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883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世紀賤男

從廣州飛往東京,坐機場巴士到新宿的旅館,已經9點多,辦好了入住手續,肚子餓了。

不想出外,旅館中有近十間餐廳,有平有貴,都在10點關門,9點多已經不再接受客人。

「二樓的酒吧有輕食,三明治、沙拉、飯盒之類,他們12點才關門,如果您不介意坐吧枱的高椅,可以試試。」旅館接待員說。

一向不喜歡坐酒吧,不想半夜因為肚子餓失眠,只好將就。

酒吧坐了不少人,選一個左右無人的中間位置坐下來,左邊隔一個位是一位中年女士,不喜與陌生人交談,拿出看了一半的雜誌埋頭閲讀。

不久有一位介乎青年與中年的美國男士,打量各人,然後站在女士身旁,攀談起來,三句之後,問這位女士想不想在日本工作…他點了啤酒和漢堡,一直在吹牛,又邀請這位女士到伊豆度周末,越說越親密。喝完酒,吃畢漢堡,他轉頭說:我去去就回來,請等我一下。

到打烊還不見人影,待應對女士說:「帳單一併給您!」

香港人形容某種男士是世紀賤男,終於明白是什麼意思!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