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183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不會算帳

一九四八年到一九五○年這三年,家裡養的兩頭牛沒人放,我為此停學三年去放牛。一九五○年,三哥從部隊回家後,聽說我沒上學在放牛,很生氣,讓我趕快上學,不要放牛了。

我停學快三年了,和我原來一個班的同學已經上了初中。我若按部就班的從五年級開始上,小學還得上二年,和我原來的同學拉的距離太遠了,最後直接上六年級下學期,但這樣得等到過了年才能入班上學。

年前的這個月幹什麼呢?我知道我們的鄰居有幾個大哥在賣梨,他們沒有地種,靠挑擔掙幾個錢養家餬口。我剛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隨他們去賣梨,掙點錢上學時好用。

我們採購梨的地方很遠,跑到鄰縣泌陽的高邑、馬谷田,離我們縣城一百二、三十里,那裡的梨價錢便宜,利潤大。當天,我們就住在賣梨附近小集的飯店裡,隔天上路往回走。走了六十里,回到我們縣的竹溝鎮,已經過晌午。這時我的腳不能走路了,鳳彬哥一看,兩個腳底板都磨出了大血泡。他很有經驗,讓我坐在蓆上,他拿一根婦女做活用的大針,把我腳上磨出來的血泡挑破,又拿出一縷長頭髮穿過血泡說:「咬著牙,走幾步就沒有事了!」

我們挑著梨挑子,剛走出竹溝街,碰到一個三、四十歲的大哥,走到我面前說:「這個小孩挑那麼重的擔子,累不累?來,我替你挑。」說罷,不容分說地接過我的擔子,挑著就走。他為我走了二十多里,我讓他吃梨,他都不吃,像這樣單純幫助人的人,現在可能不多了。

從瓦崗挑到家,喝罷湯,大概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吧!第二天睡個懶覺,八、九點的時候才起床,吃罷飯,找個大秤,秤秤我的梨,足足的六十多斤,我就挑著梨上街賣去了。我心裡盤算著,買梨花六角,路上吃飯花一角五分,六十多斤梨,按一角錢三斤,可以賣兩元錢,掙賺一元三角多。想到這裡,我就按這個價錢去賣梨去了。

剛走到十字路口,把梨挑子往地上一放,一個買梨的大哥就上來買梨了,問:「小孩,你的梨咋賣的呀?」我說:「一毛錢三斤。」大哥說:「四分錢斤行不行?」我說:「不行,一毛錢三斤,好算帳。」買梨的大哥沒說什麼,就蹲下挑起了梨,一過秤,剛好四斤。

大哥說:「按你說的一毛錢三斤,該多少錢?一毛三分多,你也沒法收錢,還是按我說的,四分錢一斤,一毛六分錢。」他說罷拿出一張兩角的紙幣,我說沒錢找,大哥說不找了,我又給他拿兩個梨,他也不要,提著梨就走了。

接著我還是按一毛錢三斤往下賣,賣到最後,賣了二元一角錢。

回到家,碰見鳳彬大哥,我說我賣梨的情況,他說:「你做生意太實性,不會變通,人家給你四分錢一斤,你還要賣一毛錢三斤,放著錢不賺,你跑那麼遠的路,吃那麼大的苦,腳上還磨出大血泡,你想想是圖啥?還不是為了賺點錢嗎?你太傻了!」

以後要學會算帳,我想想,真是的,第一次做生意,就做個糗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