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440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無盡的思念

這只雙耳鑲金邊的圓口大肚細瓷彩繪花瓶是作者母親的遺物。 這只雙耳鑲金邊的圓口大肚細瓷彩繪花瓶是作者母親的遺物。

這只雙耳鑲金邊的圓口大肚細瓷彩繪花瓶是母親的遺物。我珍惜它,藉此寄託對母親的思念。每當我用紙巾擦拭去瓶上的灰塵,就彷彿看到了媽媽慈祥的笑臉。

母親生育了六個兒女,我是最小的,因為我出生在抗戰時期的四川省,故名字中嵌一「蜀」字,以紀念那戰火紛飛的年代。

父母都曾在國民政府任職,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我七歲那年就與媽媽在武漢分離,從此天各一方,我住在長江尾上海,她在台北,隔海相望。

我一直懷念童年時與父母生活在一起的短暫美好時光。年少時,看到鄰家小朋友們都是在父母的關懷備至下成長,我羨慕不已,總盼望有一天能回到爸媽身邊。然而,在那「樹欲靜而風不止」的年代,這一人之常情的心願卻成了我的「不可能的任務」。

當我成家後,尤其是自己有了孩子之後,更是體會到「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的含意。

其實父母是一直在關心我們的,「可憐天下父母心」,後來形勢變化,母親就通過第三地(香港或日本)和我們恢復書信往來,也在困難時期資助我們。

父親病故後,母親身邊乏人照顧,我也曾想盡一份孝心,但八○年代初,取得赴美簽證不易,只能望洋興嘆。

終身遺憾的是,等我取得簽證,母親已經仙逝了。「子欲養而親不待」,看來我只能在天堂裡與父母重逢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