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091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新聞好好看

練書法養生

那年北加州籌組北一女校友會,我是創會理事長,為年刊取名叫《綠緣》,紀念那段青春靈動的綠園情緣。刊頭的題字也是我去求來的,兒童文學家嚴友梅阿姨的先生陳風是書法家,我們到他府上請他為北一女校友會題字,那兩個字筆勢剛健俊美灑脫,一直沿用至今。那時陳先生已經九十歲,我們靜聽友梅阿姨說陳先生高壽是因為寫書法。好些同學因此躍躍欲試,有興趣組織書法班,提及小時候讀過「寫完一缸水的故事」,有鼓勵作用,任何時候開始都不算晚,正巧有位剛移民來美的書法家,願意收學生,同學們就有了一起修身養性練筆,一起欣賞特有的中華藝術——書法的機會。

這位老師除了教寫字之外,特愛聊天說些有關書法的趣事。他強調自古就有「壽從筆端來」的說法,一般人壽命平均只有四十歲的時代,書法家們的壽命卻有八十歲,柳公權活到八十八歲,齊白石九十四歲,于右任八十六歲,劉海粟九十九歲,趙樸初九十三歲。因為書法能養神練意,專心時一切雜念全拋之九霄雲外,這種身心投入,其作用相當於練氣功、打太極,還能有作品留下,何樂不為?宋代詩人陸遊曾說:「一笑玩筆硯,病體為之輕。」練習書法,筆下生力,墨裡增神,有利強體健身,更可調節心態,使情緒穩定。從寫的字可以看出心情好壞,「喜則氣和而字舒,怒則氣粗而字險,哀則氣鬱而字斂」,故有人說道:「洗筆調墨四體鬆,預想字形神思凝。神氣貫注全息動,賞心悅目樂無窮。」

老師也提及大書法家間都有雅量接受指正,如宋代四大家的蘇軾與黃庭堅,他們一向被認為腕中有神、飽滿強勁、筆走龍蛇。但在互評時東坡認為黃庭堅的作品:「字雖清勁,然筆勢有時太瘦,幾如樹梢掛蛇。」黃庭堅則說:「您的字我不敢妄加評說,但有時覺得肥扁,就像被壓在石頭底下的蛤蟆。」這則趣聞增加了我們學習書法的樂趣。

有些人功底欠缺,也沒耐心沒時間勤奮練習,不好好臨帖,就用創新來搪塞一番,玩起鬼畫符和天書,說是在書法中發掘抽象藝術,草書反正都看不懂,就寫起「狂草」吧。老師不以為然,認為所謂書法者:筆法、章法、結字之法,現今的書法醜書橫行,是因為有人淺功博大名,要當他的學生就得下工夫好好練字,和養生一樣,寫字沒有捷徑可走。

學書法的另一好處是多認各種字體,不至於常常念錯招牌,把草書的「山東博物館」看成「山東情婦館」;「賓至如歸」讀成「婦女之寶」;「勤能補拙」變成「杜甫能動」;用篆體寫的「大道無為」看成「采藥超人」;「牛軋糖」看成「出軌糖」;「貢茶」讀成「貢榮」;「茶湯會」看成「榮湯會」等等。這些不知是因為寫得太藝術而無法分辨?還是文化程度太差而認錯字?

(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