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833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歸來仍是獅子王

二十五年前,朋友推薦我去看電影「獅子王」,當時我是抗拒的,總是覺得動畫片比較幼稚。記得那天被朋友強拉進影院去看「獅子王」,當時是漫不經心進場,不久便全情投入到劇情裡,結果觀念轉換了飛行軌跡,之前認為動畫片是拍給小孩子看的那種偏見,有了徹底的改變。

「獅子王」場面大氣磅礴,情節跌宕起伏。老獅王木法沙被害,其子辛巴被逐,叔父刀疤篡位,改朝換代,動物王國暗無天日。逃過追殺的辛巴嚐過孤獨無助的苦難,經歷獅生困惑的低潮,幾經周折,最後終於光復父親河山領土,戰勝仇人,為父報仇,成為新一代獅子王。可以說,電影展示的一切都激動人心,老少咸宜。

當年看「獅子王」後,我一度鍾情於美國動畫片,自動拆除圍堵動畫片的高牆,讓動畫片瘋狂湧入我的精神世界。那時常帶著女兒到處找尋動畫片,搜刮市面上各類型動畫片影碟,回家大快朵頤。一時間,飛禽走獸、昆蟲木偶、怪物玩具、汽車植物等,全部成了眼中美食,每天都享用著,樂此不疲,抽屜裡全是動畫片影碟,「獅子王」自然在其中。

後來我和女兒還翻看了一次,看到木法沙被刀疤推下山崖,辛巴哀傷地依偎在父親屍體旁,面露驚恐與無助時,我和女兒都淚流滿臉。

劇情中途,長大後的辛巴夜望星空,回想父親說過:「天上的星星都是逝去國王的眼睛,他們都在天上看著你」,看著辛巴那種似乎感受到父親的期望,眼神充滿疑惑與渴望時,想到我父親剛離世,我也很想再次聆聽父親的教誨,聽聽他的聲音,可他已不在了,觸景傷情,我的眼淚再度滑下。

回看女兒,她也是眼濕濕的,她是被劇情感動,我是被身世觸動,起因都是「獅子王」。能讓我看兩遍也不厭,且觸動心靈的動畫片,就只有「獅子王」了。

時隔二十五年, 「真獅版」獅子王再度出山,王者歸來,我自然心懷敬意屈膝恭迎,滿載期待與欣喜前往觀賞,別人看的是劇情,我追的是情懷。

真獅版在主題立意、場景布置、動物表演、角色塑造方面,高度還原了動畫版的創設和理念。我雖然對「獅子王」的劇情早已嫻熟於心,但觀影時,情緒依然被劇情帶著走,隨著情節的起伏,我心情又好像回到了初次觀影時的狀態,痴迷如醉,感動落淚。

應該說「獅子王」帶給我們的信息量是巨大的,除了正義戰勝邪惡,成功要靠拚搏這些意義之外,年輕人看到的是有仇必報的痛快,小孩看到的是動物與自然的和諧,中年人看到的是家庭團聚的溫馨,老年人看到的是世間和平寧靜的珍貴,而我感受到的是父愛如山重,木法沙對辛巴的愛,沉重得要用生命作出代價。一部「獅子王」,動畫之王,影響至深。

五十多歲的人了,我還像小孩一樣,心中常駐獅子王。跟我說動畫片,必提獅子王;言及父愛親情,必須獅子王;舉報仇雪恥之例,一定獅子王;場景遼闊壯美,肯定獅子王;欣賞歌舞排場,還是獅子王。美國動畫大片多不勝數,但當年獅子王下紮的根已經深埋心中,盤纏占居深心領土,想讓它挪移騰地幾不可能,獅子王至今依然是我心中的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