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237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那年阿忠來看我

作者弟弟帶著阿忠和侄女侄兒來看母親時拍下這張照片。 作者弟弟帶著阿忠和侄女侄兒來看母親時拍下這張照片。

這張二十多年前的照片是當年住南加州的弟弟帶著「阿忠」和侄女侄兒來看母親時,在我們家後院照的。記得那天阿忠在後院跑上跑下,還跌進了游泳池。弟弟和侄兒趕快下去營救,深怕那大塊頭因為驚慌失措而溺水。

阿忠是一隻大麥町(斑點狗),當年侄女侄兒在上小學時,只有與他們同住的母親總是在家陪伴牠。弟妹常為生意去台灣,弟弟為銷售常跑外州。因為如此,他們家裡一直都有養寵物,以便讓孩子們更有伴。

侄兒在他的倉鼠走後,提出了要養狗。因為他看到一張他三歲時在台灣和一隻小黑狗的合照。不久,弟弟有一位客戶的朋友要出售他們剛出生的小狗,說是有血統證明書的。弟弟付了五百元把阿忠帶回家,母親看到牠說牠好可愛,像極了「一○一忠狗」電影中那些狗明星。

母親自此負起了餵養和照顧牠的責任,更有趣的是她竟然培養出了一個嗜好,就是常常計算和記錄牠身上的斑點。

不出母親所料,阿忠的體型愈來愈大,好動的個性已經讓牠無法再乖乖地伏在母親旁邊讓她數斑點。雖然阿忠上了訓練班,但三不五時還是會有脫序的演出,像是咬壞冷氣機的管線、趁人不注意時趴上飯桌吃掉盤中的雞腿等。對於母親的吆喝,牠只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她,或拔腿就跑,有時還爬上樓躲到侄兒的房間。每次我們去弟弟家看望母親,她總是又氣又愛地述說牠的趣事。

母親在搬來北加州與我們同住後,蒔花弄草和玩撲克牌接龍成了她平靜生活的重心,直到那一天弟弟和侄女侄兒帶著阿忠出現在我們家門前。牠又蹦又跳,左撲右抓的行為,又讓母親在那兩日恢復了她的大嗓門。看到這張相見歡的照片,深深感受到了他們之間那份濃濃的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