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435393/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往事只能回味」徵文精選】回憶眷村往事 台北正義新村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圖為小學五年級勇班畢業照。我(後排左三)與劉定文導師(二排左五)的兒子李國武(三排左二),成為最好的朋友。 圖為小學五年級勇班畢業照。我(後排左三)與劉定文導師(二排左五)的兒子李國武(三排左二),成為最好的朋友。

我成長在台北的空軍眷村──正義新村;眷村位於當年的空軍總司令部,以及我們家四兄弟就讀的台北空軍子弟小學旁。正義新村與兄弟村-正義東村的地理位置,南面是仁愛路三段,北邊是忠東路三段,西邊接近濟南路,東面則是復興南路,可算是台北市東區的精華區。

記得當時我們家是正義新村最後一排的眷舍,家的後院就是現在的忠孝東路。記憶裡後院的外面是一條石子路,路的另外一邊是個有圍牆的大紡織廠。不知道是哪一年,一天夜裡紡織廠發生大火,現在還記得當時與家人在客廳裡目睹火災,可以感受到火的炙熱撲面而來,以及父母要我們兄弟做好萬一火勢蔓延,準備逃離的準備,所幸後來火災被控制住了。

➤➤➤點這裡購票:9/13.14洛杉磯場、9/21紐約場

在忠孝東路拓寛之前,那個被火燒成一片廢墟的紡織廠荒廢了好幾年,我和兒時的玩伴經常爬在圍牆上繞著走,當做是在走萬里長城,而圍牆內雜草叢生,成為我們躲迷藏、烤番薯,以及舊曆年節期間,品嘗左右鄰居大江南北、不同口味香腸與臘肉的最佳烤肉地點。

由於村子就在台北空小旁邊,我每天都走路上學,很羨慕那些坐著外號「鴿子籠」的藍色空小校車,從松山新村,婦聯四、五、六村,建華等空軍眷村到學校的同學們。我也曾經有幾次在放學後,偷偷上了「鴿子籠」,坐著校車去兜風。

眷村在空小旁邊,走路即到有它的好處,就是有任何東西忘了帶,從學校後門走路五分鐘就可到家。但也有一個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有時候玩過了頭功課沒做完,尤其是暑假結束開學後,到了要繳作業的時候,若是用「忘記帶了」做藉口,會被老師叫說「現在回家去拿!」

記得在正義新村和東村的交界處,有一公共廁所,也是往空小懷生堂及走到仁愛路搭公車22路或零東線的必經之路。那個年代在正義東村、新村長大的,或是曾到過師大附中打籃球的,一定都記得賣甜不辣、烤香腸和楊桃冰的「老油條」。他的甜不辣尤其好吃,可以用買的或是用少許錢來玩「過五關」。這個遊戲是用飛鏢射在一個刻有一到五數字的圓形木頭轉盤上,每次射中的數字加起來不得是五或五的倍數;如果一路射到數字的總合超過25,即算是成功的「過五關」,可獲得一大碗甜不辣,吃完後還可以無限制加湯。

高中唸的是夜間部,記得冬天晚上放學時很冷,從仁愛路下公車走回家的路上,在正義東村一家叫「關家小舖」的雜貨店附近,有個賣自製湯圓的小攤子,偶爾會吃上一碗酒釀蛋花芝麻湯圓暖暖身,那種口齒留香的幸福感,近五十年後還是難忘!

村子裡的人來自中國各地,而空軍眷村又以四川人居多,因此我們從小在村子與同年齡的朋友及同學,經常是用從大人那學來的四川話交談。我和許多一起在村子長大的朋友離開多年後再碰面,都會很自然的以四川話敘舊、懷舊。

大約是在唸高二的那一年,我們家與上百的正義新村、東村的住戶,因為忠孝東路拓寬工程,以及眷村改建國宅計畫而被迫拆遷,多年鄰居和朋友,同學因而各奔東西,離開了孕育我們的眷村。

(8.4.2019 寫於加州洛杉磯)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