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7758/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港人能接受殖民 難接受中共?

香港「送中案」雖暫時打消,但遊行示威沒有平息,還愈演愈烈,有升級成罷工、罷課、罷市之勢,令人憂心。這可能是長期醞釀的暗湧,借題發酵到檯面上。筆者蟄居美國多年,但因成長期曾兩度(抗戰、內戰)在港母家避難,接受華夏文化教育,還有親友居港,也許可做一點兩者兼顧的觀察。

從中英談判到97年回歸,一般人據當時大陸改革開放趨勢,似乎有個期望,就是50年一國兩制期間,大陸在政經、法治、人權、自由等各方面進展,2047年時雙方分歧會漸消弭,平穩地進入一國一制境地。但如今過渡期差不多已過一半,中國經建雖突飛猛進,但其他方面停滯不前,還有倒退之勢,怎能不令身在其中的香港同胞憂心戚戚焉?

有人不明白,為甚麼有港人好像嚮往過去大英統治下的殖民地生活,而不要做堂堂大國之民?殊不知這也是人家懷柔政策厲害。也許英國殖民理念中,知道中國5000年文化歷史,對華人一切風俗習慣、倫理道德信仰,包括言論自由還相當尊重。例如大英帝國有基督教為國教,但除了民間辦學,並沒有用政府權勢來支持傳教活動,而對中國固有信仰如拜佛祭祖等完全保留,毫不干涉。筆者到過的大城市中,香港恐怕是對中國傳統風俗最堅固持守的地方。

另一例,殖民地時代香港上電影院看完後還有「天佑吾皇」奏樂和影視。但多半觀眾站起來就作鳥獸散,鮮有佇立片刻致敬者。這種對統治者起碼的尊重似乎並沒有立法規定;而人民對皇室似乎不敬的態度,也沒有警察干涉或取締。香港律例如有無法兼顧中國民情之處,還是沿用「大清律例」。可見殖民地政府對當地華人相當寬容而有彈性。

當然這種寬容和自由不是沒有底線。筆者記憶中好像從來沒有人試踩它,民初有位名人在新界青山寺入口處題字,下聯為:「河山如此何時返錫到中原」。這座有「收復失地」涵義的石牌,當任殖民地總督金文泰看了頗不快,但也沒有取締,至今還在,為四分之三世紀後的回歸,畫下句點。

既然香港現已是中國領土,總不能讓為非作歹之徒作為「逃城」,中國執法單位理應可依法抓人。問題是誰定義「為非作歹」?是否包括政治異議分子?近來有些著作或譯本,港中出版商已不敢印行,都是造成香港民眾憂慮的來源;因為大陸政權這方面成績單並不優異。

我們要記得,香港割讓給英國時只是一個小漁村,現在幾百萬居民大多數是英國統治下出生,或選擇搬來此地的人和他們的後代;所以大英是他們僅有親歷的唯一政權,也難怪他們會用那個尺度來衡量一切,包括他們的未來。

筆者無意一面倒用舊日殖民地眼光來衡量這件事,只是希望大家對此背景略有認識,進而切望大陸政權對爭取民心多下功夫。基本哲學和態度上,不但對港中居民,而且對全國同胞都應有所改善。例如,不必再抱殘守缺地堅持馬列主義主張的無神論,而開放給民眾有選擇信仰或不信的自由。

筆者並非贊成全部模仿西式民主,美國選舉和多元化等都出了毛病,讓民粹主義抬頭。尤其美國2018年期中選舉就用掉57億元,包括黑金捐款,可說是民主之恥,不必效法。筆者只希望大家開誠布公,集思廣益,真正以民意為依歸,發展一套合乎中國國情而重視自由、人權的治國方略,不但使香港居民樂於依歸,全國同胞也兼蒙其福,則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偉大國家,將指日可待。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