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570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洋女婿打麻將

女兒在美國長大,幾年前與老外結婚。洋女婿只會說幾句簡單的中文,頭一回要到中國過春節,住在奶奶家,番鵝對上水鴨,大家都擔心洋女婿在中國語言溝通有問題,時間不好打發。於是回國前,我們就開始培訓洋女婿打麻將,倒騰幾回,他一股二餅、八萬九萬也都認得清清楚楚,吃牌碰牌、自摸和了,這些術語也學得特快,初學者上牌桌也興趣滿滿,很快就掌握了玩牌的基本技能。

春節期間在中國走親戚拜年,到處玩牌娛樂、切磋技藝,進步不少。洋女婿很快融入其中,不僅不是三缺一替補,而是主力「鐵腳」,獲得不少點讚。節日裡吃喝打牌,時間過得也快,要回美國時,洋女婿還鄭重承諾還要再來中國過年。

回到美國,女兒女婿周末回來,閒暇之餘偶爾我們也會湊在一起打上一兩圈麻將。今年夏天,我母親和姊姊、姊夫來美國探親,女兒女婿怕奶奶在美國太寂寞,抽空回來就跟奶奶打麻將。奶奶雖然年過九十,但打牌技藝對付這幫小孩還是綽綽有餘。

上周女婿輸了很多,我姊就開玩笑說:「你今天輸這麼多,要把老婆賣了還債。」我女兒把這話翻譯成英語給他聽,洋女婿笑著用中文回答:「我太太是醫生,很貴。」我姊笑道:「要說『很值錢』更準確。」

這星期輪到我姊輸多了,洋女婿馬上用中文說:「你今天要賣先生了!」我姊說:「中國人只有先生賣老婆,沒有老婆賣先生的。」洋女婿對這種邏輯一頭霧水。的確,這種文化我一時也不知如何解釋清楚。

前不久我們請親家來家裡吃飯,洋女婿已當起了麻將教練,教她母親如何打麻將。怪不得有人要把麻將當作「國粹」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弘揚文化。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