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441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故鄉的雲

「雲彩朝西,大水沖雞;雲彩朝東,一陣大風;雲彩朝南,大水沖船;雲彩朝北,一陣大黑!」這是我小時候和小朋友齊聲對著天空的烏雲,放開喉嚨大喊的農諺。轉時一陣風吹過,開始掉雨點,於是大家不約而同改喊,「風來了,雨來了,王八馱著鼓來了。你也敲,我也敲,敲得王八拱著腰;你也砸,我也砸,砸得王八跐著牙!」我們小時候不缺玩項,尤其雲雨天氣,大家玩得可高興了。

我冀中家鄉,所有的雲都是祥雲,人們盼雨,首先是盼雲,大家都對雲有特殊的好感。看見遙遠西北方剛剛高出地平線的太行山頂冒出黑白相間的疙瘩雲,人們共同的心願出現指望,共同的喜悅油然而生。「麥收八十三場雨」,說的是種小麥,農曆的八月、十月、來年的三月如果能下三場透雨,小麥的收成就有保障了。所以,人們在這三個月份特別盼望天空出現雲彩。

我家鄉是井灌區,靠井水灌溉。田野裡不遠就會有一口井,井上安著水車。種莊稼,肥料管產量,水管收成。乾旱季節,白天黑夜,田裡的水車嘎達聲此起彼伏連成一片。土裡刨食的鄉親們,對水的渴望最迫切。但常常天不如人願,遼闊藍天,晴空萬里,一絲雲彩也看不見。

更可怕的是有種假雲彩,我們叫它「黑魔頭」,秋天往往會出現兩、三次,它就是學名「沙塵暴」。沙塵暴源於家鄉的西北方向,開初和雲彩相仿,只是頂端是黑色,不像雲彩黑白相間。黑魔頭都是發生在後半晌,發展很快。

田裡的人們一旦發現黑魔頭,不約而同,趕緊往家跑。黑魔頭會把白天變得比夜晚還黑,人們門窗緊閉,過後屋子裡仍然到處是一層塵土。

故鄉的雲多是沉穩少變的,只有六、七月雨季到來時,天空的雲才會瞬息萬變,什麼形狀的雲朵都會出現,例如:老壽僧笑看繞膝孩童戲耍、飛奔駿馬豎鬃奮蹄、老母雞率兒女遊玩覓食,隨你想像,無所不有。屆時在田裡幹活,天空黑雲、白雲縱橫交錯,不同雲層飄向不同方向,一旦電閃雷鳴,天空中的黑雲、白雲會一齊把所帶雨水灑向大地。人雖挨澆,心裡卻十分快活。

有一種雨,我們叫「隔道雨」,某一塊雲的雨只灑向所經過的地面,道路這邊傾盆大雨,道路那邊卻滴雨不落。有一回,我和幾位同伴遭遇了「隔道雨」,我和另一位急往大樹下跑,但哪裡跑得過雲彩,被淋成落湯雞,另外三人離大樹遠,乾脆相抱在一起站著不動,結果他們一點也沒淋溼。

晚清中過秀才的五爺對故鄉的雲有過精闢的論述,他說故鄉下的雨不是下雨,是老天爺給老百姓撒糧食撒錢,雲彩是被派遣送糧食送錢的使者。我小時候對五爺的論調深信不疑,長大後對天空長雲彩、下雨,有了自然科學的理解,但雲是送糧食送錢使者的意識一直沒改變,一直對雲彩印象超好。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