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5199/article-link/

首頁 教育特刊

扛起攝影機 到紐約學電影

拍攝音樂錄影帶。 拍攝音樂錄影帶。
冬季電影節獲得最佳恐怖短片。 冬季電影節獲得最佳恐怖短片。

學習英文 挑戰紐約

我從小就喜歡看電影,在台灣只有老三台的年代,父母對電視有特別的管制,只有在周末時全家人能聚在一起,觀看電視台精選的周末劇院。

全家人一起體驗電影世界的悲歡離合,那是兒時最棒的回憶,默默的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夠成為那位說故事的人。

拍攝《追夢的兔子》時與攝影師溝通。 拍攝《追夢的兔子》時與攝影師溝通。

在大學填志願時,家人非常擔心電影專業的未來,但在不斷溝通與協調下,父母認同了姊姊的一句話:「現在工作一樣難找,還不如讓弟弟去讀他有興趣的科系。」因此我只填寫了三所台灣電影大學。

2009年,我從台灣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系電影組畢業,面臨到找工作或是繼續升學唸書的抉擇。

當時的我,雖然知道影視產業實務的重要性,但又抱持著想要出國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在思索許久過後,不想在未來後悔,決定把握能夠出國闖蕩的機會,開始準備申請與英文檢定考試。

楊詠任執導的《禁閉日記》在林肯中心首映。 楊詠任執導的《禁閉日記》在林肯中心首映。

如何申請電影系所

影視科系非常注重托福的口說,因為拍片必須要能夠充分與團隊溝通。

在美國,電影學校有分三種類型:獨立製作、產業型和藝術電影。獨立電影類型的學校,如紐約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或洛杉磯加州大學都是名校,他們著重於編導個人能力的培養。

產業類型學校如南加州大學或佛州州立大學,整個學校如同好萊塢製片廠,重視實務,收的學生相對較多;藝術類型學校則以拍攝實驗電影為主。

還有一點與台灣學校不同的是,美國私立學校雖然學費昂貴,但能夠獲得更多資源;對於經濟條件一般的學生來說,負擔比較大,找尋優質的公立學校其實是不錯的選擇。紐約市立大學就是其中一所,它不僅有市政府的資源,更有州立的資金,學費與當時的私立名校相比,更是便宜一倍以上。

我認為,到研究所之後的高等教育,學校對我來說只是個平台,更重要的是自我學習與找資源的能力,在眾多因素的考量下,我很幸運地在2012年,就讀紐約市立大學媒體藝術製作研究所。

紐約市立大學碩士畢業與同學們。 紐約市立大學碩士畢業與同學們。

電影需要有故事的人

電影研究所分為實務MFA與理論MA兩種,我所就讀的是實務製作研究所,所以每個學生都必須拍攝一個約10到20分鐘的畢業作品。

而MA則是學習不同電影與文化理論,制定研究主題,最後撰寫畢業論文。

對美國電影製作學校而言,學生不見得要有大學電影學位,他們更重視你是不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所有的電影基本知識,學校會幫學生重新銜接。

201908130248165909 36642

活動攝影中。我在台灣世新受過紮實的訓練,因此在技術課程上,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難度,反而是從身邊的同儕與環境,學習到更多東西。當時我們班有20幾位同學,有從墨西哥、牙買加、賽普洛斯、印度、日本、韓國等來的人,甚至還有四、五十歲以上的同學回來進修,真的讓我大開眼界,這是台灣學校體制下極少發生的事。

每個同學都有精彩的人生故事,如一位媽媽要養育小孩,卻仍積極抗癌的經歷;關心紐約非法移民,與家人分離的心酸故事;被墨西哥黑道持槍挾持的親身經歷;在賽普洛斯因政治關係,而被拆散的家庭⋯,各種文化的衝擊,才發覺自己有多麼的渺小,這可能是我待在台灣,一輩子都無法接觸到的。

還記得當時飛到墨西哥維多莉亞城,在同學家鄉拍攝作品,由於是邊境城市,治安太差,導演還請來武裝州警護衛,快到畢業展前,大家一起在學校熬夜製作電影的革命情感,至今還是個很棒的回憶。

在墨西哥拍攝作品。 在墨西哥拍攝作品。

接觸多元文化與包容

從小我對未知與神秘的事物感到好奇,當我有機會當導演時,懸疑驚悚類型是我的最愛,然而這個類型在學術界內,通常不太受到歡迎,有許多教授不能理解它,讓我相當困擾,也很沒有自信,但在紐約市立大學的一次經歷改變了我。

還記在學校任教的知名導演香妲·艾克曼(Chantal Akerman),親自指導我們的劇本,在經過幾次討論後,她還是無法理解我想表達的主題,幾次挫敗過後,她在某次私下討論中對我說:「詠任,我其實不知道要怎麼指導你,因為我並不瞭解恐怖電影,每次我都覺得我在把你的作品,推往不同的方向走。」

這樣一位曾經進入柏林、威尼斯影展,還在擔任柏林影展評審的大導演,能對我如此真誠⋯從那次開始,我開始放手去創作,將自己的想法貫徹在作品中。

於是,我的畢業短片《甜蜜的十六歲》(Sweet Sixteen)在之後進入了費城亞美電影節(Philadelphia Asian American Film Festival)、洛杉磯驚悚影展(LA Thriller Film Festival)、冬季電影節(Winter Film Awards)最佳恐怖短片等,雖然不是什麼一級大影展,但對新創作者依舊是一種鼓勵。原來我的想法是有人看得見,有人肯定的。反觀我的主題在台灣,可能就會有所侷限,美國擁有更多元的閱聽人市場,探索不同社群的可能性也更加廣泛。

《甜蜜的十六歲》入圍費城亞裔電影節。 《甜蜜的十六歲》入圍費城亞裔電影節。

環境能改變一個人, 紐約能夠快速掌握世界的脈動。在研究所時,參與每年舉辦的獨立電影人研討會(Independent Filmmaker Conference),當我在林肯中心的講台下,聽到的研討主題是Youtuber與網路平台的崛起,我覺得是相當驚艷,試想,十年前的台灣會請Youtuber到研討會上分享嗎?承辦組織應該會被當作笑話吧。

後來的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也在四、五年前納入大學課程,或是影展展映。在紐約這個多元的環境裡,你會發現,原來拍電影不只是進片場、當學徒這一條路而已。你會看到,美國的包容性,就在於對不同領域的成功能給予肯定。

《甜蜜的十六歲》冬季電影節接受採訪。 《甜蜜的十六歲》冬季電影節接受採訪。

申請藝術家簽證

畢業後我決定留下來闖蕩,有別於一般受雇於單一公司工作的H1B簽證,我順利的申請到了藝術家簽證,開始了我的職業生涯。

這也是藝術家們能夠考慮續留美國的一種方式,除了要有作品集之外,經紀人、足夠的推薦信、媒體報導、獲獎紀錄等,都是申請的必要文件。

一般來說,申請書都是四、五百頁左右,藝術家簽證的好處在於不需要抽籤,完完全全憑實力說服移民局,你是一個成功的藝術家,並且未來在美國有項目執行。

若是考慮申請的話,建議提早與律師洽談並做準備。如果人生能重來,我會更早做規畫,畢竟創作作品,或是展映機會,都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需要長時間計畫及人脈的培養。

墨西哥拍攝畢業製作與武裝警察合照。 墨西哥拍攝畢業製作與武裝警察合照。

我常常遇到的問題就是,為什麼要留在美國呢?有次回台灣過年,聽到哥哥與姊姊討論出國的想法,當然也聽到身邊許多在國外闖蕩,最後覺得還是台灣好,決定歸鄉的故事;我只能說,其實人生就是抉擇,每個決定都有得有失,在下了決定之後,只能為它負責。

我能在美國進入一些影展,認識一些創作慾望強盛的朋友,讓我覺得能夠繼續留在這裡闖,如同三年前,我幫助一位在大學當講師的韓國學長,擔任攝影師職務拍攝低預算長片,起初跌跌撞撞,還拍到沒錢⋯一個月硬撐完後,今年終於要在有150年歷史、布魯克林音樂學院舉辦的電影節(BAMcinemaFest)首映,諸如此類的小確幸,讓我覺得在一步步朝著電影導演夢想邁進。

也有可能是我比較固執吧,既然決定留下了,就希望能夠證明自己,獲得家鄉的朋友們的關注,有天能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說「小伙子,你做得不錯喔」。雖然目前這個想法,似乎離我還有段距離。

這段時間的投資,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呢?失去與家鄉流行事物的連結、更多時間陪伴頭髮漸漸反白的父母、兄姊成家立業與兒女成長的穩定生活、維繫所有關心我的友誼、因為熬夜扛機器而失去的健康、更不用說台灣的方便與美食⋯⋯,我充其量只能說,自己是還在路途上的旅人,而我也時常在懷疑自己「會不會這些我捨去的,才是我未來老了會後悔的呢?」

總歸一句,看似光鮮亮麗的外表下,有它所需要付出的努力與辛勞,希望我這些人生的小篇章,能夠帶給別人一些不一樣的啟發。


作者簡介

楊詠任從台灣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畢業後,來到紐約就讀市立大學,攻讀媒體藝術製作碩士。現在從事導演與影視攝影工作,住在紐約。

2014年起,楊詠任的作品活躍於各大國際影展,其導演的驚悚短片《甜蜜的十六歲》(Sweet Sixteen)入圍2014年費城亞裔電影節(Philadelphia Asian American Film Festival),並在紐約冬季電影節(Winter Film Awards)拿下最佳恐怖短片大獎;網路劇集《我們留學生》(Study Abroad)曾在中國巡迴展映,獲得中央電視台關注;續作《追夢的兔子》(The Daydreaming Bunny)2016年入圍舊金山規模最大的亞美電影節(CAAM Film Festival),次年入選康卡斯特COMCAST網路平台「台灣電影新勢力」(Coming of age and spotlight on Taiwanese cinema)特別播放。

近期楊詠任獨立製作並導演了第一部驚悚長片《禁閉日記》(Locked Alone),在林肯中心首映後,入圍北愛爾蘭「黃色狂熱獨立影展」 (Yellow Fever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競賽單元。

除了擔任導演之外,他也參與獨立電影的攝影工作,由他擔任攝影指導拍攝的劇情長片《日出/日落 》(Sunrise/ Sunset)將在2019年紐約布魯克林音樂學院舉辦的BAMcinemaFest電影節上首映。

熱愛驚悚電影的他,希望透過隱喻的手法來描寫人性,也試圖找尋藝術與商業的平衡,因此他樂於分享自己的創作理念,曾經受到皇后博物館的邀請,舉辦「綜觀恐怖電影」與「世界電影與文化」等講座,希望透過知性的方式,讓大家更了解類型電影。

▼《禁閉日記》Locked Alone預告 Trailer▼

➤➤➤看更多 2019年《教育特刊》精彩文章

《甜蜜的十六歲》海報。 《甜蜜的十六歲》海報。
《禁閉日記》海報。 《禁閉日記》海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