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089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泡游泳池消暑

上世紀五○年代,我上小學四年級的那年夏天,老師鼓勵我們到兒童游泳池去游泳。當時天津盛夏的氣溫高達攝氏三十五度,烈日下的露天游泳池裡人滿為患,用當時的說法是:「簡直就像下餃子一樣!」但一池碧水仍給我清涼舒服的感覺。我從未學過游泳,一開始只敢在水剛沒過膝蓋的淺水池裡玩,看著別人的樣子學漂浮、學蛙泳,玩得不亦樂乎。

值得高興的還有,每次游泳母親都獎勵我一角錢和一個涼饅頭。用五分錢買游泳池的門票,餘下的五分可以自行處理。去時,我用三分錢買一根冰棍;回時,再兩分錢買一塊炸臭豆腐乾兒夾在饅頭裡,解饞又解乏。這樣奢侈的日子不可多得,一共也沒去過多少次,卻至今記憶猶新。

考慮到兒童游泳池每天需要五分錢門票,暑假兩個月需要三元錢,才能堅持每天游泳。很多學生家長不一定能負擔得起這筆費用,於是第二年暑假,學校給高年級學生辦了成人游泳池的月卡,四角錢的游泳卡可以從七月初用到八月底,但是每天只能在上午十點以前游。因為早上的時間段成年人上班,游泳池沒人,我們小學生才得到這個優惠價。那個游泳池離我家很近,我幾乎每天去游。八月中旬氣溫驟降,跳進泳池時冷得發抖,膝蓋疼痛難忍,有時回家還抱著膝蓋直哭,也從此落下了關節炎的病根。不久後我們搬家,從此遠離游泳池。多年無緣游泳,卻從未忘記令我著迷的游泳池。

直到走進大學校門又見游泳池。因為暑假不在學校,游泳的機會少之又少。北京用的是地下水,游泳池的水溫經常只有十七度,得太陽曬好幾天才會升溫到二十度。難得的游泳機會又常因水溫過低而作罷。

之後的歲月,儘管在柳江沿岸和長江邊生活多年,但因工作和家務繁忙,游泳的紀錄幾乎一片空白。只能站在江邊和大橋上,望著兩岸山林,江上千帆競渡。

直到2012年搬進美國的老人公寓,生活又向我敞開另一扇大門。離公寓不遠處有座健身中心。步行加公車,半小時可以抵達。熱心的鄰居把我領進門並辦好會員卡。中心有多項健身項目,但只有游泳是我的最愛。多年夢寐以求的游泳又重新納入我的日常生活。

初到健身中心時,每次下水游一兩百米,就不得不停下休息。堅持幾年,不斷努力,身體狀況漸漸改善,耐力也隨之增加。七十歲那年我創造了自己有史以來的最好水準——三十八分鐘連續游一千米。現在,我不講姿勢、不求速度,下水連續游四十分鐘,每天欣然而至,快樂而歸。(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