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79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落的聲音(五九)

「所以才這樣唄。唉,不貧了。是個奈及利亞來的年輕人,現在UCSF當住院醫,丫頭去那兒打暑期工時認識的。」

「哦──」哈蓓輕輕拖了一聲長音,盯著我的眼睛。

我遲疑著說:「是個很優秀的黑人青年,腦袋特好用。從非洲經英國到美國,一路拿獎學金讀過來,在霍普金斯念醫學院時,還做為傑出非洲學生代表,到白宮接受歐巴馬接見。」

哈蓓遞來一杯水,輕聲說:「聽上去很棒啊!可我怎麼在你臉上,看到了你哈媽最典型的表情,讓人好緊張哦。」

「我不開心的是,潔西卡對我的不信任。我和戴歐,就是那個男生,相處也很好。可丫頭一直跟我否認自己跟戴歐的關係,就連要跟隨他參加的醫療隊去奈及利亞這麼大的事,也是直到辦完休學手續,去奈及利亞都成了板上釘釘的事了才通知我。我問她是不是戴歐也去,她還說沒確定。一直瞞著。我從小給她那麼多個人空間,任由她自由發展,真沒想到,結果會這樣,對我根本不信任。真是滿傷心的──」我搖著頭,停下。

哈蓓想了想說:「潔西卡應該是很怕你會說No。從天性上講,沒有一個孩子是願意冒犯父母的。」

我的聲音急切起來:「就算她帶來的是個華人孩子,我也完全可能說No的,這跟戴歐是不是黑人完全無關。這點覺悟都沒有的話,這美國可不白來了?」

「你跟丫頭說去,你們母女的交流模式只有你自己知道。我只是直覺而已」哈蓓笑起來。

「人對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和文化有疑慮,難道不很正常嗎?認識戴歐以後,我很努力地了解非洲文化,還到社區大學修了一門『美國黑人歷史』的網路課程。」(五九)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