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79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福鼎奇緣(一一)

站在一棵金色的白樺樹下,她手拿望遠鏡,觀察遠處的建築樓群,四四方方、冰冰冷冷的鋼筋混凝土大樓,清一色的深灰,面朝海灣,排列整齊有序,卻沒有個性。她憑直覺反應,那就是基地,龐大威武的潛艇會隨時浮出海灣水面。

她朝基地又前行了兩百米,拿出包中的單反相機,開始了各個角度的拍攝。

豎琴知道,她不可能等到潛艇浮出水面,於是決定打道回府。她按原路返回,在經過白樺林的時候,她敏銳地感覺到後面有人在跟蹤她。她的心緊了,血流快了,但她不能回頭,只能加速朝前走。她隨即恐怖地意識到,她的速度有多快,後面的速度也緊緊跟上。

豎琴臉色發灰,呼吸亂了,眼前閃過《穿越西伯利亞》(Transsiberian)的凌亂畫面。在那部電影裡,俄羅斯特工殘忍冷血,折磨美國嫌疑人,用尖銳的刀一點點挖她的大腿,她淒慘的叫聲迴盪在漆黑的地牢裡。血腥的畫面讓豎琴兩腿發軟,每一步前行,都像踩在沼澤地上的軟泥。縱然內心惶恐,但她還是咬緊牙齒,一步步朝著光明而熱鬧的地方。

穿過白樺林的小路,衝到了市區,豎琴鬆了大半口氣,總算敢掉頭後看。在離她二十米遠的地方,有個戴墨鏡、穿夾克的中年男子似乎在打量她。豎琴的心又緊痛了,這是俄羅斯的地盤,他們可以隨心所欲處置她!

她管不了這麼多,逃命要緊。她朝著列寧的銅像飛奔而去,那裡有大媽在跳舞,那裡有溫暖和安全。她一路跑,一路朝她們舞動手上的紗巾。大媽們果然朝她迎面而來,她站在她們中間,她不再渾身發抖!

豎琴後來告訴曉曉,她的中文說得結結巴巴,而大媽們又聽不懂她的英文。那個郵輪上相遇的大媽懂英文,可惜她不在她們中間。(一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