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843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兒子的竉物

記得兒子五歲那一年,我們一家三口駕車去公園散步。在公園門口遇到一個遛狗婦人,帶著一頭大狼狗,站在門邊用手提電話,兒子在我們不留意下,突然走過去伸手觸摸大狼狗,婦人和我們都大吃一驚,正在此時,大狼狗蹲下並俯首歡迎,任由兒子觸踫,親切得好像老朋友,我們和婦人都欣然而笑。之後,兒子不只一次要求養狗,他媽媽總是不答應,代之,送他一對小烏龜和一條小銀龍魚。

兒子從此小心地把烏龜和小銀龍飼養在媽媽送的小魚缸內,放在他的房間,天天親自餵飼,天天跟媽媽一起替寵物清潔和換水,非常有感情。

我們只有一個兒子,由於謀生不易,我們都不得不出外做工,早出晚歸,回家後總是累得很想休息,跟兒子相處時間很少,他難免覺得孤單,唯一經常陪伴他的,就是小銀龍和小烏龜。兒子視牠們為親密朋友,並給牠們起了名字。小銀龍全身披著銀色如鐵甲的魚鱗,像他崇拜的日本武士Samural,於是叫他Little Sam;一對小雌雄烏龜,不知來自何處有何名,就用英文常稱無名氏的John Doe & Jane Doe去命名,雄的叫Little John,雌的叫Little Jane。五歳的小兒有他起名的一套,相當別出心裁。

兒子自此經常跟Little Sam、Little John和Little Jane說話,生活在一起,好像一個小小的家。「最近班裡來了個新同學,常搶我的座位,Little Sam,給我勇氣,讓我向老師告發!」「Little John & Jane,今天我很高興,老師送我一枝鉛筆,因為我在數學拿到一個A!」小烏龜不斷上下游動,似是為他感到高興。內子在無意中聽到了許多有用的資料,還可以用作家長與老師討論的議題。

有一次,我聽到在房間傳出歡笑聲,原來兒子跟小寵物玩得很開心。只見兒子給小銀龍餵食,把一粒魚食放在魚缸左邊,小銀龍很快游向左邊,一口把它吃掉,再放一粒在右邊,小銀龍很快游過右邊,一口吃掉。如此來去幾遍,小銀龍突然停在右邊,不游過左邊去,似乎拒絕被戲弄,於是兒子在左邊多放幾粒去引誘它,小銀龍突然歡喜地飛快游過,一口全吃掉,然後左右兩邊不停地游來游去,既興奮又滿足,很有性格,引得兒子也哈哈大笑起來,彼此之間的互動非常有趣。

後來兒子上大學,搬進學校宿舍,當然不忘把寵物帶去。此時的銀龍已身長超過一呎;一對雌雄烏龜已有手掌那麼大,魚缸也由小變大。兒子也替牠們改名,把Little去掉,分別叫Sam、John和Jane,跟牠們的感情依然濃厚,不離不棄,依然相處得如一家人。

大學畢業前兩個月,有一天,我們發現兒子心情有異,一臉哀傷,原來一天前Sam走了。內子安慰他,提議送他一條比Sam還大的銀龍魚作為畢業禮物,兒子含著涙說:「媽,不用了,我要讓Sam給我的美好回憶,永遠留在我的心坎裡,不被替代!」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