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3970/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數學腫瘤學」精準治療癌症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數學腫瘤學就像癌症界的天氣預報員。(圖:希望之城提供) 數學腫瘤學就像癌症界的天氣預報員。(圖:希望之城提供)
希望之城數學腫瘤學部(Division of Mathematical Oncology)主任 Russell Rockne 博士。(圖:希望之城提供) 希望之城數學腫瘤學部(Division of Mathematical Oncology)主任 Russell Rockne 博士。(圖:希望之城提供)

了解靶向療法的讀者,都會有一些這樣的疑問:為什麽特定的療法,只能運用於部分患者,其他患者則無法進行這種治療?是否有一種方法可以消除治療的抵抗性?究竟是通過怎樣的方法更準確地診斷患者病情,並預測出病程的發展?雖然這些令人費解的問題都涉及到癌症治療,但解決疑問的答案則涉及另外一個領域:數學 。

如果把癌症治療當作是一場戰爭,那麽這場戰爭的新防線則被稱為「數學腫瘤學」。

無論是活組織檢查(biopsy)的數學分析和成像,還是計算機模型的創建和模擬,數學腫瘤學正在將精準癌症治療提升到更高水平。

希望之城貝克曼研究所(Beckman Research Institute)數學腫瘤學部(Division of Mathematical Oncology)主任 Russell Rockne 博士,是數學腫瘤學領域公認的領導者。他表示,數學腫瘤學的目標,是讓每一位患者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個性化數學模型,以便讓我們優化治療方案。就像像預測颶風一樣,預測癌症發展軌跡。

Rockne表示,通過希望之城HopeSeq平台,科學家現在可對患者的基因組進行測序,這些與癌症相關的基因組,可能包含數百萬甚至數十億個單獨的基因組信息。這項工作的重點就是好好利用這種個性化數據。

每個腫瘤中也蘊含著大量的數據信息,單獨的活組織檢查是無法提供這些數據的。實際上,活檢只能分析到一塊非常小的腫瘤組織,這就像管中窺豹,以此來判定整個腫瘤的狀況。

例如,一位患者的活檢結果,具有明顯的HER2陽性乳腺癌跡象,醫師可以對她使用赫賽汀(Herceptin)標準治療。許多患者對此反應良好,但這並不意味著這對所有患者都有用。

其中原因很複雜,活組織檢查可能並沒有發現腫瘤中隱藏的其他癌症,或新的基因突變,血液沒有把藥物輸送到患病組織,也是一種原因。

Rockne表示,癌細胞在生長的過程中,可能會讓血管和脈管變得非常複雜和曲折,這也導致大量的腫瘤異質性。因此單一的方法並不適用於所有腫瘤,每種環境都具有不同功能屬性。

數學腫瘤學家可以從活組織檢查和掃描中獲取數據,然後使用特定的方程式來預測血液所流向的腫瘤位置。他們還可以計算DNA突變可能的傳播方式,以及腫瘤中可能存在的其他類型癌症,這些預測正在改變癌症治療的現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