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440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留學生太太

幾十年前,留學生太太是一個特殊的群體。那時她們有個特定的頭銜,叫陪讀。陪讀,聽起來溫馨、浪漫、安逸、清閒,但她們的真實生活其實並非完全如此。

來自南京的淑娟,嬌小文靜,待人溫和。淑娟靠著自學,考了個幼兒教師的執照,獨立開辦了一所家庭幼稚園;自家的客廳就是兒童活動室,牆壁上懸掛著孩子們的圖畫和剪紙,地毯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玩具。她精心地照料著七個不同年齡的孩子,辛勤操勞,但收入有限,當時每個孩子每小時的托兒費只有一美元。儘管如此,淑娟卻堅持不懈地做著,以此來補貼家用。淑娟在帶孩子的同時並沒有荒廢英文;平日裡,她手不離英文字典,見縫插針地記單詞,直到她先生畢業後,她才如願以償地讀上了大學。

慧琴是個湖南妹子,爽快潑辣,幽默詼諧。慧琴落腳美國後,一心想修會計專業,但那不過是一個夢而已。慧琴在先生讀書期間,不得不承擔起養家的重擔。

她曾在一家賓館做清潔工,每日凌晨即起,驅車前往賓館。她首先要將各類物品整齊地放在手推車上,繼而推著車去清理她負責的房間;衛生間的骯髒雜亂,自不必說,光是更換床單被套就是件苦差事,但慧琴一做便是數年之久。日後,她終於圓了她的會計夢。

夢瑤是廈門人,溫婉嫻靜,聰慧幹練。夢瑤來美後,她的先生主張她繼續求學,但昂貴的學費讓他們望而卻步。於是夢瑤走上了勤工儉學的路,修課的同時,她在一家餐廳打工。

初始,夢瑤是在廚房裡幹活,煮飯、切菜、剁肉、刷盤洗碗,無所不能;後來,夢瑤被調到前台做服務生,端茶倒水、點餐上菜、伺候顧客。屈指算來,夢瑤在餐館打工的時光大約有十年之久。

身為上海人的靜琪,原本畢業於中醫藥大學,是個極有潛力的中醫大夫。來美陪讀後,邊考托福邊在老人院打工。和所有的護理人員一樣,靜琪每天要照顧老人們的生活起居,包括餵飯、如廁、洗澡、更衣之類的雜事。

靜琪曾護理過一個患有失智症的老人凱西,雖然凱西神志恍惚,但卻力大無比,因此每晚的睡前護理變得異常艱難。靜琪在幫助凱西洗漱、換睡衣以及上床入眠的過程中,凱西會不斷地掙扎,靜琪總是耐心十足,不急不惱,順著凱西的意思慢慢來。即便如此,凱西還是常常用指甲把靜琪的手腕抓破了,靜琪卻不在意,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一句:沒關係,凱西不是故意的。後來,靜琪拿到了全額獎學金,開始攻讀生物學碩士和博士學位。

如今,這些留學生太太們都到了花甲之年。然而回眸處,我卻依然能夠見到她們當年風華正茂、艱苦創業、微笑向暖的身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