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644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我的外婆

作者的外婆舊照。 作者的外婆舊照。

記憶中外婆(見圖)是出生於民國前十五年(一八九七年),一九四九年隨著女兒帶著四個幼娃遷至台灣定居。由於當時生活十分艱困,父親微薄薪俸難以溫飽,母親需離家工作貼補家用。九口人之家務事,自落在外婆身上,一肩挑起洗衣、煮飯、縫補之外,還得兼管六個調皮搗蛋的外孫子女。

當時五十三歲的外婆,受的是舊式私塾教育,有雙解放過的小腳,走起路來總是三腳兩步,不落人後,形體瘦小,精明能幹,活力十足,每天幾乎從早忙到晚。克難期間,自力更生,諸如種菜、養雞、養鴨,甚至木工、水泥工、編竹籬笆等雜活,甚至我們的玩具都是DIY。

每在開學繳學費時,常遇開天窗之窘境,最後都是靠外婆典當貼身家當,將首飾戒指、玉鐲、項鍊變現來解燃眉之急。慶幸的是我們有位雙手萬能、吃苦耐勞、勤儉持家的外婆,一路走來含辛茹苦,帶著一家子度過艱辛歲月。

直到一九六九年,台灣經濟開始起飛,大家生活環境逐漸轉好,第三代的我們接續完成學業,立業成家,開枝散葉,有了下一代。此時的外婆升格為「阿祖」,她老人家好開心,依然閒不住,三不五時地編織些毛衣襪或縫製棉袍給曾孫輩們穿,讓他們也都享受到暖暖的愛意。

外婆八十七歲辭世時,我們方知她身分證上的姓名是張冠李戴。早期戶籍登註錯誤,沒即時更正,實因苦於無證明,免為麻煩也就將錯就錯,恍惚惚的過了三十幾年。若在當下辦理正其名,研判曠日廢時,緩不濟急。難啊!後經與弟妹們磋商,重點是在於墓碑上定要刻外婆的真姓名,否則如何面對她老人家!

幸好尋得教會神父指點與協助,信徒是被允許用其教名篆刻於墓碑上,因此外婆正名的困境迎刃而解,心存感恩。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