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609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環球美食披薩

生活在七○年代的香港時,如你問我,世界上最普遍、最流行的食品是什麼?我一定會說是炒飯或公仔麵。

移民到美國後,發覺歐美人不太吃飯,而公仔麵則是亞洲人在忙碌時用來充飢的副食品。所以在當時,我覺得世上最普遍、最流行的食品應是漢堡了。

漢堡的來源頗具爭議。有人說是由成吉思汗的戰士,把夾在馬鞍下的生牛肉餅帶到歐洲(後來德國的漢堡城)後,漸漸演變而成的;有人卻說是美國快餐連鎖店之父、白色城堡(White Castle)首創,再由麥當勞拓展至全世界的。可是我媽媽移民美國數十載,還不能接受漢堡;而以我旅遊所見,麥當勞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普遍。

移民到美國不久,表哥帶我和哥哥去吃晚餐,這是我們第一次嚐到在香港時還沒有聽說過的「披薩」,從此這新奇的食品就成了我們的至愛。尤其是高中時期,周末和同學們看完電影後,多會到不同的酒吧或遊戲室,邊打桌球或彈珠檯,邊吃披薩和喝可樂。生活在美國樸素的小鎮,功課不多,可玩得盡情盡興,肚子裡又裝滿披薩,快樂無憂的少年時代一晃眼就過去了。

進了大學,每當吃厭了飯堂的東西,大家默認的選擇就是叫披薩。不出二十分鐘,多個美味的大派即送到面前,啤酒一開,就是一個熱鬧歡快的大食會了。數十年過去,如今女兒也讀大學了,據說披薩在校園所受的歡迎度有增無減。

義大利文的披薩(Pizza)是派(Pie)的意思,至今在紐約、波士頓等東岸城市,仍有多家近百年歷史的老店做得紅紅火火。而近二、三十年興起的,則是以送貨到府為主、門市為輔的連鎖店。倒是紐約街邊的披薩美食車,居然做到海內外聞名,並被列為十大旅遊項目之一,遊客不去那裡吃它一片,不算到過紐約呢!

畢業後,有機會到義大利不同地區嚐不同風味的披薩;後來搬到日本和香港,知道披薩亦早已征服亞洲人的脾胃。然若問我除義大利外最喜歡哪家的披薩?答案卻不在美國,而在東京。

有位熱愛披薩的日本青年,特地跑去披薩的發源地、南義大利的那不勒斯(Naples),誠心向一位大師拜師學藝。多年後,他不但帶回一身做披薩的好手藝,還把那不勒斯人建造木燒披薩火爐專用的磚頭,一塊塊運回東京,在白金台附近做了個能燒出同樣風味的木燒爐子。當吃著這位帥哥親手炮製的披薩時,真是每一口都能感受到他對工作的熱愛和真誠。

披薩之所以在世界各地愈來愈受歡迎,原因之一是它具有高度的可塑性,派的大小、厚薄、配料等,均可隨意而定,因而不論種族傳統、宗教信仰,皆所歡迎。

我有幾位印度朋友說,近十多年來,披薩已成為印度人主流食品之一,原因是披薩的麵餅與他們常吃的烤餅相似,且披薩餅上的材料可隨意自選,對食素一族十分便利,又適合與朋友和家人一起分享。

的確,有晚我帶一群同事去吃飯,其中有吃素的印度人,有不吃豬肉的回教徒,有只吃kosher的猶太徒,甚至有對雞肉和海鮮過敏的患者,卻能歡聚一堂,共同分享幾個不同配料的披薩。所以今天你若問我,世界上最普遍、最受歡迎的食品是什麼?我可以肯定:是披薩!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