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5069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都不知藥在哪裏

每個周末都有示威,一示威就有警民衝突,警民衝突一定有新聞追蹤幾天,接下去又到周末,又有示威,示威又有警民衝突。這麼一來,只要打開電視新聞,新聞就是示威新聞,必有催淚煙,必有尖叫聲,必有頭破血流。連續不斷。

情緒再穩定的人,天天看這樣的新聞也會情緒低落。就像這天,下午打開電視機看新聞,看著看著,人便浮躁起來、坐立不安,連忙換衣穿鞋,也不顧33℃的高溫,開車去了中環,在海邊長廊走走,流一身汗,心情才平復一點。

我已是見慣政治大風大浪的人,在「火紅的年代」成長,見盡政治可厭之處,看透人性醜惡地方,本以為已經對政治激情免疫,但結果還是會心浮氣躁。這也就可以想像許多從未經此大風大浪的香港朋友,在如今形勢之下是何等低落沮喪。

但最荒謬的還是製造了這一場危機的人,卻毫無積極解決困局的動靜,似乎也沒有甚麼新思維,只以為出來喊兩句「香港經濟滑坡」就可令頭腦發熱的香港人回心轉意,自己還跑去內地大談「大灣區經濟前景」。然而,香港這個爛攤子到底如何收拾?這才是真正叫香港人沮喪的地方,民心浮躁,皆因此來,那又豈是廣東公安在深圳「亮劍」可以定得下來的?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