拉特俱樂部用餐。」

「布拉特俱樂部的餐點很貴。如果我吩咐錢柏斯太太,我相信她可以替你張羅午餐。我本來以為會有人約你吃飯。」

「嗯,我還是可能有人約啊,現在還不到12點。」

約翰•貝佛的邀約,通常都是在最後一刻才出現。有時候甚至更晚,當他已經開始獨自用餐,邀約電話才打來。(……「約翰,親愛的,我這裡有一點小麻煩。蘇妮亞到了,但是瑞奇沒有陪她來。可不可以請你幫個忙,過來充當蘇妮亞的男伴?麻煩你快一點,因為我們馬上就要就座了。」)然後他就會匆匆忙忙地趕搭計程車赴約,在第一道菜上桌之後抵達,連聲向在座其他人致歉……約翰•貝佛很少和他母親吵架,但他們最近一次起爭執,就是因為約翰在母親舉辦的午宴上突然接獲邀約。

「你這個周末要去哪裡?」

「海頓。」

「你要去拜訪誰?我忘了。」

「東尼•拉斯特。」

「噢,對。拉斯特太太很討人喜歡,不過東尼•拉斯特很無趣。我不知道你認識他們。」

「呃,其實我和他們不熟。有天晚上東尼在布拉特俱樂部邀請我去他們家作客,不過他可能已經忘記了。」

「發封電報提醒他吧。發電報遠遠好過打電話,因為他們比較沒有機會找藉口推辭。你明天出發前先發一封電報吧!他們還欠我一張桌子的錢。」

「他們是什麼樣的人?」

「拉斯特太太結婚之前,我經常遇到她。她叫做布蘭妮•雷克斯,是聖克勞德爵士的女兒,長得非常漂亮,美貌沉魚落雁。她單身的時候,許多人為她著迷,大家原以為她會嫁給裘克•葛蘭特─曼席斯,結果她選擇了東尼•拉斯特。東尼•拉斯特是個偽君子,我猜她應該差不多開始感到厭倦了。他們已經結婚五、六年,生活過得還不錯,可是一切都以他們住的那棟房子為重心。雖然我沒有看過那棟房子,但我聽說它又大又醜。他們至少有一個孩子,也許不只一個。」

「媽媽,您真了不起,我相信您知道每個人的事。」

「別人聊天的時候,你只要多留心聽,就可以知道很多事。這麼做會很有幫助。」

貝佛太太抽了一根菸,然後開車回店裡去。下午有個美國女人向貝佛太太買了兩條百衲被,每條價格為30畿尼。麥卓蘭德夫人也打電話詢問貝佛太太裝修浴室天花板的報價,還有一個陌生的年輕人以現金買了一個椅墊。貝佛太太在處理這些事情之餘,還利用空檔時間到地下室去了一趟,地下室有兩名無精打采的女孩正在包裝燈罩。地下室雖然裝了暖爐,可是依然很冷,牆壁也總是十分潮濕。這兩個女孩的動作都已經非常熟練,讓貝佛太太十分開心。尤其那個身材比較嬌小的女孩,搬移箱子時簡直和男人一樣俐落。

「就是這樣。」貝佛太太說。「喬依絲,妳做得很好。我很快就會調派妳去做比較有趣的工作。」

「謝謝妳,貝佛太太。」

然而貝佛太太心中暗忖:只要她們還受得了,就讓她們繼續待在包裝部門一段時間,因為她們長得不夠漂亮,不能到樓上負責銷售,儘管兩人都花了學費向貝佛太太學習交際應酬的本事。

約翰•貝佛坐在電話機旁,電話響了,從電話筒那頭傳來一個聲音說:「請問您是貝佛先生嗎?請稍等一下,提平夫人想和您說話。」

在等待過程中,約翰心裡充滿愉悅的期待。他知道提平夫人這天中午要舉辦午宴,因為昨晚他與提平夫人聊了一會兒,他認為提平夫人十分欣賞他。這時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咯咯笑聲……

「噢,貝佛先生,打擾你真是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告訴我,昨天晚上你在卓密特太太的派對上為我介紹的那個年輕人叫什麼名字。我是說那個蓄著紅色八字鬍的男人,我記得他好像是一位議員。」

「我想您指的是裘克•葛蘭特─曼席斯。」

「對,就是這個名字。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在什麼地方找到他?」

「電話簿裡有他的電話,但我覺得他現在應該不在家。下午一點鐘左右,您或許可以在布拉特俱樂部裡找到他,他那個時間幾乎都會在布拉特俱樂部。」

「裘克•葛蘭特─曼席斯。布拉特俱樂部。非常感謝你,你人真好。希望你改天有空的時候可以過來看看我。再見。」

在這之後,電話就沒有再響起過。到了下午一點鐘,約翰•貝佛終於死心,他穿上大衣、戴上手套和黑色圓禮帽,帶著收合整齊的雨傘出門前往布拉特俱樂部。他搭乘平價的公車,在龐德街的街角處下車。

《一掬塵土》,世界書局有售。 《一掬塵土》,世界書局有售。

【作者簡介】

伊夫林沃(Evelyn Waugh)

英國小說家,傳記和旅行書寫作家,也是一位多產的記者和書評人。

1928年出版第一本傳記著作《羅賽提:他的一生與志業》,同年首部小說《衰落與瓦解》亦問世。

出版代表作包括《一掬塵土》、《慾望莊園》、二戰三部曲《榮耀之劍》等,晚年作品常被改編成電視影集、電影,咸認為是20世紀英語寫作大師之一。

【購書資訊】

時報出版:http://www.readingtimes.com.tw

世界書局購書:www.wjbookny.com

郵購專線:718-746-8889ext6263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