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52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發餅舊事

日前回顧與發餅有關的舊事,真是傷心至極。如果在天有靈,我一定要去大超市,買上一斤最好的鐵盒裝禮品餅乾,在媽媽墳塋前跪拜,並大聲呼喚:「媽媽,兒子給您送餅乾來了!」可是,只有在夢中蒼天有應,那已是淚雨汩汩了。

一九八一年,媽媽八十歲,已中風癱瘓臥床了。白天我和妻子要上班,擔心媽媽餓了,我們就經常在她枕旁放些發餅。後來,我發現那發餅沒動,我問媽媽怎麼不吃?她很煩燥地說:「怎麼總是吃這破發餅啊!買點餅乾也好嘛!」我聽了,心像針扎一樣。

當年城裡還沒有賣餅乾,發餅要憑糧冊到糧店買,一斤發餅扣一斤糧指標,一角六分錢一斤,如果不是家裡有病人,誰又捨得扣糧買發餅?

那時的發餅表面呈灰黃色,口感很粗糙,有一丁點兒糖精的甜味。媽媽說的「破」發餅,也許就是破在不好吃。我想自己給媽媽做點可口的麵餅,可是買不到麵粉、白糖。

有時糧冊搭配紅薯,我就用擂缽把米擂爛,拌進煮熟的紅薯,放點鹽、蔥,給媽媽做紅薯粑粑。

一九八二年,失散三十多年的叔叔通過僑聯,好不容易找到我父親,在美國與我們取得了通信,以後,叔叔常給我家寄來美元。那時我們用外匯兌換券買些麵粉,給媽媽做些餃子和小糕點,但還是替代不了能放在床頭的餅乾,可以隨時吃。

那時我們住在湖南邵陽市,一個又名「寶慶府」的古城,物資歷來豐富,而我走遍城內大街小巷商鋪,唯獨就是沒有見到餅乾。

為了媽媽能吃到餅乾的心願,我經常趁去北京開會的機會,四處尋找賣餅乾的副食品商店。一九八四年,一次在北京開完會,同伴們大多是上街買衣鞋、觀光,而我專程逛街找餅乾,但不知什麼原因,就是找不到有店家在賣。

最後在王府井大街旁的一條小街上,我偶爾發現有家店鋪賣餅乾,有方形圓形的混在一起,我買了兩斤。回家後,第一件大事就是給媽媽餅乾。媽媽高興地拿起一塊,慢慢品味,還不停地問我是在哪裡買到的。

那些年,我也常出差長沙,依然是難於找到餅乾。有人指點,說去五一路大商店。我到過幾家,發現有鐵皮盒裝著的餅乾,盒內餅乾不多,價格太貴,當時我算了算,一盒二百五十克的盒裝餅乾要八元,相當買十二斤多豬肉,真是吃不起。我又走向一家友誼商場看看,門衛攔著問:「有券嗎?」我掏出外匯券給門衛看了看。在亮光光的商場裡,令我更是望而生畏,印著洋文的、花花綠綠的鐵皮盒餅乾,我們工薪族哪裡捨得買。

不忘初心,歲月眨眼幾十年,媽媽一九八五年去世後,副食品商店才慢慢有了各種口味的餅乾,僅曲奇餅乾鐵盒裝的就有正方形、長方形、圓形、橢圓等;即使是當年的那種發餅,也換了全新面孔,有牛奶、巧克力、水果、香草等口味。於是,發餅舊事的歷史,從此寫進了媽媽所在的天堂史冊。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