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843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這把年紀還騎馬

合唱團的J有一匹自己的馬,常騎馬兜圈一個下午。前些日子我們約著一起去騎馬,J從馬場借來兩匹馬給我們,特別交代馬場的人選較溫順的馬。上次騎馬是多年前的事,早已忘了如何控制馬的方向,馬場老墨特地給我們兩位臨時惡補一下,往左時將馬繩拉左邊,往右時拉右邊,要馬停時兩手往後拉,叫聲「哦」,馬就會停下。

J接著帶我們去公路旁的河堤防道溜達,一行三人,一前一後的男士護駕我這女中豪傑,好不得意。一路平地,我們走到附近的公園下馬,在那休息順便吃午餐。公園裡的小朋友正在圍著噴水池玩,大人在旁野餐,看到三匹馬來很稀奇,圍繞著想摸馬,J說可以摸但別站在馬後方。小朋友興奮地輪流摸馬,還有幾位大人抱著兩歲左右的孩子,放在馬背上拍照,我們對J笑著說你可以收錢啦。

接著J帶著我們繼續往前走,這時就要上堤防和下堤防。沒想到借來的兩匹馬不願上去,我踢牠叫牠上去,牠理都不理我,J看沒辦法,只好讓我下馬,他拉著馬把牠拖上去和拉下堤岸。好不容易過了河堤岸,走進堤裡全是沙和雜草,借來的馬不願意往前走,只好用J的馬起帶頭作用。

一路上我這匹馬是漸行漸遠,突然牠小跑了起來,我的屁股開始疼痛,我用雙手拉住馬繩「哦」一聲,牠才停下慢走,走著走著又停下不動了。大太陽下早已汗流浹背,我們拖拖拉拉,停停走走,好不容易看另個小公園人不多,下了馬我和S的腿已軟,快站不起來,屁股也好痛,走起路來就像孩子包著尿布學走路。

個子小的我一路上下馬時,都是靠著J的單腿跪下當我的踩蹬才能上馬,跨上馬背的弧度可是像跳芭蕾舞的劈腿,蹬上馬也只能腳尖剛好在腳蹬上。回程路上,馬兒們知道是回家,兩位男士的馬已騎得離我有點距離,這下我可慘了,我的馬兒用跑的,我在馬背上顛簸得不行,一會扶帽子,一會扶太陽眼鏡,另手抱緊馬鞍以免摔下馬來,我邊叫「哦」牠不理,好不容易趁著另手有空隙,兩手用力拉緊馬繩,牠才停下慢走,沒多久又跑起來了。

就這樣跑停跑停,我的帽子掉了,太陽眼鏡也收起來了,這馬簡直是欺負我這弱女子。J回頭來找我,從後面看著我說:「你騎馬打浪的姿勢很不錯,有模有樣」,他哪知道我的屁股痛到不行。

回到馬場,我看到馬場的人便叫他們幫我扶著馬讓我下來。下了馬整個人腿軟,兩腿劈腿太久疼痛不能靠攏,只能一拐一拐地走路,想著練芭蕾舞劈腿是否也是如此這般的滋味?

從早上十一點半到下午七點半,除了休息和午餐,中間上下馬的折騰及沙河裡的灰頭土臉,我是花容失色,還好前一小時的女英豪傑騎馬英姿早已拍照留下紀念,否則後面的受罪怎可有美麗照片讓人羨慕?朋友得知我騎馬情形,笑說我在返老還童,上了這把年紀還騎馬,沒從馬背上摔下來已是幸運了!回想起來我是多麼冒險呀!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