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477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中年讀莊子

我高中時有個暑假打算通讀一遍《莊子》,翻開看了兩頁,發現根本讀不懂。三十歲時偶然又開始讀,看到〈馬蹄〉時,忽然明白為什麼高中時讀不懂。因為《莊子》其實就是寫莊周自己,寫了一個中年人的心情,所以沒有閱歷的小孩子是看不懂的。整本書其實都是寫一個主題:我自己和外面的世界,以及身上的枷鎖。書裡所有的比喻都是莊子自己——夢中的蝴蝶、馬廄裡的馬、望洋興嘆的河伯、坐井觀天的青蛙、還有困在水窪裡的魚、以及在泥地裡翻滾的烏龜,都是莊子想像中的自己。可以看出來,他被困住了,雖然明知道應該做什麼,但就是無法從囚牢中逃出,一如所有的中年人。

我後來很長時間不讀《莊子》,因為覺得沒有出口。就像坐在監牢裡的囚犯,透過鐵窗看外面的世界,景色越美好,心情便越無奈,越糟糕。後來看漫畫大師蔡志忠的訪談,才發現其實有出口。只是二千年前的莊子無法親自指點現在的我們,只有通過蔡志忠來說法。蔡志忠沒有上過大學,十五歲成為職業漫畫家,曾經幾十個小時連續不停畫漫畫,年輕時沉浸於看武俠、打橋牌、打電子遊戲,一個月看二十四部電影。又曾經為了躲開老婆,連續四年獨自在東京畫諸子百家。也曾斥鉅資連續十幾年收藏幾千座佛像。這一系列的事情看起來荒誕不經,而隱藏在背後的就是他一直在做自己,在每一次嘗試中又更看清楚自己想要什麼,能捨棄什麼。事實上他很成功、很自在。所以人生的出口就是做自己。

人生只有兩種可能:做二流的別人,或者,做一流的自己。可悲的是,我們從小就被教育如何做別人,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你看誰家的孩子如何如何」,永遠都在和別人比較。這種比較永遠沒有盡頭,也就永遠不可能滿足,所以永遠有煩惱。做自己,雖然也會有困難,但至少會高興,會滿足,因為做的是自己想做、喜歡做的事。

人到中年才想做自己實在是難、難、難。中年人的世界裡都是另一伴、孩子、父母、親友、同事、長官、房子,還有錢,唯獨沒有自己。而且我們都心太軟,無法像甄士隱,老婆孩子說捨就捨了。

但有了出口,也就有了希望。(寄自密西根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