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77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落的聲音(五八)

哈蓓一愣,隨即說:「所以詩人才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我是從來沒開始,你是半途自我了斷,咱倆算殊途同歸吧!」

哈蓓話音一落,我們對望一眼,眼睛都有點紅了。

「嗯,處理好孩子,確實也就無所謂了。我同意社會學家的講法,糟糕的婚姻關係給孩子帶來的傷害比離婚更大。」哈蓓顯然在寬慰我。

「還是時代不同了。家庭的解體給孩子帶來的負面影響已可降到很低。我和孩子她爸談下來的是一人管她一周,好在住得近,這也是孩子的意願。他後來再婚,女兒跟那太太帶來的兩個孩子也處得很好,性格非常陽光。」說著,我從iPhone裡翻出女兒的照片,遞給哈蓓:「這是潔西卡。」

哈蓓接過iPhone,盯著潔西卡的照片看,像在辨認著什麼。好一會兒才遞回給我,表情有點落寞地說:「混血兒確實是漂亮。一看就很聰明乖巧,喜歡學什麼呢?」

我收回手機說:「在柏克萊念生物,馬上就要大四了。將來想學醫,唉,廣東話講的,女大女世界,隨她了。」

哈蓓聽得很認真,點頭說:「多好啊!有男朋友了嗎?」

我搖搖頭:「有個交往的男生,是不是要結婚的男朋友,就不知道了。」

「現在的孩子哪有早早定終身的。是華人孩子嗎?」哈蓓好奇地問。

我搖頭:「是華人倒好了。」

「你自己也沒嫁華人啊!」(五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