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556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香港今昔

這許多年來,第一次到東南亞而不經香港。

以往,不論到日本、新加坡、泰國,尤其是廣州,一定會想辦法在香港停留一兩天。

香港,是我度過童年的城市,我的小學、中學都在這裡度過。

香港也經歷過幾次動亂,那時候我已經到了法國,當年的資訊沒有今天發達,時差約數天,訊息也不一定中肯。往往簡單一句,一筆帶過,要知道詳細經過,要等親友來信,而往往已是一個月、半個月之後的事了。

不像今天,同時同步傳來照片,那種暴力,看了心中不舒服,不論誰對誰,都太過分。已經過了數個星期,唯一願望是快點恢復常態。

香港被譽為福地,是什麼劫數使這福地淪為地獄?想當年,我們的父母親人,雙手空拳來香港,默默耕耘,一樣家無恆產,但會更努力工作去改善環境。

好朋友說待學校開學,情況應該好一點。學生都應該回學校上課。

但願如此。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