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827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軍事化教育在華人圈興起 終結媽寶病

軍隊講求紀律,嚴格管理新兵。(Pexels) 軍隊講求紀律,嚴格管理新兵。(Pexels)

最近這幾年美東華人教育界除了有所謂傳統的「爬藤派」之外,還有另一派興起,就是「軍校派」,一方面是目前紐約上州的「紐約軍校」(New York Military Academy)是由華人校長張潔主持,另外該校出了現任的川普總統這光榮校友。教育嗅覺靈敏的華人家長也紛紛關心這件事。

雖然大部分華人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進入正規大學就讀,但現實不一定是每個孩子都老老實實念書,有些孩子在學業方面表現不佳,歸根究柢,還是在品性、人格發展甚至家中管教出現問題,學業不佳只是最後的結果罷了。

到底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大孩子適不適合去念軍校?不管是高中軍校還是四年制的大學軍校,對他們是好是壞?

川普總統曾就讀紐約上州的紐約軍校。(美聯社) 川普總統曾就讀紐約上州的紐約軍校。(美聯社)

我在在台灣曾服過海軍義務役兩年,並且在未來人生的道路上深受軍事教育與生活的影響,希望分享自身的體驗與回憶。

在台北松山火車站坐上運兵專車的那一霎那,我頓時想到,好像對於人生是否應該嚴肅起來。回想初中、高中時光的鬼混、荒唐事跡,火車從台北南下行駛,坐在靠窗座位看著風景,想著許多往事,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離開家,第一次真正在無人協助的情況下學會照顧自己。我開始後悔:後悔沒有多聽父母的話,多讀一點書,或許就不會落到這剛滿18歲又3個月,就去當娃娃兵的局面了。不過,講這些都太遲了。

1993年暑假,我經歷了當時台灣大專聯考三連敗的慘痛局面:聯考落榜、夜大聯考落榜、二專三專聯考還是落榜。我高中三年書沒讀好,壞習慣染一堆,真要能考上當時錄取率約四成的聯考,那才是怪事。

不知所措的我當時沒太多選擇:一,伸手向家人要錢,準備補習一年,明年重考。二,直接投入職場、踏入社會,開始接受社會的洗禮。三,還有一個選擇,就是當兵。

服兵役對大多數台灣男性來說,都是生命中的過程,有人在那兩年或三年的軍事生活中,從男孩蛻變成男人,當然也有人覺得那是浪費生命。但無論如何,凡是服過兵役的人,對那兩年的生活都有深刻回憶。

父親在我當年10月滿18歲生日時,幫我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那就是提前入伍服役。

當時是深思熟慮過的。服兵役,可進可退,一旦當了兵、還了國家債,出國方便,不受管制,不用像許多台灣「小留」,為了避掉兵役,長期無法回台。而且,當年當了兵再考大學,還有優惠加分。最重要的是,當時的我,高中學業成績實在不理想,就算重考兩年,肯定還是進不了大學。

火車到了高雄左營車站時已經是下午,搭乘接駁車進入基地,剃頭髮、領裝備,在班長和學長的吆喝集合催促中,經過編隊、基本談話、東跑西奔用餐的情況下,到了晚上10點多,我們這些新兵才躺在床上準備就寢。經過下午大半天的的恐懼、慌亂、陌生、不習慣與不願意,我不敢相信我已經是軍人了。

作者在新兵訓練中心。(梁起華提供) 作者在新兵訓練中心。(梁起華提供)

軍隊生活與百姓生活最大的不同,就是在軍隊中的生活是有軍法、規章的限制。尤其在新兵訓練中心的生活,特別是前兩周的適應期,從上廁所、想買點吃的、想來根香菸,這些都必須受到約束與管制。

在部隊兩年的軍事洗禮,讓我這個沒在社會歷練、沒吃過什麼苦的「準媽寶」,有許多的體會,學到不少課程。

第一課 人要有一技之長

在新兵訓練中心作了基本的編隊後,很快地就有不同單位的長官來詢問有特種專長的新兵,會剪頭髮的?會搞工程的?會演戲雜耍的?有高學歷的?懂電腦的?懂得外國語言的?這是我當年進入軍中第一個感受:人要有專長。

在當兵時,這些有專長的新兵都會被部隊另外加以派用。換句話說,一般人在大太陽下接受操練的同時,這些有專長技能的人可以在室內做文書、用自己的專長做一些比操練更輕鬆的事。

第二課 軍隊是社會縮影

其實,軍隊若發生管理過當事件,世界各國也都發生,原因無他,軍隊乃社會的縮影。台灣數年前曾發生軍中因為管理過當造成軍人意外死亡,結果令人遺憾,但每個人來自不同的家庭,性格不同,但在軍中,每個人都必須學會與他人互動,尤其部隊是過團體生活,不可能像現實社會可以獨居不受管理。

我曾與一些在美國服過役的華裔退伍軍人,談過美軍軍紀與生活問題,他們的回答就是,即使是世界最強、最精良的美國軍隊,部隊中也會發生衝突情事,但這樣的情況與真正的美國社會是一樣的,只有自己設法解決、適應,如果在軍中無法適應,在現實社會可能也無法適應。

第三課 獨立自主與紀律

在18歲當兵以前,我不愛讀書,喜歡打架惹事,但畢竟還是個孩子,生活上也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進入部隊後,我要服從命令,一切得自己來,棉被折得方正如豆乾,有稜有角,內務整得絲毫不差,不時還到廚房幫忙切菜、打飯、洗碗、清理廚餘,所有在外面用餐的滿意度,在部隊就不是優先考慮。想像在大量的操練與運動後,所有的菜飯變得好吃了。這種經歷很難得,也是治療有「媽寶病」的絕佳良方。

作者著海軍軍服留影。(梁起華提供) 作者著海軍軍服留影。(梁起華提供)

軍中袍澤來自民間各階層,龍蛇混雜,賢與不肖同在一處。在軍中過著團體生活,有嚴格的紀律規範,上有各級長官的監督管理,下要與各級同袍相處,甚至後來我當上教育班長後,要領導指揮,一改過去任性懶散的習性,嚴肅地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在部隊的那兩年,我領教到了紀律與領導統御和榮譽感,這些可能不是在一般正規大學學習到的。

第四課 You are not alone

記得剛進入新兵訓練中心的第一周,我是第一個因為精神不集中致操練出差錯的新兵,也因此被長官叫出列受處罰。其實,我受的處罰只是幾下伏地挺身,但在全連100多人面前接受處罰,卻是極大的難堪。記得當晚就寢時,我躲在棉被裡暗自啜泣,開始想念家人的溫暖。

沒想到隔床的另一位新兵也在哭泣,原因相同:想媽媽了!就在同時,對面走道的另一位同袍也傳來陣陣啜泣與吸鼻子的聲音。頓時間我發現,我不是全世界最脆弱的人,有「媽寶症」的人不只我一個。從那一刻起我內心的強度又增強了一點,幾個哭泣的同袍,因為這場夜半哭聲,兄弟感情增進不少。

文末至此,到底是否放讓孩子進入軍校,或甚至去接受軍事訓練與軍事生活?其實是見仁見智。在較守舊的中國思想觀念是「好男不當兵」,但這些年來隨著風氣開放與變化,原本辛苦移民來美的華人家長,在孩子的教育觀念上,也漸漸有所突破與改變。

無論如何,軍旅生活獨具的規律生活、體能訓練、領導統御和培養服從等特色,的確能夠為一些在青春期發展道路上有困難的孩子,提供了另一種選擇。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