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77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魂斷堪薩斯(四)

萬萬沒有想到,少佳走後不久,一場春季的暴風雪突如其來──為了保護牛群,強曉方從幾十里外的草地,驅趕著牛群返回圍場。他奮力將牛群一頭不落地攏進牛圈,關上圈門後,他又擔心圈門會被暴風雪颳開,隨即抽出自己的皮帶,將圈門緊緊紮牢。

這時候,他已耗盡生命中的最後一點兒氣力;喊不出聲、邁不開步。只好趴在圈門上歇息,就這樣凍死在冰天雪地裡。

當人們發現強曉方時,他僵直的身體依舊保持著伏門而息的姿態。他被這場早春的暴風雪,吞噬掉年輕的生命。

安葬那一天,從四面八方趕來送別的同學、知青戰友和當地牧民,默默地圍攏到曉方過世的圍欄旁邊──其其格在欄杆上掛滿了白色的綢帶,寄託著草原人對曉方的哀思。看著隨風飄揚的潔白素帶,人們飽經風霜的臉上全都撲簌簌落下了眼淚。

幾天後,少佳從上海趕回牧場。他牽著雪青馬,站在草原上強曉方孤零零的墳前,失聲痛哭。他們從中學到牧區,十年來患難與共。現如今曉方走了,雪青馬懸空的馬鞍彷彿時刻都在等待著自己主人的歸來。

經過伯父的積極斡旋與奔走,劉少佳以繼承財產為由,辦理赴美手續。然而世事難料,這竟用去兩年時間,直到1977年他才成行。此時他二十八歲,女兒已滿周歲。

在他飛往美國時,鄧莉已落實知青政策返回上海,借住在岳母所在弄堂的亭子間裡,期盼著少佳學業有成、全家團聚。(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