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62823/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港生親赴反送中 悲嘆港人住棺材房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聖安東尼山社區學院香港留學生肖同學說,她看到香港遊行示威民眾只是用最簡單的裝備保護自己。(本報記者/攝影) 聖安東尼山社區學院香港留學生肖同學說,她看到香港遊行示威民眾只是用最簡單的裝備保護自己。(本報記者/攝影)
肖同學說,自己是香港人,雖然身在美國,每天對香港高度關注。(本報記者/攝影) 肖同學說,自己是香港人,雖然身在美國,每天對香港高度關注。(本報記者/攝影)

影音來源:本報記者

「我看到市民們互相提醒著不要摔跤,用最簡單的裝備保護自己」,日前剛從香港遊行示威現場回到洛杉磯的一名香港留學生表示,在近日的香港暴亂中,她看到警察將一名看熱鬧的街坊老伯打倒在地,然後拉走;她看到很多遊行民衆明明已經躲到商場中,但警察還是不斷施放催淚彈,相當不解。

聖安東尼山社區學院一年級的香港留學生Vicki肖日前趁著學校暑假,回到香港,和中學同學一起加入遊行示威人群,五天中三度上街。

「我剛下飛機,就聽到的士司機說因爲遊行緣故,一些路段封鎖,得繞道,但司機又說,民衆都是很文明地遊行,不用害怕。」肖同學表示,她參加8月4日在將軍澳等兩地的大遊行,下午從兩點開始人群從四面八方聚集,「很多都是40至60歲的街坊,不少父母推著嬰兒車一起走在遊行隊伍當中」。肖同學說,當時下雨,很多人都帶著傘,但大家都沒有打開傘,擔心發生互相碰撞的傷害,路上有不少樓梯,遊行人士也相互提醒,不要踏空摔跤,「他們在表達聲音的同時,也保持理性和治安秩序」。

「黃大仙那場遊行示威,當時我們很多人都是在商場中,因爲前面的人已經太多了」,肖同學表示,她曾要求到前面去看看,但被很多人勸下來,「因爲前面的人已經準備赴死,不僅準備了怎麽逃生,而且準備回不了家」。

肖同學說,她在遊行示威現場看到,不少衝鋒在前的遊行人士的裝備非常簡單,「有的甚至只是把鐵製蒸碗扣在自己頭上,帶著彈性圍巾當作口罩,全部的東西留給後面的人看管。」肖同學說,現場很多人好像互相都不認識,沒有組織,都是自發上街的青年人。

肖同學表示,因爲前面人太多,她和很多其他民衆都退到比較安全的地區,「但後來看到警察在商場也放催淚彈,我是不能理解,爲什麽民衆撤退,警察還要步步逼近,繼續放催淚彈?」

她說,當天她看到衝在最前面的示威者人數,和警察人數差不多,都是30、40人左右。

在香港出生長大,之後到英國讀高中,並曾代表初中學校參加國語比賽獲得全港第二的肖同學表示,最近兩個多月她的朋友圈都在談論香港事件,發現中國國内朋友和香港朋友,對事情的看法有很大不同。

「國内的朋友很多事從微信和微博上瞭解,當我提到要回香港看看時,很多人都提醒我說那邊暴徒很多,小心被打傷」;「香港的朋友則是用各種不同方式參與活動,一些人也用點讚的方式表達意見」。

肖同學表示,她在2014年離開香港去英國留學之前,感覺香港治安還不錯,「我認爲真正爆發點是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將香港自主權慢慢交回到中國政府的手上,從開始的一地兩檢,到内地警察到越過海關到香港執法等,等到『送中』開始時,香港很多學生和年輕人擔心的是,政府隨便就可以用反國家分裂法將人帶走,香港人自治的空間更小,發聲的空間也更小」。

她說,「香港看起來很繁華,但很多人住的真的是棺材房,這些年的榮華大都屬於外來人口,更多的香港人生活沒有什麽改善」,她舉例說,這些年香港的GDP成長不少,但房價在短短時間内成長200%以上,香港市民沒有得到好處,反而變差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