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37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懷念馮校長(上)

我一九五五年上海華東師大畢業,支援西北,分派去陝北米脂中學。來到學校,我看到校門上方寫著「陝甘寧邊區米脂中學」幾個大字,心情振奮,感到自己從遙遠的江南來到革命老區,是此生大事,就像抗戰時一些熱血青年去延安一樣。

報到後去見馮校長,他穿著灰布外衣,外面披著狗皮領的外套,是陝北老年人的典型著裝,因為陝北屬於沙漠地區的大陸性氣候,早晚和夜間寒冷,人們「早穿棉襖午穿紗,圍著火爐吃西瓜」。

馮校長的年齡比我父母還大,他表示歡迎我從上海來老區工作,交代我要逐步適應這裡生活環境,他安排我和一位五十來歲的張老師合住一個窯洞。

很快我了解到,這裡雖是革命老區,但生活條件艱苦,氣候不佳,十年九旱,公路上運救濟糧的卡車終年日夜不斷。派到這裡來的幹部實行「只進不出」,也就是只能調進來,不許調出去。

不久,學校舉行開學典禮,馮校長要我代表當年新到來的十來名新老師講話,為什麼選我?我想一是我從上海來,路程最遠,其他人大部分來自西安;二是我一來就表現積極,教課學生反映好。我在講話中說,來到陝北感到光榮,一定好好工作等等。

慢慢我聽人介紹,馮校長是老革命,早年畢業於榆林中學,那是陝北的啟蒙中心之一,他是學校裡傑出的學生,畢業後他去青島大學進一步深造,回來投身革命,一直在教育單位工作,現在是米脂縣委委員。我當時還不明白縣委委員是什麼職位,有老師告訴我,縣裡的大事就是由七、八位委員討論決定,可見權力很大。

馮校長身材瘦削,身邊就他一人,他話不多,聲音也是輕輕的,但言語親切幽默,點到為止,我從沒有見他厲聲對人。有一段時間,上級強調備課要寫出教案,要來檢查。我們的工會主席地理高老師,年近五十,教學多年,初高中地理他爛熟在胸,他從來不寫教案,上課就是拿著一本老舊的教本,有時忘了上節課講到哪裡,就問學生,然後接著侃侃而談。在布置教案檢查時,馮校長也只是微笑著對高老師示意,要他注意上級檢查的人要來了,兩人相對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們的食堂也在窯洞裡,圓桌邊擺著凳子,但陝北老同志都是從小習慣捧著碗靠著牆,蹲在地上吃;所以即使坐凳子,仍按老習慣蹲在凳子上吃。馮校長有時也和大家一樣,邊吃邊拉話,關係親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