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6117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與鱷為鄰

住屋的右鄰是一對從台灣來的財經專家賈先生夫婦,長住在加州的新港灘,這兒是他們的度假屋,一年才來住三、四個月;左鄰是一對退休的牙醫夫婦,住波士頓附近,他們也是冬天時才來溫暖的佛州住六個月,全是所謂的「雪鳥」(snowbirds),冬來夏去,唯一和我們一起長住的是後面的鄰居。

後院有大湖圍繞,剛搬來的第二天,和外子站在後院看風景,突然有塊長木頭浮在湖水上,仔細看好像有一對眼睛,拿個小石子丟也沒動。趕快開鐵欄柵門跑到湖邊看,木頭不見了,湖水一片平靜。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後院的鄰居──鱷魚。

在以後的日子裡,經常可看到鱷魚先生或小姐在後院的湖上悠遊,大部分五、六呎長,有些更大。湖裡有許多魚,兩千多英畝的社區被大片野生動物保留區環繞著,有無數鳥類在此棲息,所以這裡的鱷魚大約也不必把我這鄰居當食物看待。其實牠怕我更勝過於我怕牠,冬天時牠們常爬到湖畔的草坪曬太陽,有時一聽我開後院鐵欄柵門,牠們就噗通一聲逃回湖裡。

大社區裡分畫成三十幾個小社區,也有大大小小許多湖,交配季節便可看到公鱷魚大搖大擺地從湖裡走上岸,到另一個湖找女朋友,如果遇到就一定要禮讓牠,牠有大事要辦。這兒的人和鱷魚相處得很好,誰也不惹誰,只有當牠們長得太大又不怕人時,那便是牠們需要離開的時候。

不久前,附近小社區有個居民,清早起來睡眼惺忪地到門前拿報纸,他對面的鄰居正在窗前喝咖啡,往外一看都快嚇昏了。有隻七、八呎長的大鱷魚正趴在對面鄰居的花圃旁,主人沒看到,就從旁經過,拿了報紙又往回走。對面鄰居不敢叫,怕任何動靜鱷魚便會有所動作,等鄰居進了門他才打電話告知,結果社區警衛馬上來綑走這隻不怕人的鱷魚。我們可以一起住但不能太親熱,沒有我的邀請,請不要隨意來拜訪我。

社區有三個高爾夫球場,球場的水邊也常常有鱷魚在曬太陽。我自己也有過經驗,揮了球上了高爾夫球車,才發現剛剛揮球時鱷魚就在旁邊而沒注意到。但在這兒住了快九年,也還未曾聽過鱷魚傷人事件。

聽說二十多年前剛要興建社區時,這裡曾是鱷魚養殖場,遷移時有些鱷魚成了漏網之鱷,也就是我現在鱷魚鄰居的祖輩。這樣說來,這裡本來就是牠們的,是我們人類侵占牠的地盤。鱷魚並不可怕,只要管制得當,牠其實比有些惡鄰居要可愛多了,就像那每天黃昏飛回後院棲息的鳥兒,牠是大自然的一員,大湖是牠的家,我正巧住在牠的湖畔,我們遙遙相對做個好鄰居。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