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38959/article-link/

首頁 教育特刊

「你如不知道畢業以後幹什麼,就去讀…」兒子轉讀法學院的故事

耶魯法學院是美國排名第一的法學院。 耶魯法學院是美國排名第一的法學院。
作者本來希望兒子學習數理化。 作者本來希望兒子學習數理化。

每年大學錄取季,對家長和學生都是一個很煎熬的過程。我兒子申請那年,我和我先生也是。因為他在高二轉學到了一個新學區,適應期間很長,很少參加社團活動,這些對一個華裔男孩來說,都不是有利因素。那年錄取季,我們收到了很多頂尖大學的拒絕信,也有等待信。但是州立大學的通知卻早在申請以前就到了。天下有免費午餐?真有!四年全獎,包學費和吃住。

兒子那一屆高中畢業生有800多人,他是學校僅有的九名「美國優秀學生獎」 (National Merit Scholar Finalist)獲得者之一。這是從每年大約150萬左右高中生參賽者中,選出大約8200名獎學金獲得者,獲選率是0.57%。沒有收到好學校錄取,我們當時也是很遺憾的,但後來決定不要等了,讓兒子上州立大學去!

不知學什麼  選了政治科學

上大學學什麼專業呢?我想這也是很多家長和孩子的困惑。兒子一向平衡發展,連SAT的分數都是文理科完全一樣,所以決定都試試。誰知他電腦編程學了一個月就不幹了,覺得簡單,不好玩。還回家對爸爸說:「爸爸,這麼沒意思的事,你怎麼還能天天做啊?」

他卻對哲學、心理學、歷史越來越感興趣,可是最後選擇專業時感覺很為難。幸運的是,兒子碰到了一位好教授胡門博士(Dr. Humane)。胡門博士是知名學者,美國很多大學用他寫的書做教材。一次偶然的機會,兒子去教授的辦公室幫忙,兩人竟十分投緣。經過幾次長談,教授告訴兒子,如果不知道學什麼專業就選政治科學(Political Science)吧。

因為羅格斯大學的政治科學在美國大學排名是相當靠前的。可是我們習慣於「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理科生家長,當時還是很吃驚,政治能算科學嗎?我們很懷疑。

作者和先生去兒子學校看望兒子(中)。 作者和先生去兒子學校看望兒子(中)。

可是,兒子對他的這個專業非常上心,學得渾身是勁。每次我去學校接他回來的路上,他都會津津有味地講那些美國歷史上發生的重大事件,還有很多法庭案例。

他大學畢業的主專業是政治科學,輔專業是歐洲歷史和哲學。到了第三年,兒子還是不知道畢業以後幹什麼。有一次上課是跟著警察轉了一天,本來他是有當警察的打算,一天下來,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除了在路邊發發違規停車罰單,一天啥也沒幹。後來,還是那位胡門博士救了他。教授說,你要是不知道畢業以後幹什麼,就讀法學院,去當個律師吧。

這個建議我是一直都不敢想的,因為律師和醫生是兒子從小就發誓不幹的職業。所以當兒子說要考律師入學考試,想當律師,我還真嚇了一跳。我想: 教授閱人無數,以教授對兒子的了解,他給兒子指點了一條適合這孩子的路。

從小就沒進過補習班的兒子,報名參加了Princeton Review專門練習這個考試。當時好像是1000多元。不過有趣的是,兒子進去摸底考試就考了166,補習以後才考了168。1000多塊錢買2分,老師就問他去那裡幹嘛來了。

考上法學院  準備做律師

在美國要想進法學院學習,需要參加「法學院入學考試」(Law School Admission Test,簡稱LSAT)。考法學院入學考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兒子在州立大學裡學得較輕鬆,平均學分(GPA)4.0。由於法學院錄取是綜合兩項,他還是被排名14的德州大學奧斯汀法學院錄取了。

LSAT每年舉辦四次,由五個35分鐘的選答題部分組成,其中一個部分是測驗,不算分數,但是考試者不知道哪一部分不算。還有一個35分鐘的寫作,這個部分也不算分,但是會送到學校作為參考。

LSAT考試主要考三個方面:閱讀理解能力、分析推理能力、邏輯推理能力。LSAT 滿分為180分。如果LSAT能考到165分以上,GPA在3.9以上就可以達到美國頂尖法學院的錄取線了。我的建議是,考試前一定要多多地做練習題,越多越好。LSAT成績在法學院的錄取中占的比例最大。

美國法學院屬於大學後教育,其錄取和大學錄取有下面幾點不同:和SAT在大學錄取的算法不同的是,LSAT在法學院錄取中分量最重要,所以考一個好的LSAT分數非常重要。法學院錄取更重視學術表現,也就是你的分數,而不是參加社團活動的多少。與畢業的大學本身排名也沒有很大關係。認識幾個畢業於羅格斯州立大學的學生,大學專業是政治科學,都被很好的法學院錄取了,與大學讀的專業也沒有什麼關係。不管你是學的哲學、歷史、數學還是音樂,只要是你的LSAT分數夠高的話,就可以申請法學院。

美國的法學學位有三種:1)法律士(Juris Doctor,簡稱JD),一般大學畢業後再讀三年,這是最基本的法學學位。2)法學碩士 (Master of Law,簡稱LL.M),一般四年完成。很多國際學生願意讀LL.M,因為他們已經有了本國的法律學位。如果轉了學分,再加上一、兩年就可以得到LL.M,在美國當律師。3)法律科學博士(Juris Doctor of Science,簡稱SJD),這個學位是研究法律的某一個方向,需要在導師的指導下完成一篇論文。除了學院派以外,一般很少有人去讀。美國人都很現實,有一個JD就可以開始他們的法律職業,很少有人去讀更高的學位。就連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都是JD畢業。

法學院學習總共三年,但是第一年的成績最重要。在第一年,課程安排都基本上一樣。必修課包括:物業法、國家法、刑法、合同法、法律研究與寫作、侵權法和憲法。其中寫作部分非常重要,也很鍛煉人。這一年的課程,最重要而又關鍵的,是訓練學生學會「像律師那樣去思維」。由於有大量的閱讀與寫作,法學院的第一年是非常緊張的。

第二年年初的時候,各個大的律師事務所、大公司以及政府部門都要到各個法學院來面試選人,招下一年的夏季實習生。由於律師事務所的雇員都來自夏季實習生,所以他們在實習生招聘是非常嚴肅的。如果這一次面試不好的話,想進入頂尖律師事務所和大公司的機會就少了。另外,如果第一年的成績不好的話,會影響面試結果,而使自己從一開始就處在不利的位置。不但面試機會少,而且會面臨更嚴格的面試。

法學院 夏季實習重要

法學院的夏季實習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學習過程。第一年的夏季實習,主要是學習一些基本的法律程序,了解真正的法律世界。

兒子在第一年夏季實習是在華盛頓DC的聯邦巡迴法庭。他和法官一起工作,也建立了很好的關係。而這種關係為他後來找到工作打下堅定的基礎。不過這種實習往往是沒有錢的,有時候還要交錢,因為可以算學分。但這是很值得的,因為工作經歷對下一年的面試會很有幫助。

作者兒子(後排左三)在聯邦索賠法院實習,可以見到許多法官。 作者兒子(後排左三)在聯邦索賠法院實習,可以見到許多法官。

第二年的夏季實習可以說是法學院最重要的時期,因為這次實習會直接關係到將來的工作。第二年的實習是有工資的,而且是按照以後被雇用的工資來算,還挺高的。兒子就是用第二年夏季實習的錢,交了第三年的學費。

第三年的選課就比較自由,通常這時候離畢業所需要的學分已經差的不多了,而且大多數人都知道了自己畢業後的去向。一般就選一些自己最感興趣的課來補足學分。

讀法學院,夏天實習和上課一樣重要,因為這是個人簡歷上重要的工作經驗部分。而頂尖律師事務所都希望學生有夏季實習的經驗。兒子的第一年的夏季實習去了兩個地方。第一是去了華盛頓特區的聯邦索賠法院。第二次實習去了一家小公司。

全美國就只有一個這樣的索賠法院。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任何人想狀告美國政府,不管是什麼原因,也不管是在美國哪個區域,都可以到這個法院起訴。但是大部分的時候,原告也可以到就近的法院起訴,所以美國索賠法院並不比別的法院忙。如果原告不滿意索賠法院的裁判,可以到聯邦巡迴法院上訴。要是對巡迴法院結果還不滿意,還可以上訴到美國最高法院。美國索賠法院很像一個地方法院,但是這法院的管轄範圍是按主題決定的。

他是在女法官布萊頓(Braden)的議事室實習。法官布萊頓那年招了七個實習生。他們實習期間有兩個主要任務:第一是要學習寫一個完整司法決議,第二是要仔細地觀察法官布萊頓帶他們參加的所有活動。他在法官布萊頓的議事室實習一個半月,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比如,他觀察法庭審理過程,到最高法院去聽講話和吃晚飯。布萊頓在法律界裡有很多關係,也很願意幫她的實習生去建立關係和找工作。

夏季剩下的時間,他去了一個很小的知識產權法律公司,每周去三次。因為公司很小,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從網上來的,所以沒有客戶到辦公室。他做的事都與申請商標有關。

被戴上一朵向日葵才算畢業。 被戴上一朵向日葵才算畢業。

第一次找工作  未成功

第二年夏季實習就是找工作,因為法律界招工都是非常早的。到第二年夏天來到的時候,90%的頂尖事務所的工作已經被他們的實習生填滿了。找第二年夏季實習最常見的方法,是參加法學院的校園面試(On Campus Interviews)。

每年10月,每個法學院都會請大批的法律事務所、政府機構和其他的大公司,到學校面試學生。校園面試時,每個人只有15分鐘面試時間。他們會在兩天的時間選一些候選人,送到公司的本部去第二輪面試。

第二輪更加正式的面試一般叫做Call-back。律師事務所的面試是用半天時間,和四至六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律師面談。面試完了,會有兩個律師帶你出去吃飯,這也是面試的一方面,是看你在非正式的場合下的表現如何。第二論面試主要是看你的個性跟公司的文化是不是融洽。

他的校園面試結果很不好。雖然有很多第一輪面試,最後只有兩個律師事務所給了第二輪面試機會。一個在紐約,一個在洛杉磯。遺憾的是,他們最後都沒給他實習機會,必須承認,我都是感到很震驚。

他後來說,他犯了兩個大的錯誤。

第一,沒有及時強調自己的長處。面試時,他沒有把精力放在強調自己的強處上。如果有什麼事情不在簡歷和求職信上,面試者是完全不可能發現的,除非你親口告訴他。第二,他過分懶散了,沒有充分表示對工作的熱情。每個面試他的人都勸告他不要緊張,但是有點緊張並且表現出對那個位置的極大的興趣很重要。

實習建立的關係  發揮作用

第二學年一開始,兒子的一位校友來講授一門 「電信規章與創新」的課,使他對電信和做生意產生了興趣。這位校友教授原來有自己的電信公司,賣給了AT&T以後,拿了一大筆錢,就來把給學生講課當作一個愛好。那門課結束以後,他問那位教授有什麼項目需要學生幫著做。沒有想到,一個問題導致一個全新的非盈利電信公司的誕生,還有他的第一個公司領導職位。

實習生們建立了很好的友誼。右一是作者兒子。 實習生們建立了很好的友誼。右一是作者兒子。

那一年,他們建立了一個叫做USFON的公司,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公司。從起步到最後運作成功,整個過程用了近一年時間。在申請公司成立的時候,他給自己封了一個主要監管負責人的位置,從一個電信公司的日常,到和政府打交道。他自己動手鋪了第一根電話線。

到第二年的2月,法官布萊頓寄來電郵問他情況,並問他想不想跟她到紐約「知識產權法律協會年會」,想介紹他認識一些人。這是一個法律界規格很高的年會,一般不允許帶別人去,除非是自己的孩子。他當時就答應了。3月,他來到了紐約。那天晚上法官布萊頓介紹他認識了很多人。每見到一個人,他就介紹公司和公司所做的工作,等到他和布萊頓法官的好朋友,Ropes & Gray LLP律師事務所的M先生見面的時候,他已經用了好幾個小時練好了演說。

第二天他就飛回了學校。沒過幾天,M先生給他打來電話,問願不願意去紐約面試,他說紐約夏季實習生班還有一個空缺。因為有了足夠長的時間去準備,面試很好,只是很多面試他的人都很感到奇怪,為什麼還在面試實習生,因為實習生面試早就結束了。後來才知道,因為他給M先生的印象實在太好了,專門在實習班為他設立了這個位置。5月2日,M先生告訴他,他有下一年到事務所在紐約辦事處實習的機會。夏季實習結束時,他得到了工作機會。

雖然兒子後來讀法學院時找工作時遇到了一些曲折,他也從那個過程中學會了積極建立各種關係,主動地掌握前進方向。剛開始工作時,當同伴都還在等待分配工作,他已經主動聯繫進了一個大項目組,取得了對一個青年律師非常重要的工作經驗。這個項目,據說涉及資金兩億多元。他們的客戶之一,就是股神巴菲特。

律師的收入和律所的大小有很大關係,差別會很大。紐約大律師事務所新人的年薪是公開的,在網上都能查到。十年前是16萬。據說2019年起薪19萬,這還不算年終獎。另外實習期間的收入就是按第一年工資算。所以我兒子用夏季實習的錢交了第三年的學費。但是如果到了小事務所,年薪不好說,少到3萬的也有。即使是進了大公司的法律部門,起薪也就幾萬元。

➤➤➤看更多 2019年《教育特刊》精彩文章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