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6805/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皮肉壓榨與死亡恐嚇…美AV女王血淚告白

米婭.卡莉法表示,「我從沒想過,這一切會給我的家人與朋友帶來多大的痛苦。」 圖/Mia Khalifa 米婭.卡莉法表示,「我從沒想過,這一切會給我的家人與朋友帶來多大的痛苦。」 圖/Mia Khalifa

影片來源:YouTube

「拍A片錢賺得少,每天還收到死亡威脅...」曾在2014年全球爆紅的美國前AV女優米婭.卡莉法(Mia Khalifa),2015年令外界錯愕地突然引退後,時隔4年在近日公開表示:雖然自己靠著短短三個月的AV演出工作躍升為全球知名、人氣至今不衰的A片女王,但實際她的職涯卻總共只賺進1萬2,000美元。不僅引退後工作碰壁,更因為她的黎巴嫩裔背景,導致幾乎每天都收到來自中東國家的死亡恐嚇。米婭的告白讓外界震驚,號稱「世界第一AV女優」的影星,演出收入竟然如此低廉;而米婭也在專訪裡以自身的經歷示警:有許多影業公司利用女性的弱勢,而將她們騙入AV拍攝的陷阱合約,壓榨演員的報酬和勞動。

米婭.卡莉法1993年出生於黎巴嫩,2001年因為黎巴嫩的內戰衝突,8歲時與家人移居到美國馬里蘭州。根據米婭的自述,她的父母都是天主教徒,因此自小就是在一個相對嚴格保守的家庭中長大;米婭後來就讀德州大學艾爾帕索分校(UTEP),並取得歷史系學位。

大學後的2014年,是米婭人生的轉捩點。根據《紐約郵報》的專訪,21歲的米婭在邁阿密的街頭被星探發掘,而答應了拍攝AV色情影片的工作。在米婭事後的回憶裡認為「當時自己太傻、急於轉換生活」,在沒有想太多的情形下而貿然踏入了成人影業。

邁阿密色情網站 Bang Bros 在2014年10月發布了米婭的出道作,沒想到一炮而紅、上線後破百萬的觀看次數,讓米婭瞬間成為當時轟動北美的AV超級新人。然而在這部影片裡,米婭因為配合演出設定,戴著穆斯林頭巾登場,這一幕也從此讓她成為極具爭議的目標。

米婭的告白讓外界震驚。 圖/Mia Khalifa 米婭的告白讓外界震驚。 圖/Mia Khalifa

從10月出道後到同年的12月底,米婭已經成為全球最大色情網站Pornhub上的熱門搜尋冠軍,幾乎每一部演出的影片都有極高的收看次數,到隔年2015時網路搜尋聲量仍在翻倍成長。不過與此同時,Pornhub官方的數據也顯示:眾多搜尋來源有部分來自中東國家,但部分意見並不是為了情色慾望而來,而是夾帶著仇恨威脅。

米婭因為穆斯林頭巾的演出、以及出生黎巴嫩的背景,在成為美國AV女王的時候,也同步收到針對她個人的威脅言論。諸如痛斥米婭「丟盡穆斯林的臉」(儘管她是天主教徒)、「要殺妳全家洗刷恥辱」,甚至ISIS都發出警告「妳會下地獄」、以及黎巴嫩當地媒體的強烈批判。網路上甚至出現米婭的身家資料、居住位置等個資外洩,而引起米婭的人身安全疑慮。

因為色情影片而掀起的仇恨言論,在當時也讓美國媒體高度關注,不過色情網站xHamster的市場營銷對此則是「在商言商」,認為米婭「在阿拉伯世界引起的效應、關注和審查,只會讓她更加『無所不在』。」確實正如業者所樂見的,「Mia Khalifa」成為國際級的關鍵詞,但這些業者未能顧及的是,這樣的輿論反應也同時讓米婭的身心面臨龐大的壓力。

2015年1月,本來米婭要和Bang Bros網站簽下每月固定演出的合約。但沒多久,米婭卻突然選擇辭職引退,她曇花一現的AV女優生涯僅維持短短三個多月。

儘管米婭宣告退出AV界,但網路上的排名人氣依舊居高不下,每年幾乎都在Pornhub等色情網站上名列前茅,而在AV粉絲之間有「世界第一AV女優」的稱號。截至2018年(米婭引退第3年),還是穩坐Pornhub熱搜第二名(第一名讓位給與川普發生緋聞疑雲的Stormy Daniels)。

「我從沒想過,這一切會給我的家人與朋友帶來多大的痛苦。」米婭在專訪時表示,成為AV女優爆紅之後帶來前所未有的困擾,最為嚴重的就是四面八方而來的恐嚇威脅,也導致她與父母之間的關係瀕臨破裂。

曾在2014年全球爆紅的美國前AV女優米婭.卡莉法(Mia Khalifa)。 圖/Mia Khalifa 曾在2014年全球爆紅的美國前AV女優米婭.卡莉法(Mia Khalifa)。 圖/Mia Khalifa

雖然米婭至今依然是美國AV界數一數二的女王級人物,但她也在今年8月13日公開表示,實際上外界對她還是充滿各種誤會——特別是收入方面。米婭參與演出的A片廣受歡迎,雖然職業生涯只有三個月,但理應是「大賺一筆」;米婭卻向外界坦承,事實上這三個月拍攝20多部影片,總共只賺進1萬2,000美元而已。

米婭的低收入與外界的想像差異太大,消息公開後引起網路輿論的震撼,「沒想到米婭竟是如此低廉!」「這種收入簡直比直接去從事性交易還慘...」米婭表示,實際上與業者的工作合約,對於剛出道的新人來說,存在許多壓榨陷阱。對外行人而言,可能會被眼前的演出報酬所吸引,但卻未能料及往後高勞動低收入,甚至退休後職涯面臨的阻力。

米婭表示,因為自己的AV演出緣故,引退後的求職選擇受到不小阻礙。雖然曾經演出的影片仍在廣為流傳、還有公司以她為名成立的專屬網站持續運作,但米婭說:「我從未因此賺到一毛錢。」

「這是影片公司對年輕女性的一種掠奪。」雖然也有人質疑米婭的說法,認為只有三個月的拍片生涯本來就賺不到多少錢,因而批評米婭是想「誤導帶風向」,不過米婭回應,她的親身經歷是想告訴社會大眾,許多對AV業抱持憧憬幻想的人,其實對業界生態有很多誤會,「有很多人在這種惡劣環境裡,因為這種合約而受傷。」

米婭的血淚告白並非美國業界首次。烏克蘭裔的AV演員布莉.歐森(Bree Olson)在2016年時也透過個人影片,勸告年輕女性千萬別踏入這一行:「我並不認為從事性工作是錯誤的,但我反對年輕女性加入這一行,因為在往後的人生裡,整個社會都會以有色眼光看待她們。」歐森也指出,普遍來說拍攝AV的收入並不優渥,縱使之中有人可以單部賺進2萬美元,但承擔的健康風險、生活壓力和社會歧視,卻不是金錢就能夠輕易解決的。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