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671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落的聲音(五三)

他接著說:「人活一世,追求來、追求去,最後的成功不就是當我們離世時,能有內心的安寧嗎?從這點講,我爸他得到了。哈蓓不僅在語言上讓他獲得安慰,更讓他在精神上感到了寬諒,走得特別平靜。意識到這些,我們兄妹也才有了和解。」哈苗吐出一口長氣。

「謝謝你跟我說這些。」我遲疑著說,一邊在回味他的話中話。

「現在哈蓓空閒下來了,看來短時內也不打算重返職場。讓人挺擔心的,我們又不好多問。你是她信任的老朋友,按今天時髦的說法,是閨蜜。請你幫忙,多關心她一下。」

我應著,說有機會跟她聊聊,看她怎麼想的。

哈苗道過謝,又說:「她的問題不是錢,我媽的東西都留給她了。可她還這麼年輕,日子還長著呢!還是應該出去接觸社會,最好能找個生活伴侶,過好下半輩子,對吧?拜託你了,幫忙開導、開導她。」

放下電話的那個夜晚,我給哈蓓回了信。約了找個周末到她家裡看她。

哈蓓獨自住在山景城的僻靜社區。一拐進小街,遠遠就看到前院車道邊排山倒海般怒放的紅、粉、白色夾竹桃,熱烈得像在辦喜事的人家。與當年她們在莫城的小屋相比,這是一幢占地闊大的地中海風格的老式平房。以矽谷如今飛漲的房價,可以想像這座谷歌老巢邊上房子的昂貴。

車子剛轉上哈蓓的車道,我就聽到後院傳出急促的狗吠,下意識地踩了一腳油門。哈蓓從屋裡出來,快步走到開滿白色花朵的夾竹桃下,向我擺著手,示意再往前靠。(五三)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