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41254/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往事只能回味」徵文精選】另類眷村聚英雄 反共救國軍海上突擊隊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部署在金門的兩棲偵察營海龍蛙兵部隊,及其特種裝備。(本報系檔案照) 部署在金門的兩棲偵察營海龍蛙兵部隊,及其特種裝備。(本報系檔案照)
航特部兩棲偵察營1949年成軍以來,金、馬、澎3處外島駐地中僅澎湖駐地有簡易碼頭與船塢,金、馬兩棲偵察部隊的各式快艇。(本報系檔案照) 航特部兩棲偵察營1949年成軍以來,金、馬、澎3處外島駐地中僅澎湖駐地有簡易碼頭與船塢,金、馬兩棲偵察部隊的各式快艇。(本報系檔案照)

溪邊, 金門島東南角港的小漁村,人煙稀少,景色優美,極具原始風味,此地的海水浴場,與夏威夷島的沙灘,毫不遜色,有如世外桃源,有機會來此一遊的旅客,很難想像6、70年前,相同的景色, 卻是殺氣騰騰的特種部隊訓練基地,因為這裡是「反共救國軍海上突擊大隊」的總部,這裡同時也是西方公司(Western Enterprises,Inc. (WEI))訓練國府特種部隊的基地之一,西方公司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秘密機構,表面上是民間公司,其實成員都是美國各特種部隊選拔出來的精英組成。 1951年西方公司與國府合作,將當年在浙江、福建沿海的游擊幹部、台灣各級的軍統成員、再加上由香港招收國民黨失散的軍官,組成「反共救國軍」在1951 到1953年之間,有2800成員由香港直接坐船到金門,而反共救國軍的總指揮則是當年的金門防衛司令胡璉將軍。

招募軍中好漢 軍役囚犯也上陣

根據翁台生在「CIA 在台活動秘辛」一書中介紹,反共救國軍突擊大隊編組包括:

第一大隊: 由金門防衛部及第五軍的警衛營中各抽出一個連為骨幹,加上部分香港招募的人員。

第二大隊:除了一部分正規軍外,還包括一些台灣調來的軍役囚犯。

第三大隊:附有三個支隊,其中43隊隊員全部都由香港,澳門招募而來。

反共救國軍的突擊行動中成績卓然,1952年1月突擊湄洲島,10月突襲廣東南澎島,之後突擊浙江南日島,俘虜共軍千人,而規模最大的是1953年7月16日的東山島突擊,這是由西方公司策劃,國府三軍聯合作戰的測試,由於種種原因,造成嚴重失敗,國軍2664人陣亡,715人被俘,損失最慘重的是游擊傘兵總隊,而擔任首攻的部隊就是反共救國軍海上突擊大隊的第一大隊與第二大隊,東山島戰役也是蔣介石最後一次派遣國府編制部隊攻擊中國大陸。

奉命突擊大陸 五年出擊35批

雖然屢遭挫敗,蔣介石仍然心思反攻大陸。 1961年蔣介石指示蔣經國,開始秘密準備長期騷擾中國大陸,於是由國防部情報局,特種軍事情報室,陸軍情報特種軍事情報隊,全門防衛部兩棲偵察營,合作策劃進行,各種小股武裝滲透,由於任務失敗居多,國府一直將這些活動列為高級機密,大部分的人都無從知曉,因為這些行動大部分都是有去無回。然而對岸的中國軍方卻有詳細記載,根據解放軍內部資料顯示,中共海軍艦艇部隊在1961至1966年期間一共殲滅「蔣軍」小股武裝特務35批,斃敵128名俘虜294名,這些特務成員基本上都是反共救國軍。

目前反共救國軍已經裁減改編,唯一留存又享有盛名的是「陸軍101兩捷偵察營」(代號「海龍蛙兵」,俗稱「水鬼」,「成功隊」)。1954年蔣經國將「反共救國軍海上突擊大隊」改名為「成功特種蛙人隊」簡稱「成功隊」,「忠義」是成功隊的隊訓。筆者在海龍蛙兵營區成長,當年的成功隊隊員大部分都是單身軍人,這些人身體健壯,個性豪邁,每個人都是游泳高手,長年一條紅短褲,不管夏天冬天,站崗的時候,腰間多一把手槍,由於早期都是由西方公司提供裝備與訓練,蔣介石父子只要到金門,都會抽空到營區點名合照,而蔣家父子也特別喜歡這支部隊,只要蔣介石父子到金門巡視,所有安全保護工作都由成功隊負責。

成功隊視死如歸 根本不知死

因為「特殊任務」的關係,死亡對於成功隊員是家常便飯,一次次的執行任務,戰友也一個個的消失,自己又必須隨時執行下一次任務,因為如此,這些隊員的人生觀與一般人不太一樣。軍旅作家桑品載對這些人的描述頗為傳神。在這裡,不叫「不怕死」,而是「不知死」,從50年代到70年代,台灣只有這個單位一直在跟中共打仗,不論是挨打或是打人,都會死人,死人看多了,神經就麻痺了,所以死是怎麼回事,就會習以為常的糊塗起來,甚至連難過傷心都顯得多餘。 桑品載曾服役於反共救國軍,1962年10月份曾經親身參與一次深夜突擊任務,由當時鄭貴全隊長帶領的36名突擊隊員,只有7人安全返回,其他人不是犧牲就是被俘虜,桑品載說這些成功隊員的腦袋不是長在脖子上,而是拎在手裡,隨時像手榴彈一樣扔出去。

海龍蛙兵還有一項潛規則,類似空軍飛行員眷村,因為隊員大部分單身,所以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有時候甲隊員犧牲了,乙隊員會接著照顧甲的家庭,筆者有一位長輩,前後三任老公都是成功隊隊員,前兩位都在執行任務中犧牲,另外一個特殊情況是,執行任務犧牲的隊員屍體往往無法帶回,因此在太武山公墓上又不少衣冠塚,王承魯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1966年8月23日,七名海龍蛙兵前往中共控制的大嶝島執行任務,王承魯當場犧牲,兩人被捕,其他4人游泳逃回金門。兩岸開放後,王承魯的蛙兵同事想找王承魯遺骨,可惜年代久遠,無法覓獲。

軍人一無所有,只有一條命

無論是黑貓中隊(35中隊),黑蝙蝠中隊(34中隊),空投的敵後工作人員或是深夜突襲的海龍蛙兵,在那個年代,都是本著軍人本色,服從命令,赴湯蹈火,堅決完成任務,不計個人利益,猶如美國心理學之父William James所說「軍人一無所有,只有一條命。而且願意在國家需要時犧牲他的生命,我們必須尊敬軍人,因為他們是理想人類的代表」。謹以此文向這些無名英雄致敬。

陸軍海龍部隊現役的K85成功艇與高性能海龍快艇。(本報系檔案照) 陸軍海龍部隊現役的K85成功艇與高性能海龍快艇。(本報系檔案照)
駐防前線的陸軍海龍蛙兵。(本報系檔案照) 駐防前線的陸軍海龍蛙兵。(本報系檔案照)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