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22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徵文》燒鵝與青菜

1986年夏天,我們一行六人首次赴香港。那年,人們心目中的香港還是花花世界,要去一次香港不容易,我們作為公務考察才得以前行。

由深圳羅湖口岸進入香港,香港興旺繁榮情景自不多言。落入我們眼簾的香港,看似那麼新鮮,又似那麼陌生;既是那麼新奇,又是那麼熱鬧。

前面三天時間我們按照事先行程,參觀多位旅居香港鄉親經辦的公司企業,早中晚餐由他們妥貼安排。等到公務考察全部落實,餘下兩天由我們自行支配。因此,我們趁著機會閒逛香港街道。

香港人口密集,道路錯綜複雜。雖是第一次到香港,但一些街道名字猶如烙印在腦海裡似的,比如彌敦道、皇后大道東、軒尼詩道等等,或出現在粵語歌中或電影中,即使我們生活在中國,同樣已經耳熟能詳。這一來,只顧興高釆烈逛街的我們,走個腰酸腿痛也很正常。

一大早出門前,我們在居住的酒店草草用過早餐,中午1點已是中午用餐時間。想到留在香港時間很短,盡量爭取機會多走走多看看,各人根本顧不得疲累。有同事提議:「吃飯馬馬虎虎對付就足夠,不能耽誤看景點。」眾人同聲附和。

在街道轉彎處,恰有一家寫著「廣東菜」的小餐館,看到餐館裡面整潔乾淨,眾人二話不說走進去,壯年老闆客客氣氣,要給我們點菜。

同事馬先生看看菜單,不假思索說:「香港燒鵝夠風味,稱得上聞名中外,我們點一份燒鵝。」老闆再問:「還要什麼?」還是馬先生說:「青菜時價嗎,那就點三碟時菜。」老闆徵詢地說:「香港燒鵝確實美味,建議你們點兩碟時菜,來兩份燒鵝更好。」

旁側楊先生阻止老闆往下說:「就按馬先生意思上菜,一份燒鵝,三樣時菜。」

老闆笑笑,轉身離開。馬先生望著老闆背影低聲說:「就算是時價,青菜絕對比燒鵝便宜,老闆無非挖空心思想算計我們吧。」

待到飯後結帳,我們目瞪口呆。由於我們想當然判斷,時菜再怎麼高,也不會超過燒鵝價錢。哪想到其中一樣時菜價錢,比一份燒鵝價錢高多了。我們才恍然大悟,在香港,蔬菜基本上由內地供給,時菜價錢比燒鵝高不奇怪。老闆本來有意提醒我們,我們反倒誤會他的一番好意。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