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432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門洞乘涼

我小學是在天津寧河區豐台小學上的,校址是清代古建築「天尊閣」,這原本是一處在華北地區很有名氣、載入《辭海》和《辭源》的道教活動場所,但供奉的元始天尊於六○年代「破四舊」時被請出,房舍供學校使用。

每逢夏季溽暑時,同學們都喜歡在學校的門洞乘涼。東西向拱形門洞,高一米多,長三米餘,是學校進出的唯一通道;它是二層閣樓,底層是門洞,二層是教室。門洞東端有一迎面是毛澤東「向雷鋒同志學習」墨跡的硬背牆,人們進校園只能從門洞和硬背牆間左右兩條狹路通過;門洞西端空曠,隔條小路就是寬廣操場。

也許是一端狹小、一端碩大,擁有將風在門洞集聚、散播的功能。外面沒風時,門洞也有清涼微風;外面小風,門洞裡的風是比外面大許多的勁風;外面若是很大的風,那風會在門洞裡盤旋加速,風馳電掣而過;外面是熱風,經過門洞過濾降溫,瞬間會變成一股清涼風。

課餘時間,我們會在院子裡玩遊戲,跑啊跳啊,一會兒就滿頭大汗,於是,像小燕子似的,學生們跑入門洞,幾人並列站一排,身體貼緊門洞牆體,頓時後背感到絲絲涼意。一會兒,有一股清風拂過臉頰,我們見到風來了,會情不自禁朝著風的方向擺手,像是和風打招呼,感謝在我們氣喘吁吁、滿頭大汗時蒞臨;亦像與風共舞,讓風順我之意,為我們降溫。等身上的汗乾了,我們才回到教室。

那時的鄉村學校是全開放的,門洞沒圍擋看守,二十四小時敞開。夏天我們在家裡玩膩了,就想去學校玩。

學校雖座落本村,可我們住在村邊緣,離學校並不近,因此等走到了學校,我們都熱了。此時,我們不急著進入校園,而是停駐在門洞乘涼。門洞底部青磚鋪就,我們用鞋底在青磚上蹭一蹭,除去浮塵,蹲下身子,圍成一圈,用粉筆在青磚上寫字,回憶上課時老師教給我們的生字。

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地上的字寫滿,就用鞋底擦去再寫,寫著寫著磚面就不大好用,字跡模糊,我們身體也涼快了,此時就一哄而散,往校園裡走去。

校園由圍繞天尊閣四周大小院落組成,每個院落都有對應的房間。最大的院落是天尊閣前面的院落,兩邊房子廊簷下有好幾處石台階。我們一會兒跑上去,一會兒跑下來,不知疲倦。還兩腿併攏,看誰能一鼓勁跳上兩層石階,若有人失敗了,就罰跳。這可不是再跳一次這麼簡單的問題,因為一旦力量沒用到位,從中間滑下來,人會傾倒在石階上,輕者會被石頭稜角咯痛,重者頭部或踝骨、膝蓋骨會受傷,所以,誰都使盡全力跳,爭取一舉成功。別看這個最普通的遊戲,卻使小孩子們興致濃郁,也鍛鍊了體魄。

玩得累了,我們就返回到門洞裡,正好來一股涼風,我們情不自禁「嚕嚕嚕」叫著,這股風與那股風沒有名字的區別,我們隨意的叫著,也不知風能不能聽懂我們的深意、能不能也像我們對他們那樣的有所感受。那股風已從我們身旁溜走幾十年,可那金色的童年,留在門洞裡風的記憶卻深深地鐫刻在腦海裡,抹也難抹掉。

前些天回到母校,那裡的門洞已被封。如今的兒童,再也享受不到門洞乘涼的情致,想到此,不免有些惆悵和遺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