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35696/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北戴河不會針對習近平批評

作為中國政治「夏都」,北戴河總是讓外界浮想聯翩。今年北戴河不大可能發生人們想像中的高層權力鬥爭。

歷史上,北戴河曾承受過中共權力鬥爭的重負,但毛澤東去世後,中共雖在80年代恢復夏季在北戴河的辦公制度,然而不再有毛時代的會議。現如今被外界神秘化的所謂北戴河會議,並非當局的正式制度安排,更多指的是中共高級官員包括退休元老,利用暑期在北戴河度過休閒時光,對時局包括人事問題交流看法。它可能形成某種共識,但不具約束力,除非在之後的正式會議提出。

故而儘管是務虛討論,但這種討論帶有某種對時局和政策評價和檢討的意味,可能在今後成為政策,這是它仍受外界重視的原因。如果正碰上當年黨代會,人事議題會成討論重點。在中共黨內鬥爭文化下,難免會淪為派系較量工具。實事求是地說,外界對北戴河權力鬥爭誇張成分多,以為它充滿刀光劍影。但其實無論鄧時代或江時代,黨內大老會把情緒帶到北戴河,卻不會讓它失控。

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取得黨內絕對權力和一尊地位後,同僚們更不可能抱團在北戴河會議批評他,即使他們不認同習今年以來的路線和政策。

北戴河辦公制度胡錦濤時期曾中斷10年,習上台後予恢復。然而,如果說習執政頭兩年由於其權力不穩固,未取得如今核心地位,中共高層對手對他的施政路線和方略有不同意見,可能借北戴河非正式場合公開或暗中批評他,那麼他清除黨內一個個對手,將黨政軍大權緊緊抓在手上後,再有人向他公開發難,挑戰其權威,就意味著政治自殺。

一些人對習的真正權力至今還有誤解,總以為其權力並不像表面呈現的那麼穩固。但這多半是外界錯覺。錯覺來源於把習的絕對權力和毛的絕對權力進行下意識的比較,認為習不可能達到毛的程度,從而表明其權力基礎不穩固。

固然,習權力再大,都不可能像毛一樣一言九鼎,畢竟時代不同,但習的黨內同志也不像毛那幫出生入死的戰友,前者是黨的官僚體系培養的技術官僚,循規蹈矩,缺乏血性,不可能亦無膽量同習對著幹。習自然清楚這點,所以他在黨內大搞政治建設,重建政治規矩,要求高級幹部務必做到「兩個維護」,聽從習的號令,在制度上將習和黨緊緊捆綁在一起,為習保駕護航。誰反對習,就是反對黨。

在政治建設下,習對黨的高級幹部還有具體紀律約束,包括不能搞幫派組織,搞團團伙伙,搞低級紅高級黑,其結果造成高級幹部根本不敢有正常的人際來往,否則會被懷疑對習不忠誠,有二心。

中共內部山頭和派系是歷史形成,可追溯到上世紀戰爭年代,毛澤東就說過,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毛肯定派系是因為他能駕馭它,為自己的目的服務,且各派系也服膺毛的領導。毛之後,中共山頭和派系並未虛弱,兩大巨頭鄧小平和陳雲成為黨內兩個最大派系,這種歷史慣性一直延續到江和胡,分別有以他們為首的江派和團派。

在對待派系態度上,習和中共的前任領導不同,他想擁有毛的歷史地位,卻無毛的巨大權威和能力,故無法容忍派系存在於黨內。習發動反腐的一大目的,就是打擊和清洗黨內根深柢固的派系力量,以免威脅自己。經過幾年強力反腐和政治建設,各派系紛紛瓦解,向習繳械,黨內已沒有組織化力量可以同習抗衡。

從一些非正規渠道透露的信息看,現在高級幹部間只有工作聯繫,而無私人情誼,為避政敵誹謗自己在背後搞「陰謀」,過去高級幹部之間常有的「串門」基本絕跡。此種政治生態在北戴河不可能改變,黨內高層和元老不大可能借這個機會抱群非議習近平。

習對統治當然有危機感,貿易戰也曾一度看似動搖其地位,但到當下為止,沒有跡象顯示其權勢被削弱。因此,北戴河不會出現高級幹部針對習近平的個別或集體「反叛」,即使要檢討一段時間以來黨的政策和策略,中共領導層也會小心翼翼地避免把責任觸及他。(作者為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