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670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旺旺(一一)

大叔又哈哈笑兩聲說:「要不是狗吼叫,又下水去驅趕蛇,估計你小命難保了。」

大叔抬手指著遠處讓我看,說:「看清楚嗎?那是銀環蛇,劇毒蛇,水浸第一天就出現了。要是被我抓到,就發財了,可惜又晚一步。」

我看看湖面,遠處微波蕩漾,什麼也沒見到。近前,我的畚箕半浮半沉在湖中。

「我見到畚箕,沒見到蛇。」我不好意思說。

「哼!你若見到,也會嚇死了。你眼中只有你的狗。」大叔忽然變臉,惡聲惡氣地說。

旺旺本來一直安靜地站在我旁邊,聽到大叔惡言惡語,牠本能地抬頭看看大叔,又看看我,眼神有些戒備。

「看我幹麼?」大叔又凶巴巴喝道。

他手上有扁擔,我擔心他突然發狠擊打旺旺,慌忙蹲下,一手搭在旺旺頭上,一手假裝擰褲子的水,不敢吱聲。

大叔又走近湖邊,用扁擔挑起我的畚箕,狠狠甩上岸,然後一聲不響沿著湖堤往東走了。他走了幾步,回頭對我說:「什麼時候捨得殺狗吃,記得送幾塊肉給我。」

大叔拉我上岸,我本來心存感激,還心生幾分好感。聽他一席話,又算計旺旺,我又恨得牙根咯咯響。

回家路上,我在村道和收工歸來的村民撞個正著,落湯雞的樣子引人注目,無處躲藏。

「跌入湖中。」我不斷向詢問的大人重述這句話。

晚飯前,祖母炒了一碟花生米,從儲存雞蛋的籃子拿出兩個生雞蛋。

她說:「我給光棍雄送去,多謝人家。」

我問祖母:「你罵他了嗎?」(一一)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