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3631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傷心蘋果(全文完)

晶瑩魂飛魄散,只抓住穿白衣服的醫生,「人呢,她人什麼情況?」

醫生的話斷斷續續傳到她耳朵裡:「……脾臟、肝臟破裂……肋骨刺破肺部……顱骨重度損傷……除非有奇蹟發生……」

晶瑩站在急救室裡,像站在一個噩夢裡,她無論如何不能相信,眼前幾乎淹沒在儀器和管線裡面,像一個破碎的玩具娃娃般的人形是夕顏。雙腿一軟,她跪倒在搶救台前,緊緊抓住夕顏一隻手,她生怕一鬆手,夕顏就消失了。

夕顏只有一雙眼睛露出紗布,她凝視著晶瑩。

晶瑩看懂她,拚命壓制著哭腔,「楚楚,楚楚一切都好,你放心。」

夕顏的手指在晶瑩手心裡微微挪動。晶瑩明白過來,顫抖著手抓過一張紙,旋開果汁瓶子。她把果汁塗在夕顏手指上,手托著紙放在夕顏手指下。

夕顏殘存的全部生命力凝在她的手指上,她一筆一筆,寫。

晶瑩語無倫次,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她只管不停地說下去:「夕顏!夕顏!你得好起來,你得回家去。楚楚在等你,你必須好啊,夕顏!你知道我,我笨啊,今天我給楚楚編的辮子醜死了。我不會做餛飩、不會做蛋撻、不會做春捲,我什麼都不會,你得快回家給楚楚做啊!小吉和祥祥也等著呢!孩子們不肯吃我做的飯,他們都要你啊!夕顏……」

晶瑩眼裡沒有淚,一陣模糊一陣黑,頭腦一片空白。她不停地說,一遍一遍叫夕顏的名字。

護士搖晃著晶瑩的雙肩,在她耳邊說:Sorry, we lost her.(抱歉,我們失去她了。)

晶瑩彷彿失去知覺,良久,呆呆地把那張紙捧在眼前。

紙上寫著:告訴楚楚我出差了。

緊緊攥著那張紙,一個字、一個字念出來,晶瑩終於放聲大哭。(全文完)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