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452/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先生一滴淚 歷史一座碑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巫寧坤先生走了。與國內友人談起,他們不知巫是何方神聖,當然,更不知「一滴淚」了,此書未曾在國內出版過。

巫寧坤是在一九五一年應友人邀請,放棄在美的博士學業,回燕京大學(北大前身)任教的。當時,到舊金山碼頭送行的,有他的芝加哥大學同窗、後來獲諾貝爾獎的李政道。揮別之際,巫曾問李,何不歸去,一同為建設新中國效力?李答,他不想被洗腦。巫寧坤說,他當時不知道李所說的「洗腦」是什麼意思。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從接受思想改造,到被打成右派,再到文化大革命的「戰鬥洗禮」,巫寧坤歷盡磨難,被批鬥、監禁,下放到荒無人煙的深山農場勞動改造。何止洗腦,更有肉體的折磨和摧殘。他本可能與同時代無數知識分子一樣,俏然無息死於饑餓貧困,自生自滅,但他卻頑強地活了下來。不僅活下來,還用他的一支筆,紀錄下「我歸來,我受難,我倖存」所經歷的一切,以及所思所感。

如先生自己所言,在那個荒唐的時代和非人的環境中,能活下來已是僥倖,他就曾親手掩埋過在勞改農場中接受改造被餓死的一位同伴。然而,先生能活下來,更是民族的幸運;他個人遭遇的一切,或只是滄海一滴淚,但這滴淚,映照和紀錄了國家與民族的苦難歷史。

尤其是,巫寧坤及其一家人以生死與血淚親歷的那一頁,似乎還沒有完全揭過去。

去年底,一些大學錄取新生時,竟要求對考生「政治審查」,一時輿論嘩然,也讓家長憂心忡忡。政審曾是文革最重要「標誌」,何以會死灰復燃?

國內基督教堂上的十字架,早已不被允許,近傳佛教寺院也被改造,佛堂掛國旗,和尚學政府文件。有兩千歷史的石家莊旃檀古寺和西安大阿彌陀佛寺,甚至遭到拆除、整改命運。

還有,唱紅色歌曲,抵制聖誕節等西方節日,教科書刪除「上帝」「基督」「聖經」字眼,官媒宣傳「紅色基因」,中小學生穿軍裝,扮演文革「紅衛兵」和「紅小兵」,糾鬥「地富反壞右」。

文革沉渣,不一而足……,一場悲劇,如今卻不時以鬧劇的形式重現。

文革結束時,巫寧坤被落實政策從外地返京,恰逢李政道訪華,受到國家領導人接見。老友重聚,但已找不到太多話題。巫事後感慨,如當年兩人做出不同的選擇,今天會有怎樣的結局?

人生無法重新來過。但巫寧坤先生應可無憾,他留下一部不朽巨作,以親身經歷為大時代留下見證。先生「一滴淚」,歷史一座碑。

願先生一路好走!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