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627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喪心病狂的暴力

目睹7月21日「元朗襲擊」直播,以為已經到了憤怒極限,誰知再看到8月11日警方的暴行,才明白怒火可以超越極限,當時身邊的朋友都嫌自己認識的粗口完全不夠用,難以充分表達。

之前還是涉嫌「警黑勾結」,11日晚是明目張膽假扮示威者,用極暴力手段與防暴隊拘捕沒半點反抗能力的人,登上政府小巴時被記者追問真正身分,還大聲叫人「用專業來判斷」,就算不是專業,也應該可以判斷吧!

用布袋彈近距離打爆少女眼球,是喪心病狂,是滅絕人性,是「極度專業」、「致以最崇高敬意」的警察所為嗎?現場有人殺你全家,用槍指住你頭要打爆嗎?示威者是在慌忙逃生,對警察、對周圍全無攻擊性,被如此殘暴對待,真槍實彈的暴力遠勝元朗黑社會用藤條木棍打人。

追進地鐵站內無差別拘捕,在扶手電梯出現人踩人,是甚麼執法行為?那些人有多少個是做過攻擊行為的?如只懷疑非法集會,有需要這樣罔顧人命地拘捕嗎?

以前有警方高層對我說過,人命關天,拘捕不急在一時;今天,警察已不再是他口中的那麼有人性。

到底誰在煽動暴力,是真示威者還是假扮的示威者?到底誰把暴力升級?誰打爆別人眼球?誰打到人頭破血流?誰用膝頭把別人的頭壓在石屎地上讓人口鼻流血?

街坊為何紛紛走到街上怒斥,原因很明顯,已經犯了眾怒。之前就算在不合作運動中阻礙了部分市民,惹來不滿,也不等於要受這瘋狂暴力對待。說人家是曱甴的,你們又是甚麼?對不起,想不出地球有適當的生物可以形容。

目前,只能把我人生中聽過所有的詛咒,都獻給直接及間接施暴者。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