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77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豌豆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香山車站的老站長回到家時,女兒寧靜已經在廚房忙碌著。爸,寧靜在廚房內大喊,你到阿桑那裡幫我買把豌豆,東尼喜歡吃豌豆。

豌豆?為什麼是豌豆?他們家一向很少吃豌豆。事實上,自從寧靜的媽媽十幾年前過世後,他們就沒吃過豌豆了。不過寧靜的媽媽倒是喜歡吃豌豆的。

你怎麼還站在這裡?寧靜從廚房走出來,濕淋淋的雙手在圍裙上不停擦拭著。東尼馬上就到了,你幫幫忙好不好?寧靜說。老站長看了女兒一眼,勉強擠出笑容。他走到門口,拿起衣架上的站長帽,正準備戴上,寧靜靠上來,奪下他的帽子。爸,下班了好不好,不要再戴這頂破帽子了。寧靜說,襯衫我幫你燙好了,趕快回來換上,東尼馬上就到了。

直到騎在單車上,老站長還是不懂為什麼寧靜一定要煮豌豆。老站長知道有人喜歡吃鴿子、有人喜歡吃水蛙,因為這些人寧靜都交往過。而寧靜的前夫,那個守海防的,則喜歡吃薑母鴨。但是豌豆?……什麼樣的男人會喜歡吃豌豆呢?老站長從不認識喜歡吃豌豆的男人,他覺得他寧可相信一個喜歡吃蛇肉的男人。

寧靜取出青椒、紅椒和黃椒,細細地切絲。東尼第一次到家裡來作客,她想為他做點特別的東西。她翻閱《西洋菜一百種》,牛肉派、燉牡蠣、蕃茄香腸碎肉都不管用,因為東尼吃素。

想到吃素,她又把食譜翻回有青椒、紅椒、黃椒那頁,裡面寫用牛油煎,牛油可以用嗎?這難倒了寧靜。她不知道東尼是不是吃全素。那麼蛋黃?魚露?乳酪?鮭魚卵?最後寧靜嘆一口氣說,做塔塔醬沾薯餅吧!

菜攤的阿桑,對老站長搖搖頭說,沒有豌豆賣了,去黃昏市場試試看吧!老站長又騎上車,趕往鐵橋另一岸的黃昏市場。這趟路途並不近,單車上的他開始冒汗了。他知道以寧靜的年紀,要交往合適的對象,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煮豌豆有幫助嗎?才想著,單車的鏈條突然鬆脫了,老站長整個人撲倒在地。他慢慢站起來,拍拍制服的塵土,還好除了手肘和膝蓋擦傷外,並無大礙。但修單車卻是件傷腦筋的事,老站長蹲下身來,安裝他的鏈條。

寧靜的酸黃瓜不切了,因為她發現自己前額有根白髮。她跑進浴室照鏡子,該死,白頭髮不只一根。她早該染的,如果不是為了燙她爸爸的襯衫。寧靜跑到客廳看掛鐘,快六點了。但也許還來得及,如果老爸回來幫她把蘑菇灑上麵包屑,放進烤箱就好。不過他不應該早到家了嗎?不過才兩條街外……可寧靜沒時間多想,她跑回浴室,從櫃子取出露華濃髮膏,把染髮劑擠在梳子上,對著鏡子,迅速地從髮鬢兩側開始梳染。

單車終於修好了,老站長滿手黑黑的油汙。等到他趕到市場時,菜販們準備收攤了。豌豆?今天沒進。玉米要不要?三支算你十塊就好。不然包心菜啦?有夠漂亮,打算晚飯自己煮的。老站長搖搖頭。一定要豌豆才可以?菜販不解地看著泥人似的老站長,那你只能去大賣場買冷凍的。

寧靜包著浴帽,打開半遮的大門張望。才買一把豌豆,他去了一個多小時。就算是步行去,不也早該到家,連豌豆都剝好了?不應該會出什麼意外的,這附近誰不認得他,要發生事,早有人來通報了。

寧靜把大門「砰」地關上,她爸壓根不想見東尼。寧靜邊剁著紅色萵苣,邊恨恨想著。他討厭任何一個她帶回家的人,雖然他沒說什麼,但從他看他們啃鴿子或嚼蛙腿的眼神,她就瞭了。但東尼……他和媽媽一樣喜歡吃豌豆啊!她故意叫他去買豌豆的,她希望老爸因此對東尼有好感。

紅色萵苣在砧板上四處紛飛。不會!他不會對任何人有好感的!他根本不希望她再嫁出去,他希望她留在這個家,一輩子照顧他。這個自私的老頭!門口好像有什麼動靜,寧靜三步併作兩步,衝到門口,打開門喊爸──天啊!是東尼!寧靜倒抽一口氣。東尼抱著一束鮮花,靦腆地說,抱歉,來早了,本來想在門口晃晃。進來吧,沒關係,寧靜說。然後她發覺自己還戴著浴帽……「砰」一聲,寧靜把東尼關在門外。

天色已經暗了,老站長拎著一包冷凍豌豆,慢慢騎著單車回家。他心裡急,但只能慢慢騎,因為他不想單車再脫鏈了。經過大鐵橋時,家家戶戶的燈都亮了。儘管他汗流浹背,但雙腿還是只能慢慢地蹬。回家後,有時間沖個澡嗎?不然打死他都不願換上那件硬邦邦的白襯衫。對啊!為什麼寧靜每次約會,他就必須穿那件白襯衫?為什麼他活到這把年紀,還要被規定穿這穿那?為什麼他必須陪東尼吃碗豆呢?唉!老站長嘆口氣,寧靜為什麼不趕快嫁出去?

寧靜對坐立不安的東尼說:我爸知道你喜歡吃豌豆,特別跑出去替你買。寧靜摸摸頭髮,當然她的浴帽已經摘下來了。豌豆?東尼疑惑地說,我喜歡吃豌豆?那天在插花教室,寧靜說,你不是說蔬菜的顏色和香味,是一般花朵比不上的,還特別發給大家一把豌豆?

是豌豆花,東尼說。

寧靜看了東尼一眼,好吧,豌豆花,寧靜說,怎麼?你現在不喜歡吃豌豆了?我沒有說不喜歡吃豌豆,東尼急著辯解,那天妳說妳媽媽喜歡吃豌豆,我說怎麼那麼巧,我剛好買了豌豆花給大家──所以,寧靜打斷他,你到底喜不喜歡吃豌豆?

我……東尼的話沒說完,老站長推門進來了。爸?寧靜站起來。東尼站起來。老站長什麼話也沒說,把一包冷凍豌豆遞給寧靜。

寧靜看著她爸爸,看他摔得滿身傷、看著他額頭的汗。許久,寧靜哽咽地說,對不起,東尼不喜歡吃豌豆。老站長看著東尼。東尼低下頭去,東尼終於承認,他說:我不喜歡吃豌豆,對不起!老站長的目光回到女兒寧靜的身上。他很久沒有這樣看過他的女兒,她的側臉真的長得很像她的媽媽。我喜歡吃,老站長說。寧靜和東尼不約而同,抬頭看老站長。

我喜歡吃豌豆,老站長又說了一次。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