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829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不完美父母 勇敢放手吧!

哥倫比亞大學是華人心目中的理想學府之一。(新華社) 哥倫比亞大學是華人心目中的理想學府之一。(新華社)
許雅寧演講中。(作者提供) 許雅寧演講中。(作者提供)

我來自台灣,先生是美國出生的第四代華人,我們育有三個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孩子,分別是19、18、17歲。我們是個平凡的家庭,也和所有家庭一樣,在育兒過程中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我將我的育兒經驗和孩子的學習情況,寫出幾個小故事,希望大家一起學習、分享。

分數與評語 不代表能力

那天正逢紐約秋天,氣溫宜人,滿目紅葉,自然之美帶來內心的寧靜和滿足。難得假日偷得浮生半日閒,在書桌的桌上瞄到一個泛黃的信封,打開一看,原來是兒子八年級的成績單。

美國學校給的成績單除了老師給的分數之外,還會有評語,通常很詳盡。兒子八年級時的一張成績單,英文老師的評語是:「你需要振作,不可以再恍神,必須集中精神,認真上課。你做得到,我們都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兒子八年級時,常說英文課很無聊,還說出「英文老師跟我八字不合」這樣讓人匪夷所思的話。

數學一直是兒子的強項,但是,數學成績居然是C,老師評語是:「我不了解你為什麼上課不認真?其實,你對學校功課是能掌握得很好的,但是我不懂你為什麼不在乎。幫幫忙好嗎?」歷史老師的評語:「算老師求你好嗎?你能不能醒醒?」生物等科目老師的評語也是如此。

小提琴是兒子的最愛,他也參加學校管弦樂團,但是那一年,連管弦樂團老師的評語也是無奈。

現在回想起來,兒子八年級那一年,真是令我崩潰的一年,而且,所有老師應該都一樣崩潰。我問兒子成績的事情,兒子聳聳肩,說:「所有的老師都不喜歡我。」這真是個無辜的好答案——老師不喜歡你,也不是你的錯啊!

這個在八年級曾經讓我和我先生操心一整年的兒子,數年後竟然能被哥倫比亞大學錄取,進入他心儀的學府。做媽媽的膽顫心驚,真是心臟要很強。

我了解,男生心智成熟較晚,兒子的年紀又是全年級最小的。之前老師曾安慰我說,男生比較晚熟,有些「有趣」(interesting)的舉止很常見的。我清楚「有趣」是美國老師厚道,說話含蓄。基本上,就是說兒子幼稚不懂事。

但是老師也說,孩子到高中之後就會開竅,一夜之間轉大人。

九年級開學時,學校在學期初的家長會中,開宗明義對家長說:「高中學生的工作項目之一,就是炒父母魷魚。這場仗是孩子自己的了。」就是說:父母你想管也管不了了,乖乖退位。

到了他九年級,我們也瀕臨放棄,只能聽從學校的建議,讓孩子自己來。兒子到了九年級後,真的轉性,脫胎換骨,認真為未來做準備。

記得他初中時,我最常說的一句話是:「太晚了,該睡覺了!」到他高中,我還是講一樣的話,不同的是:初中他晚睡是在上網,高中他晚睡是在念書。

我想,有時候也許時間到了,孩子自然就長大了。也許,到了高中,我在半放棄的狀態下,反而歪打正著?

兒子12年級時,對於課業和交友的掌握,都很有分寸。有時,他下午會打電話給我:「媽媽,我今天下課會晚點回來,我要跟同學去吃點東西,然後一起做功課。」我說:「好,記得注意安全。」兒子輕快地回答:「好的,我知道。」

電話中這個少年,真的是當年那個讓老師集體搖頭的兒子嗎?我想,也許父母需要給孩子成長空間,有了足夠的空間,孩子好轉身,事情自然就有轉寰。

我也很感謝美國的教育制度。申請大學是看高中四年平均成績,所以成績起伏不會有絕對影響。學校也非常了解孩子發展中的跌跌撞撞,尊重孩子成長的節奏。因為有四年的緩衝時間,即使這個學期成績不理想,下學期可以再努力。

兒子八年級的成績單,現在看來莞爾一笑。但當年,看著兒子成績起伏,我的心情也隨之波動。其實,兒子初中四年成績也是這樣刺激,學校勸我們不用著急,因為孩子的發展有其過程。

我把他八年級的成績單放回信封裡面,心想:這份成績單一定要好好保留,日後等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如果為他孩子成績操心時,再把這個成績單拿出來給他們看,這個場景一定很有趣。

我們做家長的,要跟自然看齊:萬物皆有時,按照大自然的韻律,給他肥沃的土壤、充足的空間,小樹終能茁壯。

●給父母的小分享:
1.男生心智成熟通常較晚,家長不用過度擔心。
2.如果父母過度介入孩子的學習,反而容易影響孩子的發展及表現。
3.孩子成績起伏,不用過於擔心,應持續和孩子保持溝通,堅持對孩子的信心。
4.每個孩子天賦不同,各有千秋,尊重孩子的天賦,才能培養出成功的孩子。
5.學歷不代表能力,孩子盡力就好。

許雅寧全家福。(作者提供) 許雅寧全家福。(作者提供)

申請大學作文 收放之間 

2016年12月12日,兒子收到哥倫比亞大學的提早錄取通知,如願以償進入他的第一志願學府,我為他高興,也以他為榮,因為我讓孩子自己作主。

美國的大學多達幾千所,要找到合適的學校,要花時間搜集資料,多方比較。申請學校要準備的事很多:在校成績、課外活動、標準考試成績、老師推薦信、面試等,學生還必須根據每個學校的提問,寫出言之有物的作文(Essay)。

在這些項目當中,父母最容易、最想要「參與」的項目,就是作文。

作文在申請大學時占極大的比重,每個學校都希望透過作文,讓孩子的靈魂躍然紙上,讓主考官對孩子有全面了解。事實上,孩子申請大學的過程,是自我探索的過程,孩子必須仔細思考未來的方向,好好回答「我是誰?」、「我要往哪裡去?」、「我想做什麼?」的人生大哉問,作文就是提供孩子呈現這些想法的舞台。

正因作文比重大,可想而知很多父母早有打算,可能會幫孩子寫,或花錢請人修改甚至請人寫。從頭到尾,兒子的文章完全不假他人之手。我是在他網路交卷前一個小時,才看到他的文章。

我當然想看他寫什麼,而且,我非常確定我寫得絕對比他好。當我看到他的大作時,心跳加速、血壓上升,我看到「無數個需要改正的地方」。和兒子激烈討論後,他只接受我兩個小小的建議,其中一個是錯別字(是的,錯別字,這個他沒話講了),剩下的是「時間到了,妳是還要繼續講,那就不要交件申請了?還是妳要讓我交卷?」

我只能默默看兒子按下「提交」的電腦按鍵。老天啊,就交給祢了吧。

後來,兒子不但被提早錄取,還收到一封哥倫比亞大學主考官的信,告知兒子,他是所有評審委員的首選。

兒子就讀的高中,一個年級大約有170個學生,有14個學生提早申請哥倫比亞大學,每一個都很優秀,符合哥大標準,但是只有3個學生被錄取。

為什麼有的學生被錄取、有的被拒絕?我只能說,可能有父母因為好意及「為孩子著想」的本能,想要「參與」孩子的作文。但是,這件事情在申請大學是大忌。

一旦招生官看出來作文有修改甚至是槍手代筆,不管孩子成績有多好、課外活動多麼傑出,孩子會被刷下來。很多爸爸媽媽覺得主考官應該看不出來,但其實,招生官閱卷無數,動過手腳的作文瞞不過他們。

我知道,一旦我看了兒子的文章,我一定會幫他修改文稿。我有自知之明,一開始就不管。兒子花了半年認真蒐尋學校資料,誠實面對自己,最後決定哥倫比亞大學為第一志願。

他的作文每一句話都鏗鏘有力,清楚說明他申請哥倫比亞大學的理由。哥大以人文通識教育聞名,兒子雖然理科不錯,但他是人文和自然科學的合體代表,也準備攻讀雙領域。他把哥大的特色和課程摸得一清二楚,在自傳中勾勒出他的夢。

在我這個研究所招生教授看來,我必須承認,他的作文非常有說服力。這種說服力不是出自於文字的堆砌,而是他對自己以及對哥大深入及完整的了解。

因此,當我看他論文時,雖然因為他的錯別字還有語句不完整,一度懷疑讓他完全做主是不是個錯誤?但我心裡是幫他按一千個讚的。也許,他的「青少年式文風」,在我看來「文句不夠優美」、「文筆仍顯青澀」反而真誠地呈現一個有優點、有缺點、有夢想、很熱血的17歲孩子。

他的大學申請經驗,也是我一向對孩子自主教育的延伸,也是教育的基石:「讓孩子探索,讓孩子自主」。孩子的成長由他領隊,我能做的就是給他原則、空間,做個能收能放的媽媽。

那麼,收、放之間,要怎麼拿捏?

比如說,在兒子的成長過程中,暑假怎麼過,他有自主權,且必須提出假期企劃書;課外活動的參與,由他決定,也可以中途改變主意,但是必須認真參與,多方嘗試;成績有起有伏,我對他有信心,但是他要對得起自己;有「很好的女生朋友」沒問題,但要和父母保持溝通。

在申請大學的這件事上,我和我先生的默契是:進度表由他決定,不能錯過學校為他們定的階段時程表;我們不嘮叨,他必須給我們口頭進度報告,讓我們放心;選校由他作主,他必須做足功課,且和我們持續討論;如果有親朋好友過度關心,幫他解圍。

一路走來,也遇過很多情況讓我心驚膽跳,曾想要影響兒子。但每次都發現,這麼做絕對得不償失。所以,每次犯錯後,只好和孩子道歉,下次儘量放手讓他做。

我的另一個方法是,把自己的日子安排充實。自己的日子上軌道,給孩子的空間自然大了。我相信,在孩子成長過程,父母不要「好意介入」、「過度關心」,也不要幫孩子「過度規劃人生」,這樣可以提供孩子肥沃的成長土壤,也保護了孩子成長必要的空間。

•給父母的小分享:
1.申請大學是孩子的工作,父母不要越俎代庖。
2.讓孩子制訂時間表,主動和父母溝通進度。
3.幫助孩子迴避親友過度的關心。
4.父母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充實,自然可以給孩子多些空間。
5.大學是人生一個階段,每個孩子都有亮點,要相信孩子。

課外活動 喜歡才會持久

晚上11點,16歲的兒子正在拉小提琴,悠揚的樂聲從他的房間傳出。他的琴聲一直很有感情,能表現出小提琴特有的細膩,也能奏出激昂震懾的樂音,因此,每次比賽都能得到評審的青睞。

說到課外活動,父母通常問三個問題:「要學什麼?」、「什麼時候學?」、「要學到什麼程度?」這三個問題都沒有標準答案。

我自幼學鋼琴,婚後也在家裡放了一部鋼琴。孩子小時看到我彈琴便吵著要學,兒子對音樂最有感覺,學得很快。我抱著「讓他接觸看看」的想法,沒有找名師,也沒有給他壓力。

但是,我不夠了解兒子的需要,這是我的第一個錯誤。多年後,我才知道,兒子是想要「名師」的,也希望「有壓力」。

兒子四年級時,有一天放學回家突然說要學小提琴。我問:「你在哪裡看到小提琴?」兒子說:「在學校看到有人拉小提琴。」我沒接話。我希望小孩子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有時間可以玩,有時間和兄弟姊妹拌嘴,有時間享受童年。更何況,已經學鋼琴了,還要學另一種樂器嗎?另外,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認真的?所以我沒當一回事。

我的第二個錯誤就是沒有理解到他「熱切的渴望」。一個月後,他又問:「媽媽,老師找到了嗎?」我才曉得他是認真的。

我的第三個錯誤是不曉得如何找好老師。

兒子五年級開始學小提琴。我缺乏經驗,兩年內換了三個老師,到了他七年級時,學校提供小提琴個別課,我心想:既然我對找老師這件事一竅不通,學校把關過的老師應該沒問題,我便把兒子便轉去學校上課。上課地點在校內,時間也是學校照課表安排,因此,我從未看過兒子學琴的情況。

過了不久,有一天兒子對我說:「媽媽,我不要學小提琴了。」我了解兒子,當初他自己主動要學小提琴,也的確投入心力練習,他也不會遇到困難就放棄;我是個不喜歡管事的媽媽,所以,他想放棄,應該不會是因為我給壓力。

我決定去學校一探究竟。和老師約在琴房。他的老師年約40歲,流露著自負、高冷的態度,讓人覺得有距離感。上課幾分鐘後,我就明白為什麼兒子不想學了,也很詫異他能忍耐這麼久。這位老師教兒子的時候,示範含糊,語氣傲慢,只聽到她不停地責兒子「錯」、「錯」、「錯」。看孩子茫然揣摩老師的意思,又怕被批評,我很心驚也很心痛。

一直到兒子七年級下學期時,我們總算找到一個好老師。那時候兒子13歲,但從「小星星」重新學起。在新老師教導下,他進步神速,開始在各類比賽過關斬將。老師說:「這個孩子要若早幾年送來我這裡,今天他大有可為。」聽到這句話,我對兒子有無盡的歉意。

我當初只是希望給孩子快樂的童年,沒想到,對兒子來說,可能認真練小提琴也是快樂的童年的一部分。

一路走來,或許是他知道自己起步晚,或許他真的熱愛小提琴,所以學習非常認真。他自己會主動找曲子,學新曲子比誰都興奮;他會在網上比較不同的版本,一次次聆聽;要是有講座,他第一個報名;我們全家去歐洲旅遊時,他興致勃勃參觀小提琴博物館,並在當地找了音樂會,把全家拉去一起聽。

每年暑假,兒子都會去深山放空,他總是帶著心愛的小提琴,在月光下,熊熊營火旁,拉出他與自己心底深處的對話。盛夏山巔氣溫僅有零度,裹著厚重的毛毯的營隊隊友圍坐一圈,相倚沉醉在兒子的琴音中。

兒子高中期末考,連續幾天挑燈夜戰,總算考完。我想他大概會看電視、打遊戲、滑手機,不然就是睡大覺吧?但是,他痛快淋漓地拉了一個多小時琴。他放下琴時,一臉滿足,我知道,小提琴是他生命中永遠的一部分。

也許因為我的錯誤,兒子小提琴起步比別人晚十年,但是小提琴對他生命的意義並不因此而減少。小提琴會相伴他一生,滋養他的靈魂。

•給父母的小分享:
1.每個孩子興趣不同,父母可多加觀察。
2.學琴起步晚不礙事,起步晚反而可能更認真。
3.孩子學習情況不佳,有時是老師的問題。
4.父母都盡力了,「誤」了孩子,也不用過於自責。
5.課外活動的終極目標,是豐富、滋養、完全孩子的靈魂。

音樂啟蒙老師可以決定孩子的音樂路可以走多遠。(Getty Images) 音樂啟蒙老師可以決定孩子的音樂路可以走多遠。(Getty Images)

閱讀與雙語 陪伴很重要

我的三個孩子在紐約出生長大,多年來,我堅持與他們共讀,造就了三個多語的孩子(英文、中文、法文、西班牙文)。

三個孩子還小時,晚餐後洗完澡,換好睡衣便會爬到我的大床上,四個人窩在一起,這是我們每晚最溫馨的時光。

那時,老大剛上小學,最迷的書是中英雙語版《神奇樹屋》(Magic Tree House)。兒子指著書說:「媽媽念,媽媽念。」一年級的小孩需要大人伴讀,不只因為他們識字能力有限,也是因為需要陪伴。我用中英文和他一起進入神奇的世界。

五歲的老二說:「媽媽,我今天還是要看《白雪公主》。」家中有各式版本的中英文《白雪公主》故事書,女兒有時喜歡聽英文,有時換中文,不論中文或英文,白雪公主的故事聽了幾十遍。我會說:「好,我們看看白雪公主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年幼的孩子重複看同一本書,在語言學上是正常的事,時間到了,他們自然會對別的書感興趣。

四歲的老三說:「媽媽,唸巧虎。」巧虎是我們家的法寶,我從台灣訂了《國語日報》和《巧虎雜誌》做為中文教材的一部分,這兩份刊物陪伴著孩子一起長大,幼幼版的巧虎有很多可親手操作的遊戲,適合親子互動。老三抱著雜誌,把隨書附贈的玩具也一併帶上床來。我觀察她的發展,調整我的雙語教學方向。

隨著孩子成長,他們所選的書也不斷改變:老大從著迷《神奇樹屋》的男孩蛻變為大學生;至於老二和老三,《白雪公主》與《巧虎》早就不能滿足她們,現在迷的是少女校園愛情小說。至於語種,英文是他們的母語,我能做的是在中文閱讀上持續努力,積少成多。

我按照他們中文程度和身心發展,補充中文書本,他們讀朱自清、胡適、《三國演義》、《紅樓夢》等,現代小說也是在閱讀的範圍內。

除了睡前閱讀,閱讀還可以從生活小處做起,聚少成多,積成「多出來的時間」。

孩子出門一定背個背包,除了水、點心、蠟筆、紙,最重要的是書,在餐廳等餐點上桌、坐地鐵、等醫生、等學校開門時,都看書。一天下來,不知不覺讀了好幾頁。時間真的是找出來的,一天只要十分鐘,一個星期就有一個小時,千萬不要小看零碎時間的魔力。

閱讀的世界充滿魔力,也能幫助孩子語文能力成長。他們一本一本接著看,一直持續著,已上大學的兒子寫郵件給我:「我已經唸完中文版的《動物農莊》,想跟媽媽討論接下來中文小說的選擇。」孩子雖然沒有上中文學校,學校也不教中文,但因為從小有閱讀中文的習慣,長大後仍然繼續閱讀中文。這就是閱讀的魔力。

•給父母的小分享:
1.年紀小的孩子喜歡重複閱讀,這是正常現象,家長不用擔心。
2.孩子需要父母伴讀,有助語言發展、心理發展以及親子關係。
3.培養孩子從小閱讀的習慣,讓孩子成為愛書人。
4.善加利用零碎時間,積少成多,成效驚人。
5.隨身帶書。人到哪,書到哪;書到哪,讀到哪。

親子一起閱讀,能培養孩子的閱讀興趣。(新華社) 親子一起閱讀,能培養孩子的閱讀興趣。(新華社)

父母是守護者 不是決定者

我想,很多父母都了解放手的的道理和重要性,但是這個道理真的是說來簡單做來難。就算是父母多次提醒自己,還是很難達到「放手」這個境界。

生於1883年的黎巴嫩詩人紀伯倫一生坎坷,代表作為《先知》。《先知》出版至今已譯成超過50種語言,超越世代,成為經典詩集,紀伯倫對人生哲理看法透徹,寫下人世間的情與理。

對於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關係,紀伯倫是這麼說的: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
他們是「生命」的子女,是生命自身的渴望。
他們經你而生,但非出自於你,
他們雖然和你在一起,卻不屬於你。
你可以給他們愛,但別把你的思想也給他們,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的房子可以供他們安身,但無法讓他們的靈魂安住,
因為他們的靈魂住在明日之屋,
那裡你去不了,哪怕是在夢中。
你可以勉強自己變得像他們,但不要想讓他們變得像你。
因為生命不會倒退,也不會駐足於昨日。
你好比一把弓,
孩子是從你身上射出的生命之箭。
弓箭手看見無窮路徑上的箭靶,
於是祂大力拉彎你這把弓,希望祂的箭能射得又快又遠。
欣然屈服在神的手中吧,
因為祂既愛那疾飛的箭,
也愛那穩定的弓。

孩子的生命不是父母給的,而是藉由父母的生命而來的:「他們經你而生,但非出自於你。」(They come through you but not from you.)這句話把父母跟孩子之間的糾結都解開了。

孩子藉由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但是每個靈魂都有自己的走向,有「生命自身的渴望」,他們不屬於我們,我們也不屬於他們,父母能守護孩子的靈魂,但並不是孩子的靈魂決定者,父母的責任是成就這個靈魂。

我們只是孩子在凡間的監護人,有了這樣的想法,最大的受益者其實是爸爸媽媽。因為,父母的焦慮感,通常來自於認為自己對孩子的發展及人生有全然責任。父母好比一把弓,孩子是從你身上射出的生命之箭。身為弓箭手的我們,能做的是站穩腳,看好風向,擺好姿勢,在拉滿弦之際,送上一弓祝福,然後,放手。

愛與尊重 生命自有方向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時常會有機會在不同國家和場合演講、座談或參加工作坊。我曾在西岸參加一個心理課程,主講者是心理治療師。他在演講上明白點出:「Parents will make mistakes. You will lose control. You will damage your children. It is part of life. But, it is ok. You will come back and try again. You do not need to be perfect parents. “Good enough parents” is all it takes.」

「爸爸媽媽,你們一定會犯錯,一定有失控的時候,你甚至會造成孩子的心理創傷。但是,安啦,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父母這檔事,只要繼續嘗試、努力、學習,當個過得去的微懶父母就功德圓滿啦。」

這段話完全說中我的心。我受過多年專業訓練,也自覺認真,但是我一路犯過的錯,讓我心驚。是孩子的寬容、愛及耐心陪我一路學習、成長。

父母若能在這個艱難的養育過程中寬待自己,用與孩子一起成長的心態,學習這堂人生的大課,相信孩子、也相信自己,自然能用欣賞的眼光來看待孩子、尊重孩子,能了解他們有自己的生命及方向,孩子能在充滿愛、尊重、信任的環境下茁壯成長。

作者簡介:
擁有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雙語教育博士、英語教學碩士及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管理碩士學位,擁有三重教師執照、心理諮詢證書及註冊會計師執照,現任哥倫比亞大學家長領導協會聯合主席。教育工作經驗包括: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及招生工作、公私立K-12年級英文教學及學生升學輔導規劃,合作對象遍及紐約、上海、深圳、台灣等地。許博士定居紐約市,和先生育有三個孩子。

➤父母必看:封面故事 | 孩子在美國求職碰壁 是家長的錯?

➤➤➤點看更多《2019教育特刊》精彩文章

 

許雅寧2019年初在台灣師範大學演講。(作者提供) 許雅寧2019年初在台灣師範大學演講。(作者提供)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