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78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阿鳴(上)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鮑比說,他有一個特別的朋友要介紹給我認識。鮑比說很特別,一定很特別。他要介紹給我的人,一定是他很喜歡的人。雖然我們很久沒見了,我對他的完全信任從第一天認識他起,就沒有改變過。

鮑比和我是非常好的朋友,但我們不經常見到對方。 我們的家庭背景非常不同,但都是家中唯一的小孩。我們像兄妹一樣親密,好像本來就應該如此。鮑比是他整個家族中第一個上學的孩子,小學一二年級都和我同班同桌。那時我們兩個每天早上都比較早到學校,我是因為住在學校街對面,他是因為住得很遠,要避免錯過公車而總是提早出門。

鮑比小時候胖胖的,很安靜,是一個讓人坐在他旁邊會感到安全的男生。鮑比的頭髮長度從來不超過一英寸,他的書包背帶總是放得很長。我們坐公車上下學的時候,我很喜歡站在他旁邊,拉著他的書包背帶。他站得穩,我就不會跌倒。我覺得跟鮑比在一起,不管在哪裡都會感到安心,好像誰也沒有理由不信任他。

我們小學六年都在同一個學校,雖然沒有一直同班,後來卻經常坐同一班公車回家。有時候,我站在鮑比身邊,拉著他的書包背帶,會想像他長大的樣子,想像他在哪裡工作。小時候,我們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這沒關係,煩人的是老師非要我們寫一些關於自己的抱負和志向的作文。

「我沒有特別想做的事情。我想了半天,實在想不出來。我只覺得心裡面有東西在滾動,熱熱的,不知道是什麼,也不知道它想幹什麼。後來我只好隨便編,說自己想當軍人。其實我最討厭打仗了。」鮑比交卷以後才對我說。

我拉拉他的書包背帶,表示理解。鮑比連蒼蠅和蚊子都不願意打,怎麼會想持槍嘛!我想,鮑比和我一樣,想成為一個「愛」人。假如愛可以是志向,也可以是職業,我們就是同行。不過,難道有人真的想要比愛更好的東西嗎?除了愛,就沒有更好的東西了。

我在約好的餐廳等鮑比,想著過去的時光,心裡除了甜蜜,還帶點激動。我很期待和鮑比重逢,也很期待見見他的朋友。

終於,鮑比來了,卻是一個人。

「我以為你會帶你的朋友來呢!」我很驚訝。

「哦,不太方便。」鮑比說著,拿出手帕擦擦汗。他還和小時候一樣,每天帶著手帕。「我慢慢跟你講。」

鮑比小時候經常說:「我的東西都是你的,全部都是。」我迫不及待地想分享他的經歷和感受,這些都是我的。

鮑比喝了一口水,深呼吸之後,開始敘述:「我叫他『阿鳴』,這個名字來自蜂鳥(Hummingbird)減去他發不出來的『H』音。」鮑比笑說:「他覺得自己是一隻蜂鳥。」

我曾聽說,在美洲原住民的文化中,蜂鳥具有療癒功能,並且能帶來愛情和喜悅。若是蜂鳥降臨在鮑比的身邊,一定是件好事。

鮑比說的事情,在旁人眼裡大概顯得很奇怪。但是他對我有足夠的信任,知道我不會嘲笑他。

「他什麼都告訴我。」鮑比說。

「很好啊!」能毫無保留地把一切都告訴別人,肯定是一種美好的感覺。我想,任何人都可以找到羨慕阿鳴的理由。

「不過我有你啊! 」鮑比眼睛一亮。「我什麼都會告訴你。」

「你們怎麼認識的呢?」我問。

「記得多年前發生在我家附近的那個地震嗎?有一個村莊被震塌了,我有一個叔叔住在那裡。我去找他,發現他沒事,但是回家的時候,有個孩子一直跟著我。我回頭看,他揮舞著雙手,像是在學鳥飛翔。我問他名字,他搖搖頭。我問他父母在哪裡,他也搖搖頭。我問他住哪裡,他繼續搖頭。他一直跟著我跟到家裡,我媽居然很喜歡他,說這個孩子經常笑真好,就留下他了。我家的人都不笑的,舅舅和阿姨們一個比一個嚴肅,我媽是他們兄弟姊妹中最和藹可親的。我問這個孩子為什麼喜歡舞動雙手,他說他是一隻鳥。我說揮得那麼快很像蜂鳥,他說那我就是蜂鳥(沒說出H音)。從此我就叫他阿鳴。」

「你每天被蜂鳥圍繞,好像一朵花啊!」我這麼說,鮑比臉紅了。他還是很容易臉紅。

「跟阿鳴在一起,是很甜蜜的感覺。他每天都為我帶來驚喜。」(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