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846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一枝獨秀

三十多年前,剛從台灣移居美國的時候,很幸運地在美國的中部小鎮奧瑪哈一家銀行找到一份櫃台員的工作。

八○年代,東方移民沒有現在這麼普遍,尤其是偏僻的中部地區內布拉斯加州,這個安靜的農業州小鎮奧瑪哈,東方人非常稀少,或許是「物以稀為貴」,經理和同事們都對我很好。

上班後,才發現除了經理、副理,就屬我這個新進員工年紀最長,其餘的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剛開始有點擔心和他們一起工作,會不會有溝通方面的困難?沒想到相處得非常融洽。

最初幾天他們在我面前有些拘束,表現得彬彬有禮,不到一個月大家比較熟了,他們就變得非常熱心,幫助我了解公司業務上的流程和技巧,當然也包括了風俗習慣、文化和語言,甚至還約我和他們一起去喝酒、烤肉。他們對我這個異鄉遊子伸出友誼之手,讓初到美國的我感到非常榮幸和開心。他們對於我們中華文化、語言、風俗習慣也非常有興趣,爭先恐後地搶著和我學普通話,他們說中國菜很好吃,尤其是蛋炒飯,那可是我的拿手菜。

我們有四個櫃檯窗口,三個得來速(Drive through),從第二個月開始,我的窗口總是有人排隊。同事們開玩笑說:「這些人不是來辦事,他們是來看東方美人的」,經理也湊趣地說:「我們這幾個月的業務很明顯增加,公司準備好發獎金呢!」

曾有一位祖母級客戶,每當她和小孫女卡蜜兒來時,這個小可愛總是會向我揮手說聲「嗨」,還會送我個甜蜜的飛吻,當然,我也總是很大方回贈她一個快樂的飛吻,這些誇張的動作和表情,總是贏得在場的人側目微笑,也讓同事羨慕我們之間的「忘年之交」呢!

我認真工作,曾連續兩個月當選模範員工,不過我也曾面臨一些很難堪的挫折。有一位大媽就曾當場質疑我的英語和能力,「妳說什麼我聽不懂?妳在這裡做什麼?」「為什麼不回去呢?」大廳一下子變得很安靜,我一時手足無措,愣住了。

隔了兩個窗口的同事克絲汀適時伸出援手,來到我的窗口,面帶微笑地對我說:「別擔心,讓我來處理!」,繼而轉頭對這位客戶說:「嗨!我是克絲汀,現在讓我來替你服務,如果妳有語言方面的問題或困難,我們可以打電話到客服中心請求協助,公司有各種語言的翻譯,保證可以讓你滿意。」轉帳完畢,大媽悻悻然離去,克絲汀輕輕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默默回到她的櫃台。我對克絲汀點頭致謝,心中十分感激。

之後好幾天我都悶悶不樂,同事們紛紛安慰我,說不必為這種人和這些話而難過苦惱,「這是個自由的國家,妳有權利住在這裡,只要妳願意,這裡就是妳的家。」這些話給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勵,雖然沒有完全解除我的苦惱,可是給了我信心和勇氣。

兩年多後,我被調到信用卡部門,依依不捨地離開那個溫馨的大家庭。如今三十多年過去了,奧瑪哈的東方人增加許多,可是民風依舊純樸、和諧,東方、西方大家和平相處,守望相助,一片祥和氣氛,讓我這個早期的拓荒者倍感欣慰。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