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5181/article-link/

首頁 教育特刊新聞好好看

從SAT的逆境分數談起

大學理事會宣布「逆境分數」即將在2020年全面實施。(Getty Images) 大學理事會宣布「逆境分數」即將在2020年全面實施。(Getty Images)

8/28更新:

大學理事會已於8/27日宣布停止原本逆境分數的設計,改由新的景觀系統(Landscape)對大學提供資料。新的系統改善了原本為人詬病的黑箱程序以及單一的逆境分數,但是同時也改變了原本隨SAT成績送出的模式,而改為大學主動從景觀系統獲得資訊。新的模式下無論考生是否有選考SAT,或是大學是否為test-optional的學校,考生的景觀資料都能夠被大學所知。這個系統會對招生程序造成何種影響,可能要到2020年系統全面開放才能看出。


在2019年上半年裡,與大學升學相關最熱門的兩個新聞,應該就是以大學諮詢顧問辛格(William R. Singer)主導的賄賂醜聞,以及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推出的逆境分數(Adversity Score)了。前者橫跨了近十年的時間線,牽涉超過十所名校及2500萬元的賄款;後者則是在無聲無息的試行數年之後,突然被宣布將在2020年全面實施,影響數以百萬計的大學申請者。筆者將藉此文介紹逆境分數的起源、相關歷史,以及建議讀者因應的方法。

逆境分數的起源

美國的升學現狀之中,資源的分布不均一直是為人詬病的問題。資源比較豐富的學生,從小就有機會能夠接觸與學習各種知識,造訪博物館與美術館、參加補習班、研習營。到了高中,有的學校提供了豐富的課程、學有專精的顧問,並且指導學生參加各種課外活動與競賽。

相較之下,有許多學生可能本身的能力並不差,但是身處於一個資源比較缺乏的環境。別說這些活動,可能連申請大學需要考什麼都不清楚。學校顧問唯一的願望,就是幫助學校提高畢業率,跟降低校內的刑事犯罪率。如果學生能夠進入社區大學,就已經是顧問值得嘉獎的豐功偉業了,至於讓學生進入四年制的大學,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在大學的申請過程中,資源豐富的學生可能可以輕而易舉地呈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天資優異、課外活動豐富、充滿熱情與理想,並且有相對應的實質成就來證明能力。而資源環境受限的學生可能用盡其所能,也只能證明自己相較於所在的群體裡頭,還算是個不錯的學生。

在這種不公平的環境之下,階級複製就不斷的產生。教育水準高、經濟環境好的父母培養出容易進入優秀大學的下一代。而教育水準較差、經濟環境困難的父母,下一代通常只能就讀次一級的學校,甚至放棄大學夢而直接進入職場。

對大學而言,學生的社經地位單一化,也直接或間接地造成了一些問題。所有的學生都處於某個同溫層的時候,他們就很難去瞭解到同溫層以外的世界。當他們離開學校踏入社會,就很難融入社會,發揮原本這些學生應該有的社會責任。

為了避免單純的階級複製,給更多的人一個公平的機會,並且增加學生的社經地位多樣化。美國大學的招生處,除了單純的依照申請書裡頭五花八門的成就來選取學生,也會考量到其他因素,例如基於種族等考量的平權法案,以及基於區域思考的保障制度。

美國大學理事會決定SAT考試將納入「逆境分數」,引起討論及爭議。(Getty Images) 美國大學理事會決定SAT考試將納入「逆境分數」,引起討論及爭議。(Getty Images)

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最常被提出的,是所謂的平權法案。平權法案的起源是從’60年代開始,為了防止歧視而提出的。最早的理念是希望能夠無論種族、宗教、性別、性傾向等,能夠一視公平的對待所有人。但是在積極平權的理念之下,演變成針對弱勢族群的優待。許多的學校為了「證明自己沒有歧視」,所以特意地對於一些弱勢族群加以照顧。

這些政策給予了許多原本處在困境中的弱勢學生多了一些希望,讓紙面上成績/成就略輸於人的這些學生,能夠有機會進入心儀的學校。但是在這些政策發展了數十年之後,開始走向另一個極端。對於種族的刻板印象(非裔的日子過得一定比較苦、亞裔成績高一些是很正常的)影響了招生處的判定,甚至造成了逆向歧視的現象。

《Almost Black》這本書中,印度裔作者Vijay Chokal-Ingam描述了他如何假扮成非裔,而如願以償進入了醫學院的故事。在2000年初的時候,密西根大學有兩名申請者,認為自己因為身為白人而失去了就讀該校的機會,因而控告學校。案子最後上訴到了最高法院。在此之後,包括麻省理工學院(MIT)、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等許多學校,也開始重新檢討平權法案的合理性。

即使如此,這類的刻板印象的平權,仍然普遍存在於招生處的決策群內。德州大學的費雪案、現在仍然在法院進行攻防的哈佛大學招生處歧視亞裔案,都是平權法案引伸出的問題。

保障入學法案

目前約有十個州有提供「保障/自動入學方案」(Guaranteed or Automatic Admissions Policy)。其中最為華人所知的就是德州的Top Ten Percent(TTP)以及加州大學的居民保障。德州的TTP法源根據,是1997年小布希擔任州長時所通過的德州眾議院588號法案。為了消弭環境差異的不公平,以及同時顧及避免平權法案所帶來的逆向歧視現象,588號法案規範了無論在任何的學校,只要學生的成績能夠在該校的10%以內,就能夠保證進入德州大學系統下的其中一間學校。

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居民保障分為兩個系統。一個是全州成績(Statewide Path),另一個是本校成績(Eligibility in the Local Context)。只要兩者之一有在前9%以內,並且沒有申請到任何一間加州大學系統的學校,就能夠用這個保障來申請進入加州大學系統的大學。

需要注意的是,早期這個制度是100%保障能夠進入加州大學,並且除了排名最高的柏克萊跟洛杉磯分校以外,機會都滿大的。近幾年制度已經更改,所以即使有本校成績(ELC)的證明,仍然可能只被分配到排名較後的一兩家分校。

保障入學的精神在於鼓勵不同環境下的學生,只要你能在所在的高中能夠名列前茅,學校就給予機會。但是只要有制度就會有人濫用。有些學生為了使用這類的制度,特地在最後一段時間轉學至競爭狀況較低的學校,把自己的學校排名刷上去,再使用這樣的制度保送進州大。

由於以上兩個常見的解決方法,各自有各自的問題,因此許多機構仍然持續尋找著更好的解決方法。而大學理事會提出的,正是逆境分數。

保障入學的精神,在於鼓勵不同環境下的學生。圖為維州自由大學畢業典禮。(路透) 保障入學的精神,在於鼓勵不同環境下的學生。圖為維州自由大學畢業典禮。(路透)

逆境分數的優點

大學理事會現任執行總裁科爾曼(David Coleman)從2012年上任以來,就以「將貧窮的小孩送進大學」為他的目標方針。在這個理念之下,逆境分數的計算被提出並試行。雖然在2017年就已經有相關的新聞報導,但是並沒有透露太多的細節,也沒有得到太多的關注。直到今年5月,大學理事會強勢的宣傳這個計畫,並且宣布即將在2020年全面實施,才引起媒體及社會的重視。

為了將學習的困難度數量化。大學理事會訂出15個不同的項目,分屬在居住環境(犯罪率、貧窮率、平均房價、區域空屋率等)、家庭環境(中位數收入、單親率、平均教育程度、語言能力等)、就讀高中環境(課程嚴謹度、免費午餐人數、提供的AP課程等)幾個大類。

在分別計算這些分數以後,綜合結果提出一個從1-100的分數。50分代表這個學生的學習環境在平均值左右。分數越高代表生活越艱難,分數越低代表生活越優渥。這些分數(包括分項分數與分析)在統整後,會隨著SAT成績一併送給申請學校的招生處,提供招生處參考。

與前述的兩種解決思路而言,逆境分數有其優點。相較於單純以種族、性別、宗教、性傾向等為考量原則的平權法案,逆境分數完全避開了這幾個單純刻板並富有爭議的分類。一個家境優渥並且就讀於資源豐富私立高中的西語裔學生,相較於一個家境艱困、就讀於普通公立學校的白人學生,可能有著低上許多的逆境分數。

而相較於純粹以GPA / Class Rank去計算的保障方案,逆境分數提供了更完整與豐富的輔佐資料。招生人員可以更有機會去注意到一些學生所處的困境,並且在接受與否上做出進一步的思考。

在2018-2019的年度裡,約有50間學校加入了這個試行計畫。其中包括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等常春藤名校。

耶魯大學的招生處是逆境分數的大力支持者,在引進這個分數以後,耶魯大學招收的低收入與第一代大學生,由原本的10%翻倍到20%。對於希望增加多樣化社經地位學生的人士來講,這是個相當值得鼓舞的數字。除了耶魯之外,其他的學校在採用逆境分數之後,也多有相對應的數字成長。

南加大的教育學院教授露西多(Jerome A. Lucido)表示,一般申請文件裡頭大部分的材料都是屬於印象分數,而逆境分數能夠提供一個經由完整研究所呈現的結果,提供給招生者使用,而不是單純的使用這些印象分數。

逆境分數能夠提供一個經由完整研究所呈現的結果,提供給招生者使用。(Getty Images) 逆境分數能夠提供一個經由完整研究所呈現的結果,提供給招生者使用。(Getty Images)

逆境分數的缺失

在帶來許多優點,尤其是增加低收入與初代大學生的同時,逆境分數同時也帶來了許多爭議。

首先令人擔心的,仍然是逆向歧視的問題。逆境分數的基本立論就是「環境越困難,得到的成就就越可貴」。但是這一句看似正確的描述是否真的能夠成立?

從大學理事會提供的統計數據來看,父母的學歷越高、家庭的收入越高,平均的考試成績就越高。但是這是否能夠直接跳躍至「父母高收入族群與父母低收入族群各自的中位學生,其實資質是相近的」這個結論呢?因為認定了困境中成長的孩子潛值高,而忽略了順境中成長的孩子所需要付出的努力。這個就跟因為亞裔指考成績普遍高,而在入學時刻意提高對華裔的指考成績期望值一樣,是一種逆向歧視的行為。

縱然大學理事會的原意是希望能夠突顯逆境族群的可貴,而沒有貶低優勢族群的用意,但是將「一般家庭」平均值定義在50分,就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當招生者看到一個孩子有20分、甚至10分這樣的優渥環境,會不會在內心不自覺的就認為孩子的成就是因為環境好,而不是因為自己的資質與努力?

第二點是,大學理事會所提供的這份逆境分數,並不是真的基於這個學生本身的家庭環境,而是基於人口普查、公共資料,以及大學理事會收集的資料來判定。意思就是說:如果今天一個家庭優渥、雙親都擁有高學歷的學生,卻住在一個普遍貧窮、雙親教育水準較低的區域,在書面上來看,這個學生是處於逆境之中的。

同樣的,如果家庭過得很拮据,但是父母為了希望孩子好,所以努力地讓孩子住在好區、讀好學校,在逆境分數裡反而會得到較低的分數。這個計算法對許多有著「再苦也要讓孩子有好環境」的亞裔來說,非常的不公平。

從美國大學理事會提供的例子中,可看到招生官如何使用「逆境分數」,而不只是透過成績評量學生。(取自美國大學理事會) 從美國大學理事會提供的例子中,可看到招生官如何使用「逆境分數」,而不只是透過成績評量學生。(取自美國大學理事會)

第三點是大學理事會所採用的黑箱作業。截至目前為止,除了大學理事會以外,沒有人知道這個分數是怎麼計算出來的。所謂的社區環境,是一個小區?一整個學區?一整個城市?所謂的家庭收入,是以居住地購買力計算?還是單純的以收入計算?

在設計中,這個分數只有招生處看得到,除此之外,無論是高中的升學顧問,還是學生自己都無法得知。

如果分數不合理卻沒有要求更正的機會,那麼是否會有更多的不公平在背後產生?尤其在這幾年升學考試紕漏頻出,是否會有像是辛格之類「有辦法」的人在背後動什麼手腳?大學理事會是否能夠為這點背書?

最重要的是,這整個計畫是否會變成另一個帶有濃厚社會主義味道的假正義?是否隱含著「我們不需要改善這些學生所面臨到的困境,我們只需要在最後給他們一些加分,就可以得到公平了」的錯誤概念?另外,這些因為困境加分而圓夢的學生,是否能夠在大學裡頭將原本缺乏的部分彌補上?

這些問題都需要時間的考驗來回答。

ACT總裁對逆境分數的回應

在大學理事會宣布即將強勢推行逆境分數之後,所有人最關切的,就是ACT是否會順勢推行類似的計畫?而ACT的執行總裁羅達(Marten Roorda)在今年5月也公開回應了此事。

在公開信中,他認同大學理事會的立意,但是不贊成執行的方法。他認為,逆境分數的設計有著太多問題,包括分數不透明、數據來源的準確性,並且擔心會有學生與家長針對這樣的設計,用各種手段來提高自己的逆境分數,進而得到不公平的優勢。

除此之外,他也認為,指考就是指考,分數就是分數。指考單位的責任應該是讓分數本身得到公平,而不應該考量到學生的環境或社會的不公。這些額外的資訊,應該由大學的招生處去考量,而不是指考主辦單位。

在社會責任的部分,他認為應該做的是降低考試的門檻(包括提供免費的考試給低收入戶)、免費的訓練教材(ACT Academy)等等。讓逆境中的學生仍然可以為考試作最充足的準備,進而證明自己的能力。

該如何應對逆境分數

看完了有關逆境分數的消息,當然我們都有著各種的想法。以目前而言,並沒有太多實際的方法,去要求大學理事會放棄這個充滿問題的計畫。尤其當「增加低收入與社經弱勢學生」成了新一波政治正確的目標時,相信很多的大學招生處會樂於引進這樣的系統來協助他們往這個方向前進。

身為即將要申請學校的學生,有什麼方法來因應這件事情呢?

第一個想法是,是否要申請免指考的大學?Test-optional是這幾年開始慢慢被提倡的一個概念。尤其在芝加哥大學宣布加入這個陣營以後,更讓許多人見到了嶄新的未來。但是,Test-optional是否能夠真正解決升學的問題?或是說,是否孩子可以放心的放棄這些指考而去申請這些學校?我想,這個答案可能沒有辦法簡單的回答。

逆境分數試圖避開數個單純刻板並富有爭議的分類,期待能讓弱勢學生獲得更多受教育機會。(Getty Images) 逆境分數試圖避開數個單純刻板並富有爭議的分類,期待能讓弱勢學生獲得更多受教育機會。(Getty Images)

Test-optional本身的問題,就是缺乏一個跨校、跨區的鑑定方式。在沒有這類分數的狀況下,一些如分數通膨(grade inflation) 和成就灌水的影響力就會變大。招生辦公室得要使用其他可能更主觀的資料,來判定這個學生是否有潛力。

那麼在這個時候就要想想:這個學生是否有其他的輔佐資料,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呢?如果沒有的話,是否仍然要考慮送上SAT/ACT成績?

再來,是不是要考慮用ACT取代SAT成績?從ACT的回應裡,我們可以安心的知道,最少在短期內,ACT應該不會跟風做出這樣的逆境分數評量。如果孩子並沒有特別明顯的在SAT上展現優勢,是不是考慮接受ACT評量,用其分數來申請?目前所有接受SAT的學校應該都接受ACT成績,並沒有哪間學校有獨厚一邊的。

最後,希望所有的學生與家長先別過度緊張。雖然有著這個逆境分數,雖然一般華人在選擇住所時會比較謹慎,但這不代表我們的逆境分數,一定就糟糕到會讓大學招生官覺得孩子的成就不值得。

而目前得知的消息內,很多的學校可能只用這個來考量到某個成就較低的學生成績,是否是因為環境因素而非潛力不夠。在這種狀況下,如果逆境評分在中等(50)左右,應該受到的影響不大。與其擔心這個,不如擔心長久以來「亞洲人的考試成績都會偏高」的這個刻板印象。這次的逆境分數最少最少沒有將種族計算進去,對亞裔來講仍然是一個優點。

做為父母的我們,應該要持續關切這一個事件的發展,注意各大學的聲明、聯繫地方的議員與政客。如果您反對這個分數,可以試圖發起或參與一些抗議活動。但是除此之外,不需要太擔憂這個分數,更不需要去考量為此而搬家換學校。最重要的還是培養孩子自身的能力。為孩子加分,永遠比為孩子的申請書加分要來得有意義。


作者簡介

作者服務於美國大學近20年, 常在臉書與PTT上討論大學教育相關話題 ,成立「取團名好像比進大學還難 」(http://go2college.xyz)討論區,分享升學以及青少年教育的經驗。其實升學並不難,難的是資訊的不充分以及許多以訛傳訛的消息造成的過度緊張。希望藉由分享,讓學生與家長寬心、安心的走升學之路。

➤➤➤看更多 2019年《教育特刊》精彩文章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