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090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峇里島的猴子

峇里島上的猴子在廟裡自在生活。(朱晨.圖片提供) 峇里島上的猴子在廟裡自在生活。(朱晨.圖片提供)
帶著小猴的母猴,心滿意足。(朱晨.圖片提供) 帶著小猴的母猴,心滿意足。(朱晨.圖片提供)

去峇里島旅遊之前,腦子裡充滿的畫面是金色的沙灘、壯麗的落日和浪漫的婚禮聖地。沒想到,在峇里島玩了一個星期之後,印象最深的是峇里島的印度教神廟和廟裡的那些猴子。

先生早就告訴我,儘管印尼擁有世界上最多的穆斯林人口,峇里島卻是以印度教教徒為主。我們一出機場,就看到了一個黑色磚砌的神廟遺址,禁不住驚呼讚嘆。司機卻笑嘻嘻地告訴我們:「遊客們第一次看到,反應都跟你們一樣,以後就不稀奇了。每個廟都差不多。」

我們住在庫塔海灘的海景酒店,不遠就是峇里島神廟典型的兩扇空門,門中鑲嵌的是無敵海景,讓人聯想到以阿貢山為背景的峇里島標誌性建築「天空之門」。而乘網約車在堵車嚴重的城裡慢慢前行,唯一的消遣就是看各種各樣的神廟、神塔和神壇了。司機介紹,峇里島印度教教徒非常虔誠,家裡都要有個供奉神的地方。如果財力豐厚,就造個神廟;即使家徒四壁,也要搭個神龕。神像上總是圍一條黑白格子的布——黑,象徵黑暗、邪惡;白,象徵光明、純潔。而正邪的對立,本來就是所有宗教永恆的主題。相對其他宗教來說,這兒的供奉是用心而不是用錢,每天早上,會看到民家的女孩在水池上用花瓣拼出美麗的圖案,或者採擷花朵和水果供在神前,並點上一支特有的熏香。

印度教的神話傳說裡,有猴王哈努曼。陳寅恪先生曾經考證說它就是孫悟空的原型,所以有很多廟供養猴子。我們到峇里的舊都烏布遊玩,第一站就是猴子森林。來之前我們並沒有做什麼功課,以為這兒的猴子就是和峨嵋山的一樣,只是喜歡搗蛋而已,只要不穿色彩鮮豔的服裝、不餵食、不直視就相安無事。而在此地,進入猴子統治的領域之前,工作人員堅決要求先生把背包側袋裡的水瓶和防曬霜放入後袋,拉好拉鍊,再把拉鍊的兩個扣子繫起來。

我們覺得有點防範過度,不過總是小心為上。我們輕手輕腳地步入了猴子森林。

進入森林是一段木道,我們馬上就被優美寧靜的自然環境吸引。木道盡頭是乾淨整齊的磚道,兩邊是高大的熱帶樹,讓人覺得清涼宜人,彷彿從三伏天一腳步入四季如春的仙境。不久我們就看到了猴子,個子比我在中國看到的小得多,毛色也更深,頭上翹著一撮毛,並不讓人覺得可怕或者討厭。但是,這些猴子也不像寵物一般討人喜歡,牠們就是這自然的一部分,自由自在,似乎對人類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

森林裡有幾座神廟和雕塑,和我們在別處看到的大同小異,我們轉了一圈,覺得還是觀察猴子比較有意思。忽然,我聽到前面有一群猴子興奮喧譁的聲音,連忙和其他遊客一起趕過去探查。原來是工作人員在餵食猴子。他們用鋒利的砍刀把芭蕉斬成小段,猴子們會撿起芭蕉,靈活地剝去外皮,三口兩口吃掉裡面的肉。然後工作人員取出玉米棒子,把玉米粒削下來,把玉米芯扔在地下。我發現只有少數猴子有耐心撮起指尖去撿拾小小的灑落在磚地上和磚縫間的玉米粒。倒是有個子大、力氣壯的大猴子,搶到了玉米芯,有滋有味地啃著剩下的玉米粒。

再抬頭,發現樹枝上和垂下的藤條上還有無數的猴子,跳上跳下,攀來爬去,一刻不停。想到了著名作家吉卜林在《叢林故事》裡寫到的猴子們,腦子不賴,但是一會兒一個主意,一團散沙,成不了大事。他不愧是在印度長大的,看來對於這種動物瞭解得很深入。

先生以前沒有和猴子近距離互動,看著樣樣新鮮,不時舉起他的單眼相機拍照。事先他怕猴子搶奪他這個寶貝,將相機固定在了背包上。我們最愛看猴子的親子時刻——一隻母猴懷裡抱著她的娃娃,兩個都是心滿意足的模樣;一隻小猴子抱住媽媽的肚子,就像搭上了快車,飛快地穿過道路——真是目不暇接。

最後,先生放鬆了戒心,蹲下來打算給一隻離得很近的猴子拍特寫。沒想到,一隻猴子從後面悄無聲息地竄出來,一躍跳上他的背,趴在他的背包上,左爪靈活地伸進了背包的側袋!我連忙出聲示警,先生居然沒有察覺。等到發現不對,連忙甩著背包站起來,好在這猴子膽子不大,連忙跳下地匆匆逃走。經過這一場虛驚,我們不敢久留,折轉回去了。

走前,工作人員笑著告訴我們,這兒的猴子常年和人打交道,頗為友好,就是貪吃貪玩,愛掏口袋,我們聽後哭笑不得。當他們聽說我們第二天要去烏魯瓦圖神廟,馬上正色告誡我們,那裡的猴子可野多了,千萬不要得罪。

有了這次教訓,我們第二天進入神廟旁邊的懸崖景觀小道之前就收拾好了行裝。這個地方和猴子森林截然不同,道窄、樹稀,時時聽到旅客的驚叫。我和先生起先跟了一群印尼人一起走,其中有個男孩非常頑劣,發出陣陣怪聲逗猴子。而猴子也不是好惹的,群起反擊,一時相當熱鬧。我想稍微落後一點,避開風頭,沒想到反而成了猴子的目標。據先生說,我當時緊張異常,只顧看前面的路,沒注意到一隻很大的老猴子早就盯上了我,從樹頂飛速竄下來,落到我身後。我還沒有回過神來,牠就一把扯住了我的紗龍,我大驚失色,想趕快脫身。沒料到這老猴子成了精,牠是聲東擊西,目標是我的那個斜挎著的紅色小包。眼看牠一把抓住包帶就要搶走,幸好我是過肩背,沒有給牠扯去。但是這老猴子真是膽大包天,一擊不中,居然還是緊拽著不放,而且眼睛死盯著我,目露凶光,我嚇得腿都軟了。先生一直在出聲警告,終於我們一起把牠踢開,趕上大部隊,才擺脫了糾纏。接下來的路,我再也不敢掉隊,聯想到的是《水滸傳》中的景陽崗,恨不得有十七、八人手持棍棒護衛才放心。

經過這兩次與猴子的「親密接觸」後,我有幾點心得:一是「倉廩實而知禮節」,猴子森林的居民們有人餵養照顧,顯然對我們友好禮貌得多;二是占有欲不僅人有之,猴子也一樣。猴子看見我的漂亮包包就想據為己有,看到先生的背包側袋第一反應就是去掏東西。動物且如此,人怎麼可能做到大公無私?最後一點是提醒自己,最大的危險往往是未知的、從看不見的地方來的,守望相助才能大家保全。

(寄自華盛頓州)

啃玉米芯的大猴子。(朱晨.圖片提供) 啃玉米芯的大猴子。(朱晨.圖片提供)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