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609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想進名校 如何吸引招生官

從哈佛大學畢業是許多人的夢想。(Getty Images) 從哈佛大學畢業是許多人的夢想。(Getty Images)

美國頂尖大學想招收什麼樣的學生?如何可以讓自己的申請書受到青睞?這是許多華裔學生及家長感到困惑的問題,而一篇刊登於《紐約時報》的文章透露了端倪。

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語言與文化系學生浦艾(Charlotte Pu)撰寫的文章中,記錄了多位申請美國名校的中國留學生,以及留學機構顧問的心得。

華裔拿一手爛牌?

其中,一名申請到布朗大學的學生,形容自己的條件是「一手沒有辦法打的爛牌」。

她是一個學業成績很差的學生嗎?其實不然,她在托福及SAT考試都拿了高分。然而她自覺在高中時,沒有任何「可展現領導力」的經驗,認為自己比起其他課外活動豐富的學生相形見絀。

美國大學將課外活動、人格特質等,都列入申請系統的評鑑項目,讓許多華裔家長及學生覺得招生機制捉摸不定,並感到無所適從。對一般人而言,這些內容不像量化的成績那麼明顯可辨,有沒有量尺,以及這個度量衡是否涉及種族及文化偏見,都是許多人提出的質疑。

狀告哈佛大學的「學生公平入學」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就表示在積極人格、親和力、勇敢、善良及廣受尊敬等性格特質上,亞裔的哈佛申請人較易得到低評分。

這名自認「一手爛牌」的學生後來怎麼呈現自己呢?她在苦思之後,在申請書寫下:電腦遊戲啟迪了她對宗教學的好奇心,而她在遊戲論壇上結識的網友,也讓她體會到知識的價值與迷人之處。

這意味其他人可以如法炮製嗎?答案可以說「是,也不是」。

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的華人畢業生身影。(Getty Images) 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的華人畢業生身影。(Getty Images)

成功案例可否複製

一名大學招生官說,頂尖大學喜愛具有獨立及批判思考能力的學生,如果一味移植他人做法,就很難脫穎而出。而且這樣的申請人,很容易就被招生官看破手腳,畢竟他們審過太多處心積慮想迎合他們的申請文件。

許多人會踩入誤區,大多是因為他們想要展示自己的獨特之處,但呈現時卻沿襲了別人的方法。或許可以這樣說,「與眾不同」這個詞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大多數人結果並非那麼不同。

不少人做足功課,遍覽被名校錄取的申請書,但接下來想的是如何仿製這些過關的申請人,而不是成為自己。

例如有一年台灣的國中基測,寫作測驗題目是「來不及」,結果閱卷老師表示,多數考生的文章皆是「來不及趕上生離死別的關鍵時刻」,顯見考生的生活經驗相對貧乏。

今年《紐約時報》選錄了五篇2019年的大學申請書,這五篇文章的共同主題是「金錢」。紐約時報的評論是:「今年的五篇短文告訴我們,對於膽敢提筆去寫的作者,金錢這個話題可以多麼豐富。」

如果有人參考了這些文章後,認為這些人被錄取的共同點是「賣慘」,那當他要仿效這些申請經驗時,就可能會做出截然不同的判斷。

浦艾提到,她訪問的一名升學機構負責人指出,華裔申請者的通病是敘述模式過於單一,喜採戲劇化的敘事來講述自己的成長,申請故事經常是從奮鬥到獲取成功結局,過度狹窄、自我呈現缺乏獨特性,這在大學申請上導致了不利的後果。

許多人想擠進哈佛大學的窄門,該校招生機制也成為社會議題。(Getty Images) 許多人想擠進哈佛大學的窄門,該校招生機制也成為社會議題。(Getty Images)

特殊經驗的意義

有些父母為了讓孩子在升學競爭中脫穎而出,會為孩子選擇似乎「較為另類」的課外活動,例如馬術、冰上曲棍球,或者前往非洲擔任志工等。結果這形成了去非洲當志工的熱潮,部分華人父母由於擔心當地的天氣、飲食、安全等問題,甚至自費買機票,飛到非洲陪孩子。

這其實也並非不好,課外活動與社區服務也不見得是「矯情」,如果到非洲可以增加孩子的視野、結交朋友,更加認識這個世界,都可以成為人生中珍貴的正面經驗。

浦艾提到,她曾為了練習英文口語而參加辯論隊,即使自己對辯論毫無興趣,但參賽過程的訓練及付出,讓她找到了對於寫作及研究的熱情。

她也提到另一名華人學生參加壘球隊的初衷,只是因為其他亞裔大多選擇練習跑步或羽毛球,但即使最後她還是打不到球,哪怕只是坐在板凳區,也成為她難以磨滅的比賽回憶。

有些人執著於課外活動名次、社區服務時數、社團頭銜,但這些能否化為積極人格、合群、關心他人、領導能力?浦艾認為,課外活動的成績及表現,或許並不是最重要的,真正能打動自己和他人的,是其中的經歷。

一名獲得提早錄取的華裔哈佛學生,在校園裡學習。(Getty Images) 一名獲得提早錄取的華裔哈佛學生,在校園裡學習。(Getty Images)

浦艾說,一位留學機構的創始人告訴她,許多招生官並不盡然是要在申請人中,篩選出學業或課外活動的秀異分子,而是要找到具有鑽研精神和探索勇氣的學生。

她表示,在回憶裡,迷茫、焦慮、孤單和無措,都讓她後來更加確定自己在大學裡真正需要什麽。

其實,這對一個高中生而言,就已經是非常不簡單的事,即使它無法量化或變成實際的成績,但只要有大學招生官欣賞這一點,那就是這個學生應該去的大學。

這樣的評判系統,也給了高中生一個展示真實內心的機會。一名芝加哥大學畢業生對浦艾說,在準備大學申請的最後,他覺得達到了對自我的接受與心平氣和的和解。

在茫茫人海之中,要展現自我的價值並且被人看見、得到認可,的確非常困難,所以大學申請也可被視為步入社會的先修班。因為人生中,還有無數的難關在前方,很多時候被否定、被看輕,為你打分數的人不懂或者有私心、制度不公平……,這一切都有可能,也是許多人面對的現況,而華裔身分也會如影隨形的跟著。假如能在申請大學的過程中,體會到什麼是對自己最重要的,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之道。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