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672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落的聲音(五四)

她穿一條九分寬腿黑綢褲,白色棉質短袖套衫,領口和腳下一雙黑色塑料拖鞋都有鏤花,一頭鬈髮披了下來。看著眼前的這一片青白黑紅粉,襯著身後米白的牆色,我凝重的心情輕鬆下來。

哈蓓從我手裡接過一小盆鐵筷子花。輕輕相擁後,她領著我向大門走去。一腳跨進客廳,我才發現整個房子正在大裝修,拆下的地毯堆捲在大廳一角,全裸的地面帶著深淺不一的斑點,坑窪不平,視覺效果駭人。

我下意識地退了一步,踩到碼在過道裡的磁磚和木板上,「嘩嘩」地弄倒一片,很是狼狽。

哈蓓跟在我身邊,掃一眼亂糟糟的地面說:「別介意,我等會兒再收拾。」表情淡得好像什麼也沒發生。

我一怔,難以想像她剛下葬了父親,這麼快就有心思和精力來對付這挖牆掘地的浩大工程,還這麼急著找我來看她這亂糟糟的家。

哈蓓示意我跟在她身後繼續往裡走,三下兩下,已將我領到廚房和家庭間的交接地帶。島台上已經擺好碗筷盤盞,她一邊給我讓坐,一邊取來擱在爐台邊的紅燜豆腐、番茄炒蛋和一小碗拍黃瓜,最後又端來一盤紅椒丁炒栗子球芽甘藍。

「我已經吃素多年了,」哈蓓笑著輕聲說,有點歉疚的樣子,馬上又加一句:「也不吃米飯了。不過你今天來,我專門熬了小米粥。我媽總記得你老說廣西人一年四季都要喝粥的。」

到這中年的光景裡,身邊的人們都知道我已基本不碰碳水化合物。忽然聽到哈蓓這樣貼心的話,鼻子一酸,點著頭說:「真要謝謝你們記得。」(五四)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